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名门医妃(温〕〔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妖孽狂医〕〔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手艺人〕〔海贼之剑魂之刃〕〔窝不是玉皇大帝〕〔阿加斯特的魔石舞〕〔重生之科技香江〕〔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嬉笑不恭的侦探〕〔死人剑〕〔熊猫大佬〕〔西南崛起〕〔李朝万古一逆贼〕〔一吨超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宗〕〔农女娇妻别太甜〕〔沈清曦楚烨〕〔假面骑士至上加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212章 怀疑,试探
    旭沉芳问:“那你觉得这两幅画像么?”

    孟娬白他一眼,道:“一眼就能看出不同,像什么像?”

    旭沉芳道:“我说的是画韵。”

    殷珩适时开口道:“山水画基本都大同小异,我以前也十分有幸见过一次殷武王的手迹,印象深刻,故模仿着临了一幅。”

    旭沉芳道:“既然王兄印象如此深刻,那怎么不仿画成一模一样的呢,还刻意仿得不一样?”

    殷珩垂眼牵了牵衣角,气定神闲道:“可能我看的那幅也是赝品,一仿再仿,偏差就大了。”

    “……”旭沉芳眯了眯眼看着他,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孟娬惊奇道:“旭沉芳,阿珩的画怎么又到了你的手里?”

    旭沉芳顿时又眉目生笑,道:“自是买来的。你知道现在他的一幅画在城里卖多少价了吗?”

    孟娬问:“多少?”

    旭沉芳抚扇道:“他那幅王阁鎏金图,已经涨到快上千两银子了。就算是赝品,听说也是这么久以来模仿得最像的一次赝品。”

    孟娬一脸肉紧加心疼。

    当初她卖出去的时候才卖多少来着,几十百把两银子!现在经殷武王这股东风一吹,立马就番了好几倍!

    孟娬扶额,叹息道:“这个殷武王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点传过来!要是早早把价格炒上来,我们也不至于卖这么点!”

    殷珩:“……”

    眼下市场上各种与殷武王有关的物品皆在售卖,一时也引不起怀疑。

    后来旭沉芳笑眯眯道:“阿娬,如王兄所说,这山水画大同小异,我若收藏的话只收藏一幅就够了。要不你选一幅,我赠你?”

    孟娬毫不犹豫地选了殷珩新作的那幅。她没想到他作的这第一幅画绕了一圈,最后又辗转回到了她的手上,当然是要仔细收好留作纪念了。

    旭沉芳叹道:“明明殷武王的手迹才更有收藏价值,阿娬表妹你是不是不识货?”

    孟娬瞥他一眼,道:“一件东西有没有价值,是你定的吗?”

    旭沉芳笑而不语。

    随后孟娬把画卷收起来,拿回房间里去存放,后又去厨房帮夏氏一起做饭了。

    院里只剩下殷珩和旭沉芳,猴不归在廊下荡着秋千玩儿。

    旭沉芳将殷武王的那幅画面向殷珩,眯着眼道:“不如你来品品,这手迹到底是真是假。”

    殷珩道:“你不是说你基本不收藏赝品的么,还需要别人辨真假?”

    “多一个人品鉴也不是坏事。”

    殷珩懒得理会他,拨着轮椅转身走了。

    旭沉芳也不恼,慵懒地倚着廊柱而坐,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悠悠道:“这可真是巧,我打听了一下殷武王下落不明的时间,正好与穗乡的那段日子相差不远。”

    殷珩动作停了停。

    旭沉芳笑了两声,又道:“别人模仿名画手迹,都恨不得能仿得一模一样,你却是刻意留下不一样。啧啧,自己仿自己的东西,很辛苦吧?我说得对吗,殷武王?”

    殷珩拨着轮椅转回身来,直直地盯着旭沉芳。那淡色的眼眸里,波澜不惊,不动声色。

    旭沉芳知道殷珩向来掩藏得极好,他也知道此人定然来历不凡,种种细究起来,殷珩出现的时间很巧,而且心思缜密、从容有余,还会使他弄来的那把弓,现今有关殷武王的事迹传得满天飞,恰好殷珩的画又出现在这当口。

    要模仿一个人的画很容易,能模仿得一模一样者不计其数。可再怎么厉害,画里面的风骨是模仿不来的,因为世上没有两个同样的人,也没有同样的风骨。不然怎么说仿者只得其形而不得其魂呢。

    殷珩的画和殷武王的画,旭沉芳用来做了对比,两者没有完全一样的形,却似有始终如一的魂。

    但旭沉芳始终也没亲眼见过殷珩最真实的这一面,他本来也只是怀疑,并不十分确定。

    眼下这一试探,就跟投石入海似的,不管怎么试,殷珩就是油盐不进、毫无反应。

    旭沉芳也不是一次两次在他这里深感挫败了。

    殷珩淡淡扬眉,缓缓道来:“听说殷武王杀人饮血,身长九尺,长得是凶神恶煞,阵前可慑敌,家门可镇宅,恶人见之退散,小儿闻之止啼,是个相当邪门的人物。我看起来很邪门么?”

    旭沉芳悠悠道:“我却听说殷武王虽杀人如麻,可玉树临风、英武不凡,尤其长相,十分之俊逸。”

    殷珩道:“你觉得哪种更可信一些?”

    如此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听起来怎么都是前者更有说服力一些。

    最终旭沉芳也没能试探出一个确切的结果。

    后来一阵城里来的人比较杂,孟娬和殷珩没怎么上街是正确的。

    两国的战报消息以及殷武王失踪的讯息,除了百姓们口口相传,当然还有官方的侧面证实。

    朝廷割地赔款平息战端,既要安顿好边境百姓,还要拿出余力来休养生息。那空出来的这个篓子只能从别处去抠来补上。

    于是除了边境陷入战乱的地区,殷国其它较安稳的地方都开始抓百姓赋税了。

    城里已经先后来了两拨人加收今年的赋税。

    贫苦一点的老百姓,恐怕今年还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这第二批来的人,是上省的布政使司,带着自己的官差,抵达时由知府左承锦带人亲自相迎。

    布政使大人现在是左承锦的直属上级,当初前任知府死后,左承锦能得升迁任命,也有他的助力,当然他也不是白帮的。

    这次布政使大人亲自到来,主要是来查收城里商户赋税的,顺带考察一应下级官员等。

    城里各商户都得比普通老百姓多交一部分的税。

    可世道不平,上头下来多收赋税,谁也不知最后究竟进了谁的口袋。毕竟越是乱世,越是鱼肉百姓的好机会。

    因而他们都盘算着怎么能够少交一点。做账的加紧做账,盘仓库的加紧盘仓库,就是为了让自家门户看起来落魄寒酸一点。

    旭家主家以及两支旁支分家也不例外。

    旭沉芳同样是繁忙,不过他却不是忙着装穷。该交的赋税,他一个子儿都不落地全部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