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五十八章 审讯
    “喂,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门道。”李枕舟体内,鬼婴出声道。

    李枕舟笑了笑,“你猜呢。”

    鬼婴回了他一个白眼,“那你猜我猜不猜。”

    “那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你皮痒了是吧。”鬼婴咬牙切齿。

    她最讨厌卖关子的人,所以打定主意如果李枕舟再藏着掖着不说话,她就要让他知道什么是残忍。

    “信不信我让你尝尝本姑娘的鲸吞之法,让你在那两个女人面前一辈子抬不起“头”。”

    “好狠的女人。”

    李枕舟赶忙捂住自己的小腹,告饶的叫了声“别。”

    毕竟按日子推算,柳夫人下山“进食”时间将近,大战在即,他可没有多余功夫缓缓修养。

    “那还不老实交代。”司幽像是审问着自家出去偷腥的相公,问道。

    “陈老头的死究竟有什么玄机。”

    李枕舟嘿嘿笑道,“其实你自己心中不已有答案吗。”

    “陈老头儿死状,是明显的缺氧之相,然其鼻翼处略有歪斜,所以除了心疾,还有一个可能,便是被人捂住口鼻窒息而死。”

    鬼婴反驳道,“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怀疑,那老头儿口鼻处痕迹淡的似有似无,根本不足以作为证据。”

    李枕舟微笑道,“那你是否注意到桌上茶杯。”

    鬼婴淡淡的回了一句,“当然。”

    李枕舟接着说道,“明明摆有三张椅子,茶水却只有两杯,且泡的是完整的茉莉花,而不是碎末子,说明什么。”

    一提起风干花茶,鬼婴就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当初那次芍药花茶事件,让她着实在阴界丢了好大的脸。

    察觉到体内这位姑奶奶的情绪波动,李枕舟赶紧提醒道,“咱们可是有约在先,在寻找青木之灵期间,往事一笔勾销。”

    “哼。”小司幽冷哼一声,“这次就先饶过你。”然后说道。

    “椅子有三把,说明屋中加陈老头儿一共三人,并且另两人还有点儿身份,否则那抠门的老家伙也不会把茉莉花茶拿出来给别人,自己还舍不得喝。”

    “没错。”李枕舟打了个响指,嘴里赞许道,“心思缜密,不愧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李枕舟,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是吧。”鬼婴一听老怪物三个字,脸色立刻难看,恶狠狠的威胁道。

    “失言了,失言了。”李枕舟坏笑道,同时心中腹诽。

    “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居然比人世间的妙龄女子还在乎年纪。”

    不过小司幽是全然不知李枕舟心里想法,顺着苗头继续分析。

    “而在这三河村里,能说的上有点儿身份的且就只有。”

    两人心有灵犀般齐声道,“村长周老汉。”

    “至于那另外一人。”

    李枕舟推测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干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帮手的一定得是信得过的至亲之人。”

    “所以那人大概率是周老汉的儿子。”

    小司幽颇有感慨,“为了搬迁的那点儿利益,就将一个同村几十年的近邻活活闷死,人心,的确是世间最难侧之物。”

    李枕舟幽幽道,“这可不是一点儿,而是好大的利益,三河村只要尚有一户人家不同意,路就无法顺利修缮,他们的补偿款与新房便无法到位。”

    “人忙忙碌碌一辈子,为的无非是那三五点散碎银两,所以当陈老头儿无意间挡了他们的发财路时,人心藏于最深处的险恶,便会一股脑儿的全钻出来。”

    小司幽笑问道,“那你这个官差大人,是否要将周老汉带回衙门里细细审问。”

    李枕舟心中权衡了一下,“没有确凿证据,就将一村之长带到县衙,会遭非议的。”

    “不带回去,难道你要就地审问?”

    “哪有那么容易,这种人命关天之事,嫌疑人定然会咬死,常规审问很难问出结果的。”李枕舟回道。

    小司幽当然了解这位那一肚子的坏水心思,“所以你打算用点儿非常规手段?”

    “知我者,司幽也。”李枕舟一脸坏笑,然后搓了搓手。

    “就是这个法子,需要司幽姐你助我一臂之力。”

    看着李枕舟脸上笑容,小司幽忽然脊背发凉。

    莫名的,她对那周家父子,居然抱有了一丝丝怜悯意味。

    “唉,要怪,就只能怪你们两个倒霉蛋遇见谁不好,偏偏撞到他李枕舟的枪口上了。”

    ……

    夜里,伸手不见五指。

    周家的房子是村里最大的,所以周旺祖哪怕成家,也没有分房,而是同自己亲爹比邻而居。

    昨儿个和媳妇吵架,那娘们非说要分房睡。

    属于老来子的周旺祖哪里受过这气,分就分,于是今儿个他只能独守空房,

    不得不说,炕上没个女的给暖被窝,是不太安生。

    周旺祖在炕上辗转反侧,好半天才入睡。

    “嘶,这屋里怎么这么冷啊。”

    一阵阴风吹过,躺在炕上半梦半醒的周旺祖摸了摸双臂,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还真是奇了怪了,三伏天能把人冻醒。”睡得迷迷糊糊刚睁眼,却立时被吓的三魂出窍,差点当场昏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