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城谍影 第十三章 六神无主的天子
    _:皇城谍影 第十三章 六神无主的天子

    回生医馆。

    密室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张氏被方圣手秘密带回,便扣押在此处。

    “公子,咱们成功了?”

    密室外,方圣手有些激动。

    “嗯!”李飞白微笑着点头。

    “公子智勇双全,老方我实在佩服。”方圣手倒不是拍马屁,他非常清楚,这个临时改变的计划,若有一环节稍微出点差池,或者时间掐不准,李飞白将会万劫不复。

    苦笑一声,只有李飞白自己知道,这是无奈之举。

    “那妇人呢?”

    “就在密室里。”方圣手不解继续问道:“公子,你为何知道这妇人这么多事?”

    思索片刻,李飞白只能回道:“我收到的密报,此人将当街拦截东宫车驾,我怕她破坏我们的计划,于是将计就计,扮成她去刺杀南宫江。”

    他也只能这样含糊解释。

    但根本原因在于,李飞白总觉得这个张氏,身上有不少秘密,说不清道不明,他只是觉得,一个寻常民妇,面对黑龙卫的强大威压,逻辑条理还能如此清晰。

    不简单!

    “拦截东宫车驾?这妇人怎会有如此胆量?”

    “这事之后我慢慢跟你解释,你先打开传音孔,我有话问她。”李飞白道。

    “是,公子。”方圣手在后厨的碗柜里,转动另一只青花瓷碗,随后退了下去。

    “张氏!”

    李飞白故意压低声音喊道。

    “你……你们是谁?为何抓我?”

    人在极度黑暗中,自然会有一股慌乱烦躁的情绪,张氏几乎要绝望了,发疯似的问道。

    “你如果想脱离黑暗,就不要多嘴,我问,你答,听明白了吗?”李飞白说道。

    “明白,明白!”张氏喘着粗气回道。

    “今日,你出现在人群里,欲要向太子告状,是谁指使你的?”李飞白直接问道。

    “什么?你……你怎么知道的?”

    虽然看不到张氏的脸,但李飞白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得知,她此时绝对震惊无比。

    “我说了,我问,你答,别多嘴,若再多问一个字,你将在这黑暗中慢慢死去。”李飞白声音带着点怒气。

    “是,是。”张氏惊恐,她绝对不想在这地方多呆一刻,因为她已经快要窒息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说,谁指使你的?”

    “是东宫的人。”张氏答道。

    果然,都是南宫江安排的戏,否则凭一无知民妇,哪来的胆量,还有如此清晰的逻辑,敢去拦截东宫车驾?

    “详细说来。”李飞白继续问。

    “民妇的女儿张锦环被丁成华奸杀,本来东宫的人已经给了民妇千两银子,让此事作罢,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想想我区区一介草民,哪里有能力跟东宫的人对抗,所以就答应了。却没想到两日后,东宫的人再次找到了我,又给了两千两银子,让我在今日拦截太子车驾告状,还保证一定能替小女鸣冤。既有钱,又能替小女报仇,这种好事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事情就是这样。”张氏简单将事情复述了一遍。

    “这两拨东宫的人,都有什么特点?”

    其实李飞白完全可以直接放了张氏,但他知道南宫江安排的这出戏,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否则凭南宫江自己的脑袋,是绝对想不出的。

    他想要对付卫国皇室,就必须全面了解皇室的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是李飞白的行事准则。

    所以上面那句话,才是他冒着风险审问张氏的最终目的。

    “第一拨找到我的人,腰间都有佩刀,而第二次的那个人,我没看清他的长相,他披着斗篷,神秘得很。”张氏不敢有任何隐瞒。

    “没了?”李飞白声音有些不满。

    张氏极力思索,生怕对方一不高兴,杀了自己。

    “对了,他声音有些苍老,转身离去时,我好像看到了他的一摞白须,应该是个老者。”

    老者?

    东宫老者并不多,算得上南宫江心腹的,也就那么两三个人。

    李飞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没再多说一句,关掉传音孔,离开后厨。

    密室里,传来张氏的哀求声。

    “公子。”方圣手在外等候:“是否要杀了她?”

    思索片刻,李飞白觉得既然丁成华和南宫江都已经死了,那张氏大仇已经得报,又得了东宫钱财,此事她绝不敢声张,否则保不准会被当成疑犯抓起来。

    “不必,再弄晕她,让方庆夜深的时候,在城里找个僻静的地方,放了她。记住,别让任何人看见。”李飞白嘱咐道。

    “这个自然。”方圣手应承。

    皇宫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南宫江的尸体,胸口一个刺眼的血洞,摆在这卫国天子面前,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悲痛,而是深深的恐惧。

    “这是他的报复,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南宫青喃喃自语。

    他的身体不住颤抖,嘴唇发白,气力仿佛被全部抽空一般,整个人重重跌回龙椅。

    在他的眼中,透露出的分明是懊悔与惊恐。

    肖无忌和冯嵩飞对望一眼,他们从未在这个不可一世的天子面前,见到他这个模样。

    “陛下,陛下……”冯嵩飞轻轻呼唤,可南宫青依旧没有回过神。

    “冯总管,这……”肖无忌满脸愁容。

    他不知该喜该悲。

    这一进宫,他抱着必死之心,本以为南宫青会震怒,立刻将他处死。

    可现在这个局面,似乎眼前这个皇帝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南宫江的身亡上。

    无奈,冯嵩飞只能代南宫青询问:“到底怎么回事?那么多黑龙卫和皇城禁军,还保护不了太子?要你们何用?”

    “回总管的话,贼人狡猾,扮成太子指使的妇人鸣冤,还从地下安放火药,我们万万没想到。”

    肖无忌也不简单,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便将事情来龙去脉查得清楚。

    “刺客是太子的人?还在地下安放火药?怎么回事,快说。”冯嵩飞一边拍打着南宫青的背,一边问着。

    “我们已经查明,那妇人是太子安排喊冤的……”肖无忌详细将经过说了一遍。

    “贼人竟有这等本领?”冯嵩飞心惊。

    同时也对南宫江这一招收买人心暗自称赞。

    “千真万确。”

    “如此说来,他们想要刺杀陛下,只需挖条地道直通皇宫……”

    “哎呀!”冯嵩飞一惊,捏起兰花指,立刻说道:“肖无忌,你赶紧命令黑龙卫全天守候在陛下身旁,以免贼人依样画葫芦,刺杀陛下。”

    “是!”

    “黑龙卫南宫统领不在,你必须尽心尽力,或能将功折罪。”冯嵩飞朝肖无忌使了个眼神。

    心领神会,肖无忌朝南宫江的尸体使了个眼神,道:“陛下,臣自当粉身碎骨,以报皇恩。”

    继而又朝冯嵩飞道:“冯总管,太子尸首……”

    “放着吧,一会我命人抬到太庙,择吉日入藏皇陵。”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