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温柔〕〔爱似尘埃心向水〕〔好孕甜妻:狼性大〕〔天降仙帝〕〔甜妻可口:大叔每〕〔许愿左占〕〔少年风水师〕〔剑尊〕〔不凡兵王〕〔绝世傲婿〕〔韩娱之综艺演员〕〔逆天丹尊〕〔轮回一剑〕〔重生九零小俏媳〕〔真玄传说〕〔诸天之演员就位〕〔南华志〕〔我真的是个内线〕〔港综世界大枭雄〕〔江三爷的心尖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1040章 可惜你不配
    老夫人眉开眼笑道:“好孩子。Δ.『ksnhu『.co”她指使阿烁道,“还不快去。”

    阿烁转头便麻溜地去了。

    老夫人随即起身道:“那你们有事先聊,我去前边等你母亲。”

    商侯进来坐下,下人重新换了茶。

    商侯问道:“郡主有何事找我?”

    黎焕道:“侯爷这些日忙得紧,可是为了即将出兵朗国之事?”

    商侯抿了口茶,道:“近日确在调兵,不过皇上却尚未下令出兵何处。”

    黎焕挑眉道:“殷国来求救,咱们不出兵去朗,难不成要出兵去帮他们抗金麟?只是这一出兵,应该不只是帮大殷击退朗国便罢了,而是应该取下朗国,眼下正是名正言顺、时机得当,侯爷说是么。天下没有白掉馅儿饼的事,我舅父和朝臣们之所以无比爽快地答应殷国的求助,不就是因为一举三得。”

    这一来黎国名义助殷成全美名;二来断金麟后方,以免他日金麟和朗打下大殷过后再来对付黎国;这三来,朗国大片的土地和丰富的金矿,既然送上门来了,哪有不收下的道理。

    眼下大殷和金麟都顾不上朗国,朗国的兵力又都去攻殷国了,黎国不去打它去打谁?

    商侯看了她一眼,了然道:“你若想同去,恐怕你舅父和母亲都不会答应。”

    黎焕道:“与侯爷说话就是不费力气。只不过侯爷只猜对了一半,还有一半呢。”

    商侯道:“你想干什么,索性都说出来吧。”

    黎焕眯着眼笑起来,开门见山道:“侯爷是个爽快人,听说侯爷在择将,我想向侯爷荐人。”

    商侯问:“谁?”

    黎焕道:“你看我和明雁君如何?”

    商侯捏了捏额角,他就知道,她不光荐自己一个女子,还要再荐一个女子。

    商侯略感伤神道:“军中无女子,何况你这一来还是俩。”

    黎焕悠悠道:“明雁君好歹也曾是殷国大将军之女,实实在在的将门虎女一枚,单挑过大殷的禁卫军统领,你当她比男儿弱不成?至于我么,跟着去凑个热闹,纯属见识见识。”

    商侯看了看她,道:“你二人要如何服众?”

    黎焕摩挲着下巴,道:“这个简单,既是侯爷择将,规则便由侯爷来定。弄个比武择将如何?我只定两个名额,既不要你假公济私,也不要你有失公允。”

    商侯扶着脸,一时无话。

    黎焕便起了起身,抖了抖袍角,道:“侯爷不答应的话,我便只好先回去了,这晚膳还是下次再吃吧。”

    言外之意,她一走,她娘也不会在这里用晚膳了。

    结果刚走两步,就听商侯道:“容我考虑一下。如若你舅父和你母亲不应,我也无法。”

    黎焕挑唇笑道:“等我们赢了,我自会跟他们说。”

    长公主府离钦国侯府不远,经过一条巷子,转一个弯儿就到了。若是走路的话,也就一刻时辰的工夫。

    长公主牵着殷怜到时,老夫人迎她们进来,到了堂上坐会儿,说会儿话。

    没多时,黎焕和商侯便从花厅走了出来。大家一起去膳厅用晚饭。

    商侯见了殷怜,一勾手臂就把小家伙抱了起来。殷怜十分亲热地趴在商侯的肩膀上。

    到了膳厅,殷怜坐在黎焕和长公主中间,黎焕身旁挨着老夫人,长公主那边便自然而然地挨着商侯了。

    饭食间,商侯时而会帮长公主布菜,因着有女儿在,长公主有些不自在,可自己女儿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看,一门心思顾着喂饱殷怜,她那股不自在也就淡了些。

    ***

    这厢他们在侯府用晚膳,那厢明雁君回了宅子,看望秋夫人。

    秋夫人在宅子里安养身体,明雁君还给秋璟找了先生教他读书。一切都是渐渐好起来的光景。

    只是秋夫人有心病,身子迟迟调养不好。

    明雁君也一直尽量少在她跟前出现。但她听说秋夫人这两天又遭了风寒。

    明雁君回来时,进房就见秋夫人卧在榻上,容颜憔悴。

    秋夫人连看也不想多看她一眼,把头撇向了一边。

    明雁君听照顾的嬷嬷说,晚间她没能服进汤药,好不容易喝下去的又吐出来了。

    明雁君端了药来,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地喂。

    只是秋夫人不领情,朝她挥手便把她手里的药打翻了去。

    药汁顿时溢了她满袖满手,也溅了一些到她的脸上。

    秋夫人道:“我不用你在这里假好心了!你走,只要你不在我面前出现,我便好得不能再好!”

    明雁君不为所动,蹲下身去收拾地上摔裂的瓷片,又吩咐嬷嬷重新煮药来。

    她道:“夫人便是再恨我,也得等有力气了以后,再打再骂。”

    秋夫人把头偏回来,冷眼看着她,哪里痛处踩哪里,道:“怎么,你堂堂明家大小姐,殷国的皇后,而今却要在别国待下去?你就不怕再害得你明家满门再遭殃?”

    明雁君抬起头看她,道:“殷国已经没有明家了。”

    秋夫人微微怔了一怔,随后道:“因为你心血来潮不当皇后了,所以害得你们明家也没有了?”

    明雁君道:“我爹获罪,与我娘隐姓埋名,从此不再是大殷的将军。”

    秋夫人道:“你不去与他们团聚,留在这里干什么?”

    明雁君道:“做我该做的事。”

    明夫人冷笑:“你该做的事,便是与我一个病妇在这里耗?”

    明雁君点了点头,道:“这也是其中之一。他的族亲,便是我的族亲,往后,我自当奉您如家母,尽善尽孝。”

    秋夫人笑得眼眶发红,道:“好一个奉我如家母,只可惜,我觉得你不配!”

    明雁君从嬷嬷手上接过药,仰起头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荒凉,道:“我也觉得我不配,可是,我得做啊。您不让我死后再去纠缠他,难道您还不让我找到一个活着的理由吗?”

    秋夫人神色一滞。

    明雁君将药搅拌摊凉,再次舀了来喂她。

    第二次秋夫人仍旧是毫不留情地把药给掀了去,冷冷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伺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噬神纵天〕〔误入歧途苏玥〕〔当满级大佬翻车以〕〔陆凉微〕〔快穿之小黑屋警告〕〔陈华〕〔偷梗之王〕〔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大宇微尘〕〔神秘光幕〕〔娇妻似火:帝国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