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六十六章 单对单
    既然被发现,便没有再潜藏下去的必要。

    李枕舟三人起身扒开茂密的芦苇荡,大大方方的走上前。

    三人并没有太多如临大敌的紧迫。

    哪怕几人皆有所消耗,不是全盛状态,可损失了一具重要分身的柳夫人状态更差,脸上有明显的病态苍白。

    以三对一,胜券在握,甚至好好筹划一下,将其就地斩杀,也并非是多难的事。

    柳夫人仍然是那一身穿着打扮,与分身并无二致。

    不得不说,不再生有戾气的她,真是漂亮又出尘。

    她就那么身着浅色的罗衣长褂,环姿艳逸般站于前方,柔情绰态间媚于语言,一颦一笑间,哪里像是作恶噬人的妖物,反而像是生于富贵人家的气质妇人。

    “看来先前我们击杀的,果然是你的分身。”李枕舟看向那些被装入笼子的村民,有老有幼。

    柳夫人掩面而笑道,“好歹也是一具五品境界的分身,居然被三位如此轻而易举的无伤解决掉,寻常江湖游侠可没有这样的本事,难道几位是官府中人?”

    “让我猜猜,是降妖司,还是郡衙,又或是最大的可能,夜不收。”

    见提到夜不收三字时,三人呼吸有极细微的波动,柳夫人稍稍退后一步,笑道,“看来奴家猜对了,几位果然是夜不收。”

    李枕舟右手缓缓抚上剑柄,“柳夫人你对人世间之事,了解诸多啊。”

    柳夫人哀怨道,“要不然怎么能听出大人辱骂奴家的弦外之音呢,那种恶毒话,也亏你一个七尺男儿能说的出口。”

    闻的这话,李枕舟颇有些尴尬的挠头,“事急从权嘛。”

    然后小声商量道。

    “当然,柳夫人你要是能把他们放了,骂回来也成,我就安静接着,任你骂上一整天绝不还口,等你消了气,咱们再讨论其他。”

    “奴家是有教养的女子,可骂不出脏口,若分身还在,倒说不定能像个村妇般,掐着腰同大人你骂上三百个回合不休息。”

    李枕舟感慨道,“你们二者的性格很割裂啊,妖气的一面都给了她,到了你这儿,反而像极了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谈不上。”

    柳夫人弯腰拍了拍脚边正在笼子里挣扎的老者,而后在李枕舟未行动间,猛的一脚将笼子踢向大湖中。

    “分身自然会产生独立性格,倒是大人你不厚道,嘴上说的任由奴家谩骂,手上的小动作却一刻没停。”

    被踹进湖中的老者,立刻在水里剧烈挣扎起来。

    陈清影想要冲过去救人,奈何刚出一步,柳夫人便厉声警告,“尔等若再敢向前一步,我便让木人傀儡将所有柳条笼子一齐扔入水中,再由我纠缠住你们。”

    “到那时我倒想看看,你们有本事救下几人。”

    面对威胁,三人瞬间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的确,若真如其所言,那么就算他们联手能在短时间内击败柳夫人,这些村民起码也要折损十之八九。

    而落入水中老者,挣扎力道愈发衰弱,很快在冒出一连串气泡后,再没有呜咽声音。

    见老人被活活溺死,李枕舟铁青着脸,冷声道,“你想怎样?”

    柳夫人则肆意大笑,“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怎样,又能怎样。”

    “说出你的条件。”李枕舟心中清楚,只要柳夫人还愿意在这里与他们相谈纠缠,就必有所图。

    柳夫人听得这话,还真皱着眉头好好想了一下,在思虑片刻后,才不紧不慢玩味道,“若我想同几位赌一场,就用这帮子村民的性命作赌注,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赌的内容是什么?”

    “你们三人,奴家一人,真打起来,肯定不是对手,所以奴家只想在此,求个公平。”

    陈清影上前一步,恰好横拦在双方中间,笑问道,“你想怎么个公平法,若是要单对单,本姑娘奉陪到底,哪怕打上个昏天黑地,见生死都行,谁怂谁孙女。”

    “单对单,正合奴家心意。”柳夫人笑道,“不过不是同你,而是要同他。”说着,她青葱玉指,直指向李枕舟。

    “我?”李枕舟指了指自己,开始还不敢相信,见柳夫人神情严肃又认真,当即垮个脸,委屈巴巴道,“凭啥是我,这么大一个五品修士杵在这儿你不找,偏来找我,好家伙,捏柿子净挑软的捏是吧。”

    “再说你我足足相差一整个境界,真要是动手,我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撑不住。”

    “呵呵,当初在我府邸门口,耍嘴皮子不是很起劲吗,怎么你这男人一到关键时候就不行了。”柳夫人风情万种调侃道。

    沉寂良久的鬼婴也在此刻于体内,抱着肚皮哈哈大笑道,“嘿嘿,别说,这个山间妖物还挺有识人眼光。”

    “你给爷去死。”李枕舟在体内张牙舞爪,随后见鬼婴肚皮鼓胀了一大圈,惊愕道。

    “你是不是怀了啊。”

    “你敢侮辱本姑娘清白?”鬼婴一听这话,哪还乐意,当即又小吸了一口李枕舟的肾气,而她圆滚滚的肚皮,也随之更胀了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