刚刚更新: 〔奋斗在开元盛世〕〔末日时空行者〕〔18路公交车〕〔不朽的战歌〕〔带着萌娃去种田〕〔西游之取经算我输〕〔重生之茶香盛世〕〔农家娇女〕〔偷心妈咪:爹地闪〕〔重生1988:做个女〕〔金石为开〕〔重生之都市魔尊〕〔都市超级高手〕〔世外桃源之七姓传〕〔山野狂少〕〔穿越之毒妃嫁到〕〔农园医锦〕〔陆先生,爱妻请克〕〔都市极品仙尊〕〔神器大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进击的骑兵
    ;

    当然或许不是高览没有把握住时机,而是因为高览这样的犹豫,而保证了战线不会因为这一点而被击溃也不一定,究竟是如何,谁也不知道,毕竟没有发生的事情,都不够是假设,而假设所得出的答案,永远都不会是现实,只能够成为慰藉,或者是攻击他人的手段罢了,不过却能够从这一点看出高览稳的一面,或者是面对选择的情况,更是倾向于原本的打算,而不是主动出击,寻找到那可能出现的战机。

    而在听到严纲的命令之后,这些骑兵的冲击则是不再那么犹豫,毕竟这是他们的将领,有着这名将领在此,他们内心之中多少有了些许的保障,冲击在此出现,不过那些步卒的后退则是已然停下来了,所以想要再次冲击出空隙则是有些许困难。

    马匹的冲击再次直接撞击在盾牌上,而骑兵则是双目如炬地看着敌人的军阵,在发现长矛的时候便是挥动自己手中的兵器将长矛挑开,同时另一只手则是拉住缰绳,让马匹向一侧行动,毕竟没有撞开也不能够给身后的骑兵造成阻碍,而一开始没有撞开也是自然的事情,毕竟这些人可都是之前因为停顿而没有继续行动的骑兵,所以冲击的距离并不足够,如此能够形成的冲击力自然也不够强,不过盾牌手等这些人则是已然有些许疼痛感了。

    公孙瓒的骑兵没有给袁军造成伤亡便是首先死了骑兵,虽然数量不多,可是终究也是一种打脸的行为,而好在前方的盾牌手都因为之前的战斗早已体力损失了不少,虽然在之前有过那么一两秒的时间能够用来恢复自己的些许体力,可是时间太短,而且公孙瓒的骑兵进击已然再次来临,所以在第二次的骑兵冲击之中,前方的盾牌手便是被撞倒在地,之后便是成为马蹄下的碎肉或者是尸骨。

    至于第二排的长矛手虽然能够给骑兵造成一定的阻碍,不过却也只有一击的可能性,或者只有一击之力,要是这一击没有杀死对方的话,那么便是会成为对方手下的亡魂,当然有的时候就算击杀了对方也没有用,毕竟身为骑兵可还有着马匹,除非这一击能够将对方的马匹击杀之后,同时击杀对方,不过可能性不大。

    成为长矛手,被这样安排,可以死亡已经是一定的事情了,一旦他们前方的盾牌手被击败,他们就算能够击杀骑兵,也会被马匹撞到,甚至直接成为马蹄下的存在,而一下子便是再次成为之前那般,骑兵冲撞,盾牌手要是抵挡不住,那么长矛手则是必死之局,而在界桥这样的地势上,投降也没有可能,而要是跳河的话,那就要看命了,毕竟要是没有超过骑兵的速度,便是只能够依照上述的长矛手那般,拖一名或者数名骑兵一起死罢了。

    而前方如今指挥之人,则是另一人,虽然也是高览麾下之人,不过却与之前在前方指挥者不同,可以每一个有着弓箭手存在的位置,都有这样的指挥者,毕竟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把握住时机,让弓箭手对于骑兵有着造成巨大伤亡的可能,才能更好地杀敌啊~

    而前方几层的盾牌手以及长矛手在被击杀之后,那名正在观察着的指挥者则是双眸不由得一凝,他在观察着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员是否能够将骑兵阻拦下来,要是能够阻拦的话,这名指挥者便是准备做一些刺激的事情,要是没有办法,那么还是别玩什么刺激心跳了。

    一名骑兵控制着自己的马匹因为之前的冲击他并没有参与,而起前面的弟兄则是将那些盾牌手冲垮了,虽然因为一开始的箭雨而失去了速度,而且现在重新出发,不过距离虽然不算长,却也多少把速度提起来了,而速度一旦提升,身为骑兵的此人,便是不由得内心中有着一种骄傲以及奔放,身为白马将军麾下骑兵的骄傲,因为这不慢的速度的奔放,要不是面前有着明显的军阵,这名骑兵此刻绝对会大吼几声,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感情。

    这名骑兵控制着自己的马匹,心中压抑着自己这样的感受,双眸则是越发的明亮,身为一名精锐的骑兵,他此刻正在观察的便是前方的军阵之中是否有着决定性的缺陷,如果有,那么便是无需多言直接冲击,如果没有,那么便是为身后自己的弟兄创造这样的缺陷,这才是精锐骑兵应付步卒的方式,要不然的话,怎么能够将步卒击败?难不成每一次都能够依靠着万马奔腾这样的场景来给步卒造成压力吗?有的时候即便是万马奔腾,也有一些士卒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压力的。

    随着距离的缩短,这名骑兵并没有发现面前盾牌手有着什么明显的缺陷,虽然可能这名盾牌手与旁边的盾牌手手中的盾牌无法做到严丝合缝,可是至少这名骑兵并没有发现明显的空隙,而既然如此,这名骑兵便是依照自己的想法立刻做出了判断,不过在看到前方那前突的长矛,想到了一些刚刚过来之时被其坐下马匹踩踏而过的弟兄,便是不由得有了另外的选择,或者是想到了另外的攻击方式。

    毕竟之前一路而来,虽然因为前方的弟兄而没有看得太过仔细,不过却多少能够看到一些马匹的碎肉,或者是尸首,而这些马匹有一些是被箭矢给射击成为这样,而有的则是能够看到明显的伤口,那个伤口便是长矛造成的,身为骑兵虽然能够跟自己坐下的马匹一同赴死是一种英勇,可是这名骑兵并不想如此。

    骑兵并不是单单将自己坐下的马匹视为工具,更是视为战友,故而才会出现上文所述那般一同赴死,因为他们的感情极为深厚,而正是因为感情深厚,这名骑兵则是更加希望能够跟自己坐下的马匹一同活下去,当然身为一名骑兵的骄傲,他是不会选择就这样放弃自己的进攻任务的,因为他承担不起那样的后果!

    而在心中有了打算之后,这名骑兵便是双目更加集中,看着对面盾牌以及长矛,随着距离不断靠近,这名骑兵的眼眸则是不断缩短着,手中的刀也是握得越发的紧,之后便是左手用力一拉缰绳,同时双腿略微夹紧,骤然之间的力量便是给这匹马带来了其背上骑兵的命令,之后便是看到这匹马直接立起,而且因为骑兵一直在控制着距离的缘由,故而这样的突然动作对于面前的盾牌手可是一种糟糕的事情。

    长矛并没有攻击到马匹,更不用骑兵本身了,毕竟长矛手更主要的是跟前方的盾牌手接触着,这样才能够对于冲击力有所抵挡,至于长矛在长矛手手中便只能够当做是一个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的事物,这样的用法很明显是错误的,长矛、刀等等的器械,要是没有挥动等动作,其实有着极大的限制性。

    而马匹的前蹄在举起的时候,骑兵还故意调转了一下缰绳,而随着缰绳的移动,马首不由得便是向着一侧不由得一甩,而那原本向着前方踹出的前蹄则是向着旁边落去,这可是一个欺骗性的举动,能够让原本在这名骑兵面前的盾牌手那紧张而等待马蹄落下的精神一直保持,又能够对于这样出击的盾牌手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这名骑兵成功了,马蹄的下落正是那般,虽然这名被攻击的盾牌手也保持着警惕,可是力量并没有一直保持着,毕竟要是肌肉一直紧绷着的话,那么反而没有办法坚持太久,也正是因此,这名盾牌手直接连同盾牌都一同成为前蹄的落脚之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六合白水阵〕〔影后,你老公偏执〕〔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夏先生,你人设崩〕〔从骑士开始进化〕〔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