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书] 第44章 第 44 章
    因为记得要去看日出, 黎多阳定的闹钟很早,次日一听到手机响,就立马爬了起来, 眼睛还没睁开便浑浑噩噩去摇旁边的睡袋:“起床了……”

    摇了两下, 感觉不对劲,睁开眼睛一看, 睡袋里面是空的。

    他顿时精神了,两三下把衣服穿好, 拉开帐篷刚要冲出去, 就和同时过来的少年撞了头。

    “疼不疼?”眉头还没皱起来,裴时屹就蹲过来捂住他脑门, 还像模像样地揉了揉,声音极低,“我不是故意的……”

    黎多阳“唔”了声,抬眼看他:“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对方没回话,径直把他拉出来,又弯腰把登山鞋给他穿上,还拍开了他要自己系鞋带的手,理直气壮道:“我系得比你快。”

    附近几个帐篷里的人也都醒了。

    黎多阳看看天, 外面还是黑的,不远处微微晃动的树林看着有些渗人。

    裴时屹看出他怕,说:“等会儿我拉着你, 省得摔着。”

    黎多阳立马点头:“好!”

    很快, 大家都整理妥当, 朝山顶出发了。

    黎淮那几人精力充沛, 腿又长, 走得格外快。

    黎多阳先前也不慢, 可爬了七八分钟,又没吃什么东西,慢慢开始跟不上了,吊在最后面气喘吁吁的。

    裴时屹一直拉着他走,导致跟他一起吊在最后面。

    黎多阳怪不好意思的,小声道:“后面好多人都上来了,我不怕了,你、你先走吧,我慢慢跟上。”

    运动方面,本就不是他的强项。

    裴时屹绷着脸没说话,片刻后突然在他跟前蹲下:“我脖子上,好像有虫子。”说着,还指了指后颈。

    黎多阳当即打着手电去看,正认真检查着,双腿倏地被人抓住,往上用力一托,身体随之失去了平衡。

    他本能地抓住眼前的肩膀……

    于是,整个人都伏在了裴时屹的背上。

    少年背着他快步往前跑,步伐稳又快。

    清凉的晨风迎面而来,黎多阳睁大眼睛,连喊几声,发觉没用后,谨慎地朝一旁看去,防止他有什么磕绊。

    可看着看着,眼睛就往上去了。

    远处青翠的山谷很好看,路边树杈上的鸟雀也很有意思……

    等回过神来,黎多阳已经超过了那群哥哥们,其中几个男生还大笑着吹口哨:“呦,真厉害啊!”

    他怔怔地往后看。

    那些人都在笑,唯独黎淮神色复杂,瞧弟弟回头,才牵强地勾了下唇。

    黎多阳也笑了。

    他潜意识觉得这个时刻很难得,在太阳出来前和一群人即将登顶,又在好哥们的帮助下超越了这群爬山狂魔,马上就要成为这里面第一个登顶的人——虽然赶超得很无耻,但真的很爽!

    东方欲晓,万物初醒,黎多阳在后面一人朝他们举起相机时,连忙拍着裴时屹肩膀提醒他回头,随后大笑着比了个耶。

    *

    八月下旬,高一新生报到后,就是为期一周的军训。

    为了防止晒伤,沈华云给儿子备好了一整套的防晒用品,可惜临走时,黎多阳忘了塞进书包里。

    坐着学校的大巴车前往军训基地,黎多阳可以说是怒放,上辈子,他从来没尝试过军训的滋味,就连没休学前,因为身体原因,每次都是唯一不能参加军训和特殊训练的那个。

    裴时屹和余嘉文都和他在同一辆车上,其余同学也有好多都是初中学校见过的熟面孔,大家自然而然就聊到了一起,路上完全不冷清。

    到了地方就分了宿舍,只是这回的宿舍里,全是不认识的人。

    黎多阳刚换上迷彩服,口哨声就催着学生们出去集合。

    没多久,他在队伍里成功找到了裴时屹的身影。因为个子高,在比较后面的位置,穿上迷彩服的裴时屹显得成熟很多,还多了几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英姿蓬发,只是那双眼睛,还是带着阴戾的气息,直勾勾往他这边看。

    黎多阳冲他笑了下。

    傍晚时,训练结束,大家成组成组地到去食堂吃饭。

    黎多阳这桌上依旧都是不认识的,不过他和裴时屹的饭桌离得很近,扭个头就能跟好哥们小声说话。

    对方似乎怕他不知道自己在听,黎多阳每说一句,他就嗯一声。

    吃完饭,大家排着队出去。

    离开食堂一段路,确定没教官在看了,小队伍瞬间散开了。都是些平日娇生惯养的,大多没受过这种罪,不停嚷嚷着“累死了”“酸死了”“中午要给我晒晕了”“好想吃顿大餐”之类的话。

    黎多阳拨着人群往后要找裴时屹,肩膀先被人摁住,扭脸一看,正是要找的人。

    只是对方脸色不太好,拉着他往宿舍走。

    黎多阳这一天过得还挺开心的,有些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裴时屹:“你脖子晒红了。”

    黎多阳没当一回事:“很多人脖子都晒红了,睡一晚就好了。”

    裴时屹瞥他一眼没再说话,到了宿舍迅速找了一条崭新的毛巾,又去洗手间打湿,往他脖子上轻轻熨着。

    “真舒服……”黎多阳坐在他床上笑,“我等会儿也给你弄弄。”

    对方薄唇死死抿着,给他熨完脖子,又清洗了下毛巾给他一点点擦脸。

    简直像是照顾小孩。

    黎多阳都笑了,把毛巾夺过来:“我自己来。”

    擦完没一会儿,外面响起哨声,这是又要集合了。

    有些把迷彩服脱了的连忙手忙脚乱地穿,黎多阳倒是没脱衣服,只是擦脸的时候脚不舒服就把鞋子蹬掉了。

    裴时屹没管自己,先蹲下去快速把他的鞋子套上整理好才去穿自己的鞋子。

    去了才发现是教官在训练大家的反应速度,集合后走了几个正步,又和同学们交流一阵,便就地解散让大家好好休息。

    天已经黑透了,黎多阳回宿舍的洗澡间冲澡,冲完出来,宿舍几个人都在加餐吃泡面,有几个还在讲黄/色笑话。

    黎多阳听得难受,把迷彩服挂好就出去了,准备到别的宿舍看看裴时屹还有余嘉文陈伦他们。

    比起白天的炽热,夜里的郊外基地非常凉爽。

    黎多阳的睡衣被廊道外吹进来的风灌得鼓鼓的,他先去对面裴时屹所在的宿舍看了看。

    几张床一览无余,三四个眼生的男生打着赤膊在玩偷藏的手机,瞧他一眼:“你找谁?”

    “裴时屹。”

    “不在,出去有好大一会儿了。”

    黎多阳的手机下车时就上交了,他四处看看,确实没看到熟悉的人影,道了声谢,只好先去余嘉文和陈伦所在的宿舍。

    陈伦正要和宿舍其余藏了备用手机的人开黑,玩得不亦乐乎,他不好打扰,转头又去找余嘉文。

    余嘉文和他一样,也是刚洗过澡的样子,靠着床在看带过来的书,看他来了,笑道:“怎么就你一个,裴时屹呢?”

    “不知道,可能饿了出去加餐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黎多阳看他和室友相处融洽,回了宿舍。

    宿舍到点就熄灯。

    黎多阳躺在床上听室友讲高中部的那种奇葩事儿,过了会儿,门被敲了下,接着,靠门的男生小声道:“黎多阳,是找你的。”

    门外的人影看着挺高,黎多阳穿上拖鞋过去看,果然是裴时屹!

    廊道上,裴时屹将他身后的门掩上,带他到最里头的公共洗手间,那里的灯还亮着。

    “你那会儿去哪儿了?”黎多阳问完,突然发现到他手上提着一个方方正正的袋子,“这是什么?”

    “你先低头。”裴时屹声音很轻。

    黎多阳乖乖低头。

    转瞬,温热的指腹挨上他的后脖颈,他忙要抬头看,就听对方道:“别动,是缓解晒伤的药。”

    “……啊,你哪儿来的?”

    对方慢慢把药敷完,说:“买的。”

    黎多阳:“……”

    裴时屹看他这副表情,眉宇舒展,嘴角微翘,居然露出几分笑意来:“这边又不是没有医务室。”

    黎多阳:“那你用了吗?”

    裴时屹:“我又没有晒伤。”

    黎多阳立刻垫脚:“我看看。”

    裴时屹俯身把脖子给他看,待对方看完,说:“没你这么娇气。”

    “……你才娇气!”

    裴时屹也不回嘴,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他:“里面是防晒喷雾,你明天早上记得用。”

    黎多阳顿时往里面看,除了喷雾,还有小瓶的卸妆水。

    他还是从沈华云那里知道防晒霜和防晒喷雾都是要用卸妆水清洗的,一时愣住:“你哪来的?怎么还这么齐全?”

    这边的医务室可没这个。

    裴时屹眼神闪烁,瞧他不接,径直塞到他手里:“别管,让你用就用!”

    随后就拉着人送回宿舍门口。

    黎多阳还要再说几句,几个蹲在大门口聊天的男生一窝蜂小跑过来:“教官来了!”

    他和裴时屹对视一眼,只好进了宿舍。

    次日一早。

    喷了防晒的黎多阳跟着大部队前去集合。

    一上午顶着太阳的严酷训练结束后,不少人都有些受不了了,去了食堂,桌上的冰镇绿豆汤是第一个被消灭完的。

    黎多阳的感受还好,回头去看裴时屹,对方的状态也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

    饭后午休,陈伦来宿舍找他玩,看了一圈,道:“你们宿舍可比我们那边干净多了,对了,裴时屹在哪个宿舍?”

    黎多阳指了下对面:“他住那间。”

    陈伦叹气:“那你们还挺近,不像我,找你还得下个楼!”说着,突然八卦地笑了笑,“对了,有个大新闻!裴时屹昨晚跑女生宿舍门口了,待了好久,你知道么?”

    瞧他摇头,陈伦笑意加深:“新生里美女是挺多的,不过他也太不含蓄了,我都干不出这事儿……还真奇怪哈,平时都看不出来他这么直接。”

    “……”

    蓦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黎多阳坐直了身子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晚熄灯之前吧,我们宿舍一个兄弟去小卖部买零食回来看到的,跟一女生聊了挺久的,好像还送了礼物。”

    “……礼物?”

    “嗐!就一袋子,看不到是什么……”

    黎多阳想了想,还是把抽屉里曾经装过防晒喷雾的袋子拿出来:“是不是这种袋子?”

    “……”

    沉默间,黎多阳先开口:“我妈给我拿的防晒用品忘带了。”

    陈伦恍然几秒,大声道:“合着他是去问女生买这个啊?!”

    大多男生护肤意识不强,带防晒用品的不多,少部分带的也都是正好够用的量。女生那边还好,很多都带了,有些为了以防万一的,还带了不同品牌的,其中不少把多带的转卖给没有防晒的同学互帮互助。他也是吃饭的时候听同桌女生说的。

    黎多阳放下袋子,许久后喃喃道:“他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陈伦:“……”

    陈伦走后,黎多阳去对面的宿舍找裴时屹,那边门没关,能清楚看到对方的床铺。

    少年躺在上面,已经闭眼睡着了。

    黎多阳瞧了会儿,还是没去打扰。

    午睡后,又是更加要严酷的训练,尽管遍地哀嚎,但大多数学生还是完成了,看“士气低迷”,教官带大家到亭子里休息十分钟。

    黎多阳和明显黑了些的裴时屹坐在一块,对方满头大汗,水喝完了,起身要去买。

    本来休息时间就不多,这一来一回净耽误了。

    他连忙把自己的水杯递过去:“我还有呢。”

    对方瞥了眼,绷着身子在他旁边坐下,只喝了很小的一口。

    黎多阳笑道:“还有很多,你随便喝。”

    裴时屹红着耳垂,又喝了一口,不自在地放下杯子,垂眸去看他脖子以及胳膊等露在外面的皮肤。

    “没事,我用了防晒,不舒服的地方也都用药膏抹过了。”说着,黎多阳也去看他后颈,这一看吓了一跳,“怎么晒破皮了?你没涂吗?”

    看他不答,黎多阳愣住:“你不会没给自己留吧?”

    裴时屹拂开他的手,蹙眉道:“我才用不着。”

    “……”

    休息时间到了,教官喊大家集合,继续训练。

    太阳下山了,大队伍开始跑步,跑得所有人面红耳赤、气喘吁吁才缓缓停下。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大家起初的兴奋已经没有了,回了宿舍躺床就睡。

    他们这里熄灯后,教官很少会再来查床。

    大多数人也不再像昨天那样,还有精力偷偷玩手机了。

    很快,屋里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黎多阳摸着黑去了对面宿舍,除了开门的那个,里面的学生基本都睡着了,他走到裴时屹床边,悄声道:“裴时屹。”

    躺着的人影迅速坐起来,那双眼睛在黑夜里直勾勾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黎多阳挨到他床边坐下:“我给你抹药,你都要晒脱皮了。”

    对方默了默:“不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