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五十七章 传闻
    李枕舟起了个早,想要去县衙再找那位老者问个清楚,没成想扑了个空。

    许是周老汉得到县丞允诺,吃下了定心丸,所以一大早就同其他人返回三河村,说要将那几个不同意搬迁的刺儿头钉子户给摆平。

    所用手段无非糖加大棒,先恐吓几句。

    老家伙能作为一村之长这老些年,也不是吃干饭的,甚至使出某些下作手段犹未可知。。

    接着便是许以搬迁的好处与利益,用烂了的俗套手段,可对付村里人的确好用。

    而当李枕舟返回秦府时,府里下人则告知陈白两位大人已外出。

    毕竟按日子算,柳夫人出山之日将近,提前查看好地形,知己知彼,方能更有胜算。

    想胜一位五品山野妖修不难,但是想要将其擒住乃至击杀,却要格外费上一番功夫。

    而略无所事事的李枕舟,则让府中下人将秦希屋中的县志拿来,仔细验看有关三河村的一切信息,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来在前任县令治下,清平县民生凋敝,各村私刑成风,又多建淫祠,以香火供奉妖物。

    好多愚昧的村民奉其为神明,宁愿自己吃不起饭,也要送上香油钱。

    例如三河村后的那片大湖,每次雨季到来都会湖水倒灌至村里。

    于是乡里人迷信,集资在岸口建立供奉所谓龙王爷的生祠,奈何并没有什么效果,依然年年泛滥。

    还是秦希自高中还乡第二日起,以自身名望至郡里募集到银子,修起了长堤,并连着几日不眠不休的在湖上监工。

    并且自他从京城归来上任后,又顶住莫大压力,率县中一干好手半年间连拆淫祠一十八间,才狠狠打压住了这股不正之风。

    “棒打,浸猪笼,吊树,断骨。”李枕舟翻阅县志至三河村篇时,眉头紧锁。

    这上面一桩桩一件件,村民内部私刑记载,着实触目惊心。

    因为一村之中,大半都是同宗乃至同族聚集,所以村长拥有很大的地位与自主权。

    若再碰上个喜欢放任自流的顶头上司,便会造成如三河村这般草菅人命之事。

    其实以李枕舟的职责,只需解决柳夫人即可,连察查私盐都非必须。

    然冥冥之中,他总觉得柳夫人如此青睐三河村,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理由。

    于是接下来一日,李枕舟将整个县志全部翻阅了个遍。

    期间小绿茶她们并没有回秦府,秦希也因为公事繁忙而吃住在县衙。

    难得他孤身一人。

    “不行,还是要找当事人问个清楚。”至第二天午后时分,李枕舟仍无头绪,当下合上书卷,三息之后,身影消失于房中。

    来到先前茶铺,对于出手阔绰的李枕舟,店家自然印象深刻。

    而在问到姓陈老头儿的住址时,却见店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找老陈头儿做什么。”

    李枕舟回道,“有些事情想要找他问清楚。”

    “那客官怕是要失望了。”

    “什么意思。”

    店家老神自在的灌了一大口茶水,说道,“因为陈老头儿已经死了。”

    “什么时候。”

    “就是今儿个早上,他儿子过来喊他吃饭,叫了半天没人答应,一推门,才发现人已经断了气儿。”

    李枕舟心中凛然。

    “那陈老头儿家在哪里?”

    店家随手指向远处一间不起眼的小茅草屋,“就是那个。”

    “多谢。”李枕舟道了一声谢。

    村里人故去,有土葬和火葬两种形势。

    因为陈老儿的死亡是在昨夜,时间上来的仓促,所以并没有提前预备好棺材,只拿了个破草席裹上尸体,暂时停尸在院内,等明天把东西准备好了再下葬。

    当李枕舟来时,过来看热闹的乡民都已散去,此刻院中,只有陈老头儿的儿子在独自收拾着里里外外,锅碗瓢盆。

    见有不是本地人来此,陈老儿的儿子陈栓子肿着个眼睛,过来问道,“你是谁?”

    李枕舟道,“我是县里的官差,本来有些事情要过来向陈老伯征询,没想到会是这样。”

    “节哀。”

    陈栓子抽泣着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昨儿个白天回来时还好好的,怎么就……”

    李枕舟看向草席中的尸体,“我能查看一下吗?”

    按理说死者为大,翻动尸体是个忌讳。

    然陈栓子见来的是官差,哪里敢不答应,唯有点头默认。

    李枕舟上前翻开草席。

    并未发现任何伤口,也没有重击留下的迹象。

    尸体上有暗紫红色的尸斑,颜面发绀,肿胀,面部皮肤和眼结合膜点状出血,鼻翼周围有褶皱。

    是比较明显窒息而死的特征。

    李枕舟又问,“你父亲平日里身体怎么样。”

    陈栓子想了想,无精打采道,“不太好,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会有很多小毛病。”

    “尤其前两天,我爹他总念叨胸口闷,心脏也不舒服,只是休息了两天症状减弱,就没当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