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二十六章 雪中一粟
    就在李枕舟正显摆时,他的身子被那人再次用力摁在了雪里。

    并不是因为先前斗嘴的私人恩怨,而是前方百丈处,的确有小小的黑点在活动。

    李枕舟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发现那几个黑点皆是身着布甲的军士,只是根据颜色差异,他们与己方并不是一路人。

    “是探路的斥候?”李枕舟小声问道。

    那人点点头,“看起来应该是,md,庆国蛮子还真是谨慎。”

    不过既然有斥候来探路,那便说明此前的情报无误。

    庆国的一支主力部队真要从此处道路撤退。

    所有人大气儿都不敢出,相离最近时,甚至能依稀听到对面斥候的谈话内容。

    好在他们并没有进行掘地三尺仔细的搜查。

    李枕舟唏嘘不已。

    凉国建国初时,边军正值久经沙场的鼎盛日子,素以严苛的组织性与纪律性闻名天下。

    不说别的,就同这般在零下二十来度的大冷天,数百军卒在雪地中一潜伏便是整日整夜。

    靠的,可不光是上头的一句令行禁止与赏罚分明。

    而是他们心中真的有一腔豪迈气概,为守护自己脚下所踏的这片土地,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至于趴在最前头的那个汉子,虽然因为背对,李枕舟无法看清其正脸。

    然从其身上所有的一种若有若无的玄妙波动,还是能让李枕舟认定,那是黑蚺无疑。

    ……

    “咱们要在这儿趴到什么时候啊。”李枕舟蜷缩着身子,冷的直哆嗦问道。

    那叫吴大海的汉子不停往全是皲裂的双手哈着热气,说道。

    “按常理说,斥候探路后,再过个把时辰,庆国部队就会过来。”

    “等他们大部队完全进到咱们军团的口袋阵里,后头就会有响箭示意,到时候咱们便从旁击之。”

    “反正一句话,有响箭,就出动,没响箭,就钉在这儿,嘶嘶”

    话未说完,吴大海便因手上冻疮发作痛的龇牙咧嘴,一个劲的倒吸凉气。

    李枕舟未曾想到,连一个没品没衔的小兵,都会有如此觉悟。

    “嘿嘿,等打完这场仗,我就要回老家娶亲了,村里的小芳还等着我拿轿子迎她呢。”吴大海嘿嘿傻笑,说到心上人,脸上满是盛不下的幸福光彩。

    李枕舟其实想说大战前别说这种晦气话,瞎立flag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也只是在心里说说,因为恶劣的天气已经开始消磨掉他的意志力。

    荒原上的强风裹挟着地上的冰雪与沙砾,如同锋利的刀子,刮在人脸上。

    寒意也早打透了身上那层薄薄的棉服,像针一样扎进了骨髓的最深处。

    这种真实无比的感觉,甚至欺骗过了李枕舟的大脑感知神经,真切的反应在肉体上。

    他很怀疑,若在此处待上几天几夜,说不定真的会冻死在这片荒原上。

    李枕舟暗暗运起体内真元想做抵抗,然而杯水车薪,很快便因消耗巨大而作罢。

    倒是这支小部队,在如此恶劣条件下,居然没有崩溃。

    他们近乎全程保持缄默,卧于雪上,顶多因肉体上的疼痛偶尔闷哼一声。

    李枕舟随口对吴大海问道,“吴哥,说说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边军呗。”

    憨直的吴大海想了想,张开干裂的嘴唇,说出心中最朴素的想法。

    “我没想那么多。”

    “就是咱家里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没啥本事和盼头,村里穷人的命比草还贱,能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你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吗,村里的半大孩子不过饿极偷了村长家里一个鸡蛋,就被绑在树上用鞭子抽的鲜血淋漓,没了半条命啊。”

    “可是忽然有一天,天亮了,从东面来了一群人,他们给你分了农具,分了地,还免了收到两百年后的苛捐杂税。”

    “村里曾经草菅人命的乡绅与墨吏被人吊在树上,苦了这么多年,黑了这么多年,嘿,真是tnd解气。”

    谈起以前的苦日子,吴大海眼眶发红,只是说到后来天亮了,又吐沫横飞,煞是激动的模样,差点跳起来。

    “可总有那么一帮兔崽子不想让你过安生日子。”

    吴大海猛的话锋一转,恶狠狠的样子,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那帮庆国狗东西,不仅想占你的地,抢你的钱,还要把你再当牲口使唤,你说,咱们该怎么做。”

    李枕舟笑了笑,感同身受道,“当然是跟他们狗日的拼了。”

    “没错。”吴大海将自己并不雄壮的胸膛锤的啪啪直响,咧嘴笑道。

    “所以,我要是不来,难道让村里的老少妇孺来?那还是爷们干的事儿吗?”

    “想坏了咱的好日子,他就得先从我吴大海的身子上跨过去。”

    说着,累了的吴大海从怀里掏出两个一直用体温暖着的疙瘩。

    “来,吃土豆不。”

    “你吃吧,我不饿。”李枕舟摇头拒绝,因为他能看出来这点东西还不够吴大海塞牙缝。

    趴在雪里要消耗的热量,会比平日田里农忙时大上几倍。

    “嘿嘿。”吴大海也不矫情,乐呵呵啃着硌牙的土豆,和着雪咽了下去。

    这个纯朴的庄稼汉讲不出多少大道理,他唯一知道的,便是现在他受的苦,都是为了守护这片土地,让他们的子孙后代不再吃他们的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长梦传〕〔我的侯爷父亲终于〕〔宋三喜苏有容〕〔神州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