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书] 第35章 第 35 章
    除夕前三天,黎多阳跟着父母哥哥回了老家庆河市。

    年货都提前办好了,整整一天的大扫除结束后,黎多阳跟着黎淮挂灯笼、贴对联,弄好奶奶常住的房子,就一道回了郊区别墅。

    客厅的壁炉燃烧着。

    一家人围坐在圆桌前,跟着老太太学剪窗花。

    黎多阳剪得最不像,普通的花被剪出一张“面膜”来,黎淮看了几眼:“乖仔不如自立门派,来个抽象派剪纸好了。”

    黎多阳被他噎得拧眉,忙又专心剪了一张,摊开一张,成了个怪里怪气的四不像。

    黎淮:“某种程度来说,这也叫创造力。”

    沈华云啧一声:“你再说,弟弟嘴巴都能挂油瓶了。”

    黎多阳此地无银道:“我才没气!”说着又不甘心挠挠手背,“哥他这张嘴,不去参加辩论赛真可惜,真去了多好,我看第一辩手非他莫属。”

    黎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参加了?奖品是一支钢笔,还想晚上再给你呢。”

    黎多阳瞪眼,手上的纸都掉了:“……”

    几个大人闷笑着不作声,还是老太太看不过小孙子被“欺负”,给黎淮一记白眼:“幸亏你弟弟现在大了,要再小一些,被你气得嗷嗷哭闹,我看你过年还想安生不?”

    黎淮:“哭了也不怕,我又不是不会哄小孩,就怕被外边的人欺负了也不知道找人哭。”

    大家届时一愣,沈华云最先明白他的意思,自从黎淮寒假回来得知裴家那孩子搬到他们家楼上后,脸色就不大好,她也知道大儿子的顾虑,毕竟自己和丈夫起初也不想和裴家交好,尤其是知道裴总看不上他们这事后,他们虽不如裴家家大业大,但也不愁吃穿,哪里想因为一个早年的口头婚约总被人说三道四。

    可自从和颜嫚熟络后,你来我往间也看出那裴家少爷不是欺负人的主,平时和她小儿子相处也和正常同学没什么两样。

    她叹了口气说:“怎么又说到这上面了?颜阿姨你也见过几次,和那位裴总可是天壤之别,要不然现在也不会闹分居……成为邻居后,也确实是个热心肠,你别总这么说。”

    黎淮道:“我说的不是颜嫚阿姨。”

    那边黎东成出声:“那你说的是谁?裴时屹那小子?”

    黎淮瞧黎多阳一眼:“我升学宴的时候,他对乖仔敬而远之冷脸样子,我还记着呢,那时候都没来往,凭别人几句难听话就全信了,还使脸色,这种人,哪怕当朋友也没必要。”

    “哥,”黎多阳道,“你先前不是听爸妈说过裴时屹小时候出国的事么?”

    黎淮一愣,笑了:“那么小,跟你又没怎么接触,还能记恨这么多年?记恨到你的头上?”

    黎多阳摇头:“也不是说记恨,但心有芥蒂挺正常的,小孩子嘛,受了委屈哪能讲那么多道理。以前我跟同学去马场玩,他那时候也是像你说的那样不理睬我,但有人跟他说我和我们黎家坏话,他就发脾气,显然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黎淮略有些意外,片刻后又打量着自己弟弟:“怎么都会护着人了?不会是那小子天天拿吃的就把你给收买了吧?”

    黎多阳羞赧:“才没,同班同学,现在又成了邻居,交好总比交恶好吧。”

    黎淮似乎对裴家的人仍有意见,继续剪窗花,没再说什么。

    到了除夕这一天,屋内屋外都热闹起来。

    院子里挂了彩灯,花园栏杆上还贴有属相剪纸,天一黑,外边就更加热闹。

    电视放着春晚,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年夜饭,黎淮特意提前订了奶奶和黎多阳喜欢的几家甜点,餐桌上都快放不下了。

    这次没谁克制他饮食,黎多阳把自己吃累了,吃完还往沙发上一躺:“我歇歇。”

    黎东成要在他旁边坐下,被沈华云拍开:“那边不是有位吗?非要挤着孩子,你现在这体格,别一下子把人坐坏了。”

    “……你真是惯着他,”男人嘀咕转到对面坐下,喝一口茶,又瞪一眼躺着闭眼的小儿子,“吃个饭都能累到,我这哪儿是养儿子,养的分明是个祖宗。”

    老太太嗑着瓜子笑道:“你小时候还比不上乖仔听话呢。”

    “妈,瞧你……”

    室内暖气充足,黎多阳在家人的聊天声中打起盹,期间感觉有人拿了毛巾给自己擦手擦脸,身上又多了个毯子,接着,电视的声音就变得小了些。

    擦手擦脸的人在他一旁坐下,跟爸妈低声聊天。

    是哥哥的声音。

    聊的是他初三这半年学习上的事。

    再醒来,春晚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原本来嗑着瓜子闲聊的家人正坐在桌前包饺子。

    他坐起来,忽然,怀里摸到一个大红包,以为是爸妈给的压岁钱,收了起来。

    黎淮所坐的位置正面对着他,看他起身,说:“醒了?再不醒,还以为年夜饭吃的是蒙汗药呢。”

    沈华云瞪过去:“大过年的,净乱说。”

    黎多阳懵懂站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把手,在桌前坐下,拿着饺子皮跟着包。

    黎淮看了眼他包的饺子,都像包子,忍不住说:“爸,妈,等会儿给乖仔的都单独收起来,明早咱们也有包子吃了。”

    “……”黎多阳低声哼道,“都是一样的皮,一样的馅,吃到嘴里还不是一个味儿,你们不吃我自己吃。”

    黎淮笑道:“谁说不吃了?看你那样子,再说两句,嘴巴要翘上天了。”

    “翘上天就好了,不用听我哥挖苦人。”

    大家又哈哈笑起来。

    包完了饺子,大家继续守年,老太太和黎家夫妻各自给两个孩子发压岁钱。

    抱着四个大红包的黎多阳有些迷糊,问他们是不是谁给自己重发了。

    沈华云听他提起多得的那个红包后,笑道:“你真睡糊涂了?那个是你哥那会儿在沙发上塞你的。”

    黎多阳嘴巴微张,看向黎淮。

    黎淮:“你哥都成年了,给弟弟压岁钱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