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十八章 群狼在后
    碧绿色双眼诡异的宛若幽火,距离李枕舟,只有十步之距。

    甚至其从鼻子中喷出的湿热臭气,与口中流下的涎液,他都能清晰闻到。

    李枕舟身子狠狠打了个战栗。

    若非自己有心多留意一眼,根本不会发现。

    山灰狼,森林中最让人胆寒的恐怖猎手,居然会离他如此之近。

    并且山灰狼是群居动物,一匹山灰狼在此,是否也意味着,狼群,就在附近。

    李枕舟心中悸动。

    独狼他尚能够游刃有余的应对,但若面对完整狼群,他并没有能带着于小灵全身而退的把握。

    山灰狼已经张开大嘴,露出口中若锋刃的淡黄犬牙,想要以狼嚎召唤同伴。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在其即将发出嚎叫的那一刻,李枕舟双手齐出,死死扣住那张狼嘴,然后不给其反应时间,将全身重量压了上去。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开口。”这是李枕舟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山灰狼,因其体色黑灰而得名,是狼的十六个亚种之中,体积最大的一种。

    成年山灰狼无论身长还是体重,都要胜于成年男性一筹。

    再加上其尖牙利爪与狡黠成群的习性,堪称丛林之中最危险与难缠的猎手。

    因为无法腾出双手,李枕舟只能以膝肘等坚硬关节处为武器,狠狠砸下。

    不过这畜牲膘肥体壮,皮毛厚实,力道被缓冲掉不少。

    若不是怕发出声响,引起狼群注意,李枕舟真想把五雷符直接塞进它嘴里,哪还用费这事。

    拉扯间,李枕舟瞅准机会,将自己双膝压上山灰狼的咽喉,瞬间发力。

    咔嚓。

    一声清脆声响。

    山灰狼的喉骨被其干净利落碾碎,抽搐了两下后,再没有气息。

    “呼。”

    李枕舟松开双手。

    总算死了。

    可现在绝不是松懈的时候。

    他立刻翻身回去,一脚踹醒还在做梦的于小灵。

    迷迷糊糊的少年尚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见李枕舟一脸火烧屁股的急切样子,让他赶紧收拾东西,里开这里。

    于小灵当然不是那种刨根问底不知轻重的主儿。

    二话不说,少年立刻将包裹负于身后,斜背长弓,在熄灭火堆后,两人蹑手蹑脚的进行转移。

    “脚步轻点。”李枕舟用极细微的声音叮嘱道。

    “放心吧。”

    于小灵也是山里老人了,年纪虽小,但论起走山经验,怕是比李枕舟还要丰富。

    少年欠缺的,只是身手与时间的历练。

    两人摸黑快速行进了足有快两里,周遭风平浪静,并无异常。

    半圆的月挂在天上,将脚下的土地染成了灰白色。

    疏疏的林,淡淡的月。

    山野两侧的漆黑处,有萤火虫顶着屁股上的小灯笼,一盏接一盏的,青色幽辉泛起,给人一种如游画中的平静安详。

    李枕舟悄咪咪的松了口气,稍稍放下快提到嗓子眼的心。

    或许,是自己多虑了,之前的山灰狼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远离狼群,独自行动。

    看其身形健硕,气息凶厉,说不定是同其他灰狼争夺头狼地位失败,才被驱逐到此。

    只是既然都出发了,索性多往前走些路。

    按两人速度来算,晌午过后,应该就能到达老黑山。

    于小灵精神紧绷,右手始终搭在弓弦上,以保证但凡有半点风吹草动,自己都能在第一时间出手。

    “枕舟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行走片刻后,少年忽的停下脚步,抽了抽鼻子,略犹豫道。

    李枕舟同样用力嗅了嗅,似乎,空气中,的确有股土腥气。

    “嗯,闻到了。”李枕舟小声回道。

    不过这很正常。

    夜里山石湿润,将泥土里的各种动植物尸体腐烂的味道蒸腾出来,自然会有点儿难闻的腥气。

    于小灵顺着李枕舟的思路想了下,嗯,似乎确实是这个理儿。

    而因为心神放松了些,于小灵不像刚才那般精神高度紧张。

    “枕舟哥,敢不敢同我比一下,看谁的脚程快。”

    未免路程苦乏,少年邀请道,

    因为从这里开始,接下来的几里山路,是难得没多少起伏的开阔地,要比黄昏时分上山路轻松很多。

    “有什么不敢,难道还怕你不成。”

    李枕舟很痛快地接下来自于小灵的挑战。

    然后于小灵居然像个欺骗小红帽的狼外婆,居心不良的引诱道。

    “那枕舟哥,要不要加点彩头,你输了,就在谈好的领路费用里,减二十两银子。”

    就知道你小子没憋好屁。

    李枕舟来了兴致,“那我要是赢了呢。”

    于小灵咬咬牙,一脸的痛心疾首,“那我就把于小月赔给你。”

    李枕舟毫不客气的一脚踹过去。

    “想你的美事吧,合着无论输赢,我都吃亏,是吧。”

    再说,李枕舟一下子变得惆怅。

    “我如今孑然一身,两袖清风,怎敢误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