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书] 第47章 第 47 章
    寒假一来, 新年就快了。

    因为年后全家就要一起去a国看望生病的亲戚,除夕前两天, 黎东成便回庆河市把老太太李素萍接了过来。

    今年不在庆河市过年了。

    黎多阳头上纱布完全取下了, 伤口长得很好,已经不用去医院换药了,但痕迹触目惊心,尽管被刘海挡住一半, 可在瓷白莹润的额头上, 乍一看还是很明显。

    这件事老太太先前一直被瞒着, 到进屋前都不知道。猛地看到小孙子成了这个模样, 嗓门都禁不住大起来, 急急忙忙问了半天, 得知和裴家人有关后,黑着脸就要去裴家理论。

    黎东成疲惫地拦住她:“您都一把年纪了, 真去理论哪能让您去?而且这事儿现在已经解决了,您就安心过年吧!”

    李素萍问:“怎么解决的?”

    黎东成正要说话,沈华云打断道:“说是过失伤人, 咱们孩子的情况又算幸运,磕得不深,这种情况还能怎么解决?到头来不就是赔偿?”说着咬牙切齿起来,“可谁稀罕裴佑平那些钱?有本事让我给他脑袋磕一下!一口一个过失无意,但凡当时拦他的是裴老爷子,但凡拦他的是个陌生人,你看他会有这个过失会有这个无意会那么大劲儿吗?!不就是看我儿子不顺眼?!”

    黎东成咳嗽了声:“唉, 说到这个, 他前些天确实被……”

    “活该!那是报应!”沈华云冷笑。

    说了大半天, 李素萍拉着黎多阳坐在沙发上看了又看:“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黎多阳说:“早结痂了, 不疼,已经能洗头了。”

    李素萍本就忍着难受,这下听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强忍着瞪他,接着又去瞪黎家夫妇:“怎么都不跟我说?你们也真是的!我当时应该去医院看看……这可不是小事,都检查了吗?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好……”

    “没事了奶奶,考完试还去复查了,医生说长得非常好,还说我伤口修复能力比大多人都快,”黎多阳抽了纸给她擦眼泪,“这次走运,其他的后遗症都没有,只是外伤,医生说养得好以后都不会留疤……”

    “还走运呢!”老太太气得去拍他的手,“你知道有多危险不?我隔壁那栋楼有个老头在楼梯上摔一跤,正好砸了头,当时就……”没说完,赶紧止住话头,一连呸呸呸了几声,“你、你真是吓死奶奶了!”

    客厅里,祖孙俩抱在一起。本就好久没见,谁会想到一见到就是这个样子?李素萍心疼得不得了,时不时去检查黎多阳的脑袋,看一次,就吸气一次。

    黎东成叹气,过了会儿把妻子叫到卧室,小声问:“小淮呢?回来就一直不见人影,打电话也不接,我那会儿停车的时候看到你车不在,是不是他给开走了?”

    沈华云心不在焉地嗯了声。

    黎东成:“昨天就跟他说了今天会接奶奶过来,他以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出去玩,他出去这么久,到底做什么去了?”

    沈华云在床边坐下:“我怎么知道?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出去一趟你管这么多干嘛?”

    黎东成微愣,顿时问道:“他是不是去裴家了?”

    沈华云一听就起身要出去,黎东成连忙拉住她:“真去裴家了?华云,你怎么不拦着他?这血气方刚的年纪,万一闹出事儿怎么办?”

    “能怎么办?裴佑平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天!你可不能这么糊涂啊,万一真搞出……”

    “行了!”沈华云气道,“你当我不知道分寸还是小淮不知道分寸?你以为他那些成绩都是用脚考的?年后我们是要出国,但那是因为工作,还有方便以后去看看你堂弟,可不是为了避难去的!我确实不想看到那个裴佑平,但也不怕他,就算要走,也得先给他点儿颜色瞧瞧!反正小淮有谱,你别瞎操心了。”

    ……

    裴家老宅。

    黎淮坐在会客厅,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来回摩挲,眼睛看也不看对面脑袋蒙着纱布的裴佑平。

    一旁的裴老爷子苦笑道:“我前些天想带你裴叔叔去登门道歉,也想看看阳阳的近况,但是一直见不了人,这件事怎么说都是我们裴家不对,真的很对不起你们。”

    黎淮笑了:“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这位裴叔叔登门过?”

    裴老爷子一顿,正要解释,对面的中年男人就不耐烦的起身:“真是没完没了了!都说了不是故意的,该赔偿也都赔偿了,你们家到底想干嘛?”他指指自己脑袋,“你弟弟可能还没我现在严重!之前不来,现在突然要个孩子来,你家嫌赔偿不够就直……”

    “闭嘴!”裴老爷子话音刚落,裴佑平就被迎面而来的一拳给打倒在地。

    男人头上还有伤,这一下猝不及防,怕对方继续打,护着脑袋在地上“嘶”了一声说:“爸,看看,这就是你以礼相待的黎家人!他妈的就是一野人!还有那几个,你们看什么看?赶紧过来把他给我摁住啊!”

    黎淮揉着拳头笑道:“裴叔叔,我那一拳的力道是收着的,按理讲只能让人稍痛一阵,从没把人掀翻过,您是头一个。”垂眼上下打量着,笑意更浓,“看来是有些气虚肾虚,叔叔可得好好调养。”

    “……你!”

    裴佑平这辈子还没被人这样羞辱过,尤其对方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他爬起来就要拿茶几上的花瓶干过去,还没摸到,裴老爷子就拿着拐杖朝他手狠狠打过去,与此同时,茶几也是一震,花瓶掉到了地上,碎了。

    黎淮收回脚又拍拍衣服坐下了:“对我弟弟做过的事,想再在我身上演一遍?您来,不过我可保证不了会不会防卫过当,万一裴爷爷没了儿子,我可还不回去。”

    他说那句话并没半分玩笑的意思,裴佑平瞬间就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咬牙看向裴老爷子:“您听到没?他这是想要我命啊!我当初要是跟着您去道歉,我早就……”

    “你能不能闭嘴!”裴老爷子忍无可忍,重重拍着桌子道,“既然伤了,就好好养伤,公司这段时间你先是别去了,”朝那边管家看一眼,“你们几个,先带他去房间冷静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