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书] 第25章 第 25 章
    二楼。

    黎多阳坐在白天所坐的沙发位置, 从书包里拿出白天所剩的药物,一样样摆在茶几上。

    洗手间传来哗哗水声。

    裴时屹在里面清洗伤口。

    不久前,黎多阳在卧室门口听到他的要求后, 也只发了几秒的呆就点头答应了。

    对方脑回路向来不是他能理解的。

    但被帮助的人征求帮助, 他不会拒绝。

    ……可能这也是对方眼里的礼尚往来。

    当时看裴时屹伤势严重,跟自己比有过之而不及,他还特意把轮椅推出来给他坐。

    可大少爷并不领情:“谁要坐这种东西?”

    “……”

    最后两人一同上来, 黎多阳挠着脑壳坐上裴时屹嫌弃的轮椅,等电梯时, 还特意提醒对方可以扶着自己的椅靠来掌握平衡。

    少年倨傲地站在一旁, 开始还与他保持距离,等电梯到二楼后, 突然就抓住他的椅靠推着往前走。

    回想着那一段路, 黎多阳还是稀里糊涂的。

    明明受伤的地方都差不多, 可裴时屹走起路来,除了比平时别扭外, 几乎看不到任何伤后的不适,不慢,也稳。

    黎多阳开始怀疑他的忍痛能力。

    过了一段时间。

    裴时屹终于将伤口清理干净, 从洗手间出来, 便看到黎多阳像个小护士那样来回检查那些药物和棉签, 手上还戴上了一次性手套……瞧他出来,立马正襟危坐:“我准备好了。”

    裴时屹:“……”

    他皱眉走过去,目光扫向黎多阳的先前受创的四肢,看到上面明显有过换药的痕迹后, 嘴巴撇了撇。

    黎多阳看他不动, 拍拍一旁的空位, 好像很专业似的:“你坐这里就可以了。”

    过去,僵硬坐下。

    黎多阳自己怕疼,碘伏的刺激性小,一般受伤都会用碘伏消毒,照顾别人自然也是这样,可刚沾了碘伏,手腕就被少年用力捏住,质问:“你这次是要画什么?”

    “啊?”

    两秒后,手被推开一些,裴时屹面色冷峻地从桌上拿了酒精,在他疑惑地把碘伏放下,已经动作利落地将沾满酒精的棉球往伤口涂去,手法粗鲁,看着都疼……

    “诶,你轻一点儿。”黎多阳皱起眉头。

    少年微顿,之后的力道却稍稍收了些,抿着双唇继续。

    黎多阳时刻记得自己来这里的任务,扭过脸继续忙活,把需要外敷的药打开放到少年伸手就拿得到的地方,之后瞥了眼垂落在旁的另一只手。

    手背上有明显的擦伤。

    黎多阳:分工合作也挺好的。

    他拿了酒精棉球,一声不吭抬起那只手,开始给伤口消毒。

    裴时屹原本专心处理腿上伤口,猝不及防被握住手,惊得胳膊猛地一颤。

    “疼?”黎多阳迅速拿开棉球,连吹两口,“我还是用碘伏吧,放心,我不会乱画的……”

    他忙又去换棉球,丝毫没注意少年耳根薄红。

    裴时屹手上的伤口很快就被他处理好了,换到对方左手时,蓦然从虎口处窥到了一道疤。

    比指甲盖大一些,像是被利器划开。

    疤痕看着有些年头了。

    黎多阳仔细看了几眼,由此想起原书里,男主小学期间的一个剧情。

    大约是裴时屹九岁的时候,他被一个打探到家里底细的男人骗出学校,说是他父亲的助理,要接他回国去。

    那人穷途末路,为了这一票,还伪造了真假难辨的证明。

    裴时屹在半路上才发现了不对劲,想法设法脱身,逃跑时手受了重伤……后来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拿笔。

    然而,尽管出了这样的事,裴佑平依旧拒绝了儿子回去的要求,只是加派了保镖和接送人员,甚至用谴责的口气对一个九岁的孩子说出“你为什么会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来。

    而这件事,国内的裴老爷子和颜嫚一直被紧紧瞒着,至死都不知道。

    在原书里,这段经历是刺激男主前期为了与父亲抗衡而一心变强的诱因。

    如游戏里的打怪套路,裴佑平是新手村的初级boss,不致命但恶心人;黎多阳则是他升级前的中级boss,是低谷时期逆风翻盘的媒介;而最终隐匿暗处的大boss,则在黎多阳领盒饭后,带着和男主相关的身世重磅登场……

    原书里,黎多阳还没写到大boss跟男主正式会面就病情加重坑了,但那大boss姓甚名谁,他还是清楚的。

    是裴佑平在儿子出国后,意外跑出来的一个私生子。

    ——不过,只是他自以为的私生子。

    裴时屹九岁那次在国外出事,裴佑平不顾他的意愿拒绝接他回来,便和那孩子有关。

    灯光下,黎多阳看着那道疤推算了下,原书里,那孩子在裴时屹九岁出事时,正在过十岁生日,当时有媒体拍到裴佑平和他们母子一同就餐的照片,裴佑平为了处理那事忙得焦头烂额,哪里会同意向来机敏的儿子这时回国。

    原书里,裴佑平是个人渣,但在大男子主义这方面,倒是贯彻到底了,他一直将裴时屹定位成自己正统的继承人,不允许私生子去动任何裴氏集团的念头,因此裴时屹在颜嫚出事时强制回国后,他就迅速将那位“私生子”送到国外偷偷养着。

    那人现在应该已经上了高中了。

    原书里是在大学毕业后才回国……

    房间里持续寂静。

    裴时屹见黎多阳盯着手上虎口的伤疤出神,迅速将手收回。

    思绪由此中断,黎多阳瞧他自己已经把伤口都处理好了,有些不好意思:“我动作慢了,明早肯定不这样了。”

    裴时屹什么都没说,把那只藏着伤疤的手往后遮了下,起身朝卧室走去。

    走了几步,察觉黎多阳没跟上,回头看他。

    “哦,我收拾一下药就过去……”黎多阳摘下手套。

    脚步声突然靠近。

    裴时屹挥手,几下就把桌面上的药推进小药箱,清干净了。

    黎多阳:“……”

    裴时屹黑着脸:“扶。”

    黎多阳以为大少爷让自己扶他,“哦”了声,小心握住那只手。

    不料被对方轻轻一拉,毫不费力地站了起来。

    之后,一直到卧室,黎多阳想扶都没扶成功,反而借着裴时屹的力道,被连扶带拉地轻松走到床边。

    睡前,裴时屹还把他那边的被子展开,语气冷硬地告诉他要如果不想伤口被碰到就该怎么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