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城谍影 第一章 飞鸟尽
    _:皇城谍影 第一章 飞鸟尽

    卫国,皇都靖麟。

    秋风萧瑟,万物枯寂。

    秦王府里,李飞白睁开眼睛,躺在床上。

    卧底姜国十年,五日前,他成功刺杀了姜国的天子,并窃取了军事力量部署,使姜国人心惶惶,陷入一片混乱。

    但自己也行踪暴露,受了重伤,幸好有昆仑镜,避免了致命失误,方才保全一命。

    如今醒来,他只要把姜国军事力量部署告知卫国,卫国便能兵不血刃,给予姜国重击,甚至直取姜国都城。

    回首十年密谍生涯,他功绩彪炳,先是成功打入东宫,之后大展神通,利用姜国各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除掉了姜国最有能力的三位皇子,最后再巧施妙计,让姜国太子身败名裂,皇帝不得不废去他的太子之位,最后在祭天大典,成功刺杀了姜国天子。

    可以说,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摧毁了整个姜国。

    同时,他还是整个神州,唯一的一个天字一号密谍,代号“白虎!”

    世人只知其名,不见其人,神州皆传得“白虎”者得天下!

    姜国皇室得知“白虎”要对付自己,甚至愿意花费五座城池,来换取“白虎”的人头,只可惜未能如愿,依然被他搅得天翻地覆。

    由于功劳卓著,他很早便成了卫国唯一的异姓王。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穿越到这异世的金手指--昆仑镜!

    这昆仑镜并非实物,它植入在李飞白脑海,只要将其启动,时间便能回到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前。

    正是这个上古宝物,大大提升了李飞白行事的容错率,屡次让自己化险为夷。

    只可惜,目前为止,昆仑镜每天只能使用一次。

    “咳咳咳”

    李飞白咳嗽两声,有些发冷,他拉紧身上的被子。

    “吱歪”

    门打开,一面容姣好的女子急匆匆走了进来。

    “飞白,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她神色欣喜。

    “苏梅,我昏迷多久?”

    “已经五天五夜,我甚是担心。”说罢,苏梅泫然欲泣。

    她是李飞白最为信任的伙伴,两人情愫互生,若不是碍于密谍的身份,李飞白早已娶之入门。

    “门口为何有如此多黑龙卫?”李飞白从打开的门向外望去,发现琳琳满满站着许多黑甲侍卫。

    黑龙卫,卫国最精锐的一支部队,仅有万人,各个骁勇善战,无不以一敌百。

    “你行迹已经暴露,又受重伤,陛下怕姜国的人不择手段报复,所以派了黑龙卫贴身保护。”苏梅解释。

    李飞白不疑有他,示意苏梅扶自己起来。

    “帮我研墨。”他随意套了件披风,捂着胸口,忍着身上的剧痛从床上站了起来。

    “何事如此急切?”苏梅嘴里问着,还是拿来了笔墨纸砚。

    “我得把姜国帝都的军事力量部署图画出来,呈给陛下,若再拖延,姜国发现此图被盗,必定重新部署军力,届时我卫国想要轻取姜国就不可能了。”李飞白说着,眼里透出一丝光芒。

    苏梅手里研着墨,嘴里说道:“等你伤好一点再画不行吗?”

    “晚一刻钟画出来,我卫国或许要多牺牲几万将士的命,陛下待我恩重,我自当竭尽所能。”李飞白嘴里说着,闭上眼睛,脑海里不断回忆。

    见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梅不再出声打扰,静静研墨。

    李飞白下笔谨慎,时而画圈、时而标注,片刻后,一张姜国帝都的军事力量部署图,跃然纸上。

    放下笔,李飞白长出一口气,身形微微晃动,凭记忆画出这张图,对于此刻重伤的他来说,无疑很耗心神。

    “完成了?”苏梅声音微微颤动。

    “嗯。”李飞白点头。

    苏梅停止手中的动作,身体逐渐靠近案桌,她顺势轻轻拿起那张图纸,仔细端详。

    两人关系亲密,李飞白没有阻止。

    突然,苏梅一个飞跃,拿着图纸与李飞白拉开了距离。

    “苏梅,你做什么?”

    苏梅浅笑,眉宇中露出一股媚意,完全没有了之前相处的端庄稳重。

    “‘白虎’大人,我的秦王,你觉得我要做什么?”苏梅抖了抖手中的图纸,笑着反问。

    心里一咯噔,李飞白顿觉异常,脑海里寻思着各种可能性,嘴里还是出言:“莫要胡闹,图纸破损就麻烦了。”

    “哈哈哈,好一个赤胆忠心的密谍。”此时,门外一人锦衣华服,踏步走进房间。

    “太子殿下?”李飞白失口叫出。

    来者正是卫国的太子南宫江。

    “‘白虎’大人,辛苦了!”南宫江加重了后面三个字的发音。

    “敢问太子殿下来此何为?”李飞白问道。

    “来此何为?”南宫江一声冷笑,道:“都说‘白虎’机警异常,你倒是猜猜,我来此作甚?”

    说罢,他顺势将苏梅揽进怀中,牵起她那柔若无骨的手,放在嘴唇边轻轻一吻。

    苏梅没有抗拒,反而欣喜娇羞。

    “你们。。。”见此情景的李飞白后退几步,愣在原地,如遭雷劈。

    他完全没想到,苏梅会背叛他。

    “在你重伤昏迷期间,苏梅早就许了我。”南宫江颇为得意。

    早就见惯大风大浪的李飞白,此时迅速冷静下来,问道:“为何如此?”

    苏梅不屑一笑,回道:“哼,你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密谍罢了,我若嫁与你,始终活在黑暗中,这不是我想要的。太子疼惜我,已许我太子妃之位,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在下玩过的二手货,没想到堂堂卫国太子,也甘之如饴。”李飞白试着在言语上找回场子。

    南宫江脸色一变,推开苏梅,怒道:“莫逞口舌之利,李飞白,可笑你还是神州顶尖密谍,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死到临头?

    李飞白心里一紧,看着苏梅手中的图纸,想起方才一系列反常事件,瞬间明白原委。

    “太子何不把话说清楚?”他试图拖延时间,寻找脱身之法。

    “蠢货。”南宫江拿过苏梅手中的图纸,抖了抖说道:“这张姜国的军事力量部署图,我卫国皇室已经到手,姜国皇帝也已经被你刺杀身亡,敢问‘白虎’大人,留着你还有何用?”

    果然,飞鸟尽良弓藏,在皇族是不变的定律。

    “我想知道,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李飞白摇晃着身躯问道。

    “皇叔的谏言,父皇的决定。”

    “轰”

    脑袋晕眩,纵然已经猜到结果,可从南宫江口中说出,李飞白还是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住悲戚。

    如果说苏梅的背叛,还能让他保持理智,可卫国皇室的行为,却彻底让他愤怒。

    十年来,自己几经生死,忠心未曾有丝毫动摇,为的就是心中那一信念:帮卫国一统神州,结束战乱。

    他用满身伤创,扭转了卫国的颓势,换来的却是狡兔走狗的戏码。

    关键南宫江口中的皇叔,还是自己唯一的弟子,一身密谍本领李飞白丝毫没有藏私,倾囊相授,如今却要置自己于死地!

    可悲,可叹!

    “哈哈哈。”李飞白突然纵声狂笑:“想必,这门前的黑龙卫也不是来保护我的安全,而是来取我性命的吧?”

    “知道就好!”苏梅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她很庆幸,自己选对了人。

    想起自己刚醒来时,苏梅的那番做作,李飞白忍不住作呕。

    “父皇密令,李飞白知道太多卫国机密,军事力量部署图一旦到手,立即将其处死。”南宫江正式宣读了卫国天子的旨令。

    他洋洋得意,昔日见到李飞白,南宫江与其都得互相见礼,现在一道密令,便要取了李飞白的命,只是因为一个“知道太多”的理由。

    这就是卫国皇室,冷血无情,面对没有利用价值的自己,一纸诏书便掩盖了滔天功勋,弃之如敝履。

    “哐当”

    桌上多了一个塞着红布的瓶子。

    “陛下念你以往功劳,特赐你全尸,这是鸩酒一瓶,喝下去很快就会死,不会很痛苦。”苏梅狠笑着说道。

    惨然一笑,李飞白仰头望天:“怪我瞎了眼,错信尔等。”

    他在姜国潜伏,虽与苏梅互生情愫,但并未时刻相处,卫国皇帝更不必说,十年来未曾见过一面,被他们所欺瞒也是情理之中。

    “废话少说,你是自己喝,还是让黑龙卫帮你。”南宫江催促。

    自己身受重伤,加上门口的黑龙卫人数众多,又是卫国最为精锐的部队,李飞白毫无胜算。

    拿过鸩酒,李飞白凄然看了一眼,随后毫不犹豫,拨开红布,将整瓶酒喝了下去。

    同时,他在脑海里将昆仑镜启动!

    瞬间,天旋地转!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之前,李飞白刚刚醒转。

    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何事的他,没空愤怒,极力思索着脱身之法,留给他的时间,不足半个时辰。

    向腰间摸去,李飞白发现那把万年寒铁铸成的匕首“落雁”还在。

    这把“落雁”,削铁如泥,是他的贴身神器。

    他心下一动:看来,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那就开始吧!

    “咳咳咳。”李飞白发出几声咳嗽。

    “吱歪”

    门打开,苏梅跟李飞白看到的一模一样,急匆匆走了进来。

    “飞白,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她神色还是那般欣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