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城谍影 第十九章 糖尿病
    _:皇城谍影 第十九章 糖尿病

    身为神医,若病人来问诊之前,已经就过医,明显就是对他的不信任,难怪方圣手不悦。

    “放肆。”南宫山站起,扇了莫富贵一巴掌。

    “方先生何等神人,岂是宫中那群庸医可比?”

    转头又朝方圣手施礼:“先生莫怪,下人不懂事,我的病情,还望先生上心。”

    嘴里轻哼一声,方圣手不置可否。

    “依我看来,王爷回府,理当杀了那个太医。”

    此时,站在方圣手身后的李飞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堂内所有人的目光,一齐望向李飞白。

    “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胡言?”莫富贵出言呵斥。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乃方神医的远房亲戚,姓白,名费礼。”

    “白费力?你这名字倒是有趣。”莫富贵笑着说道。

    “白费礼!”李飞白重复了一遍。

    “不得无礼。”南宫山喝退莫富贵。

    方圣手心中一慌,他不知道自己主子为何此时冒头?但一定有他的道理,只能配合着他开始演戏。

    “费礼,不得胡言。”

    “叔父,我没有胡言,宫中那太医,让齐王多食肉类进补之物,简直是在要他的命。”李飞白朗声说着,一副从容自信之神色。

    “哦?”南宫山来了兴趣。

    他擦了下汗,缓步走到李飞白面前,盯了他片刻,方才出言:“这么说,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

    这句话,方圣手彻底乱了。

    他知道李飞白,哪懂什么医术,万一惹到这个齐王,那对李飞白来说,大大不利。

    “王爷,他一乡野小子,哪懂什么医术?莫听他胡说。”方圣手挡在了李飞白面前。

    “叔父,只要我问几句,便知道王爷得的是什么病?”李飞白轻轻推开方圣手,朝他使了个眼神。

    方圣手会意,没再阻止。

    南宫山如同在黑暗中见到曙光,他缓缓走到李飞白眼前,几乎脸贴脸,问道:“你要知道,如果给了我希望,又治不好我,会是什么后果?”

    他的声音极其冰冷,方圣手听了不禁打个冷颤。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南宫山。

    微微一笑,李飞白不为所动,他悠悠开口:“我知道!”

    收回寒冷的目光,南宫山开口:“你问。”

    “敢问王爷,是否常常觉得饥渴?”

    “不错,即使进食再多食物,喝再多茶水,不到一个时辰,我又会感觉饥渴。”南宫山散去脸上的阴冷,转而眼里绽放一丝光芒。

    “于是王爷您一日至少七八餐,食量也大,但怪就怪在,越吃越瘦,是也不是?”

    莫富贵不屑一笑,说道:“我们王爷的身材摆这了,你当然知道他瘦。”

    “不得无礼。”南宫山呵斥,随后郑重地朝李飞白抱拳道:“这位先生,你说的都对,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李飞白并不着急,牵起嘴角一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故作神秘道:“王爷,我再问你,平时是否喜好甜食和肥腻之物?”

    听他这么问,南宫山彻底相信眼前这个乡村小子,有些本事。

    他居然深深鞠了一躬,开口说道:“先生真乃神人也,连这也知道。不错,本王无甜不欢,无肥肉不欢,一日七餐,少不了糖饼猪脚,在以前,经常以糖饼代饭,佐以糖水下咽。”

    “这就是了。”

    甜,几乎每人都爱吃,可吃到南宫山这种程度的,却是不多。

    方圣手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确,糖尿病在这年代,还不为人知。

    百姓普遍都遭受战乱之苦,吃都吃不饱,哪有条件享用糖饼甜汤,更不用说猪脚肥肉了。

    这病,只是豪门贵族的专利,是富贵病。

    “先生,有结果了?”南宫山再次询问。

    没有理会他,李飞白转头朝方圣手道:“叔父,麻烦你拿个杯子来。”

    南宫山与莫富贵相视一眼,不知眼前这人要杯子何用,只能默默等着。

    片刻后,方圣手拿了一个杯子,递给李飞白。

    “去,撒泡尿在里面。”李飞白朝南宫山说道。

    “什么?”南宫山瞪着大眼:“你要本王,小解在里面?”

    “放肆,齐王何等尊贵,岂能在这公众场所小解,有辱身份!”莫富贵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了优越感。

    翻个白眼,李飞白将杯子推到莫富贵怀中,淡淡说道:“是命重要,还是身份重要,王爷自己考虑。”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南宫山拿过杯子,出言说道:“方先生,敢问茅房在哪里?”

    “出这个门,右拐便是。”

    盏茶后,南宫山拿着装满尿的杯子,小心翼翼走了出来。

    万一撒到身上,那他这个齐王颜面何存。

    莫富贵溜须拍马自然很懂,他立刻上前,接住这杯尿水。

    “先生,接下来如何?”南宫山问。

    “跟我来吧。”

    带着众人来到医馆后院,那里种着一些花草,自然也有一些鼠蚁。

    “将尿倒在这里。”李飞白指着一块空地。

    莫富贵巴不得赶紧脱手,他将尿水洒在空地上,立刻扔掉手中的杯子,手指头不自觉地在身上衣服擦了擦。

    半柱香过后,尿水旁边,围上来许多蚂蚁,他们如同见到美食一般,贪婪地吮吸着。

    “这怎么回事?我看书上说寻常人的尿液都是酸涩的,蚂蚁不可能会吃?”莫富贵好奇。

    “因为,王爷的尿是含有糖分。”方圣手立刻明白其中关键。

    拍拍手,李飞白站了起来,朝南宫山道:“王爷,我已确定,您得的是糖尿病。”

    “糖尿病?为何我从未听过?”南宫山脱口而出。

    “既然您都说了,是怪病,那没听过才是正常的。”李飞白答道。

    方圣手还是那副担忧神色,医术如神的他,也从未听过什么糖尿病。

    “那要如何才能治好?”南宫山也不管什么病,能治好才是最重要的。

    “这病,治不好了。”

    听到这句话,南宫山脸色再度变冷,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折腾这么久,被这小子耍了?

    方圣手在一旁,噌噌冒着冷汗。

    “我说过……”

    南宫山刚要发作,被李飞白打断。

    “王爷不必发怒,虽然这病治不好,但有法子,能够让你毫无症状,像常人一样活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