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阴间圆梦师 第七十二章 烟花
    秦希面上泛起的诡意愈发浓重,“李大人,你是愿意为这上百号人而杀我秦希一人,还是要为我一人,而置上百条性命于不顾。”

    “就一定要闹到如此地步吗?”李枕舟目呲欲裂,用以束缚的鬼气向外伸出两只手掌,死死掐在秦希的脖颈处。

    只要他心念一动,那脆弱的脖颈,立刻就会交代在他手中。

    但秦希毫无波澜的与李枕舟对视,李枕舟从他眼底,看到了能将一切都燃尽的怒火。

    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

    每见他人和鸣琴瑟,都会想起,都会肝肠寸断。

    复仇,是支撑秦希存活至今的最大信念。

    秦希踏前一步,带着能压过三人的不退气势。

    面对秦希,李枕舟忽的打了个哈欠,哀叹一声蹲在地上,一脸的要破罐子破摔。

    “你杀吧,你杀吧,都随你,老子不管了。”

    说着,李枕舟不仅自己转过身去,甚至还将二女一同带着转身。

    “秦希,你现在有五息时间,在这五息之内,我等目不能视,耳不能闻,你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我等绝不干预。”

    “但五息以后,我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你。”

    说着,李枕舟竟真依言闭目塞耳,口中开始倒数。

    “五,四,三,”

    “啊。”不远处的秦希长啸一声,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李枕舟置若罔闻,继续高喊。

    “二。”

    “一。”

    在喊至最后一声后,李枕舟猛的转身,见秦希右脚离圆球始终保有数寸距离。

    这家伙面目扭曲,嚼穿龈血,可就是踩不下那一步,仿佛二者之间,有种无形之物阻隔。

    “没那魄力你瞎喊什么,把老子耳朵都震麻了。”

    李枕舟一脚揣向他的腰眼,将他踢飞出去,然后又过去将他提着领子拖拽起来,就这么看着他。

    “秦希,你不是恶人,哪怕强逼自己硬起心肠,也无法对那些幼子妇孺下手,无论他们是否在上头画了圈。”

    “别忘了当年你读圣贤书时,也曾发下宏愿,他日坐得庙堂上,听尽人间疾苦声。”

    “所以放弃吧,你过不了自己心里这条红线。”

    “我也相信红烛姑娘在天之灵,同样不会愿意看到你如此。”

    “好,我承认,我秦希这辈子就这性子,无论做什么都差最后一口气,做不了纯粹的好官,也做不了纯粹的恶人,更做不了纯粹的夫君。”秦希披头散发,气喘吁吁。

    李枕舟冷眼旁观,他心底恨极了秦希,恨他的自毁,恨他的偏执,恨他明知是死路,偏要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然可恨之人,亦有可怜之处。

    李枕舟愿意陪他,陪他走完这最后一程。

    秦希忽的转头,看向李枕舟。

    “李大人,我有一事相求,不知能否应允。”

    李枕舟想了下,“你说吧,能帮的,我会尽力去帮,不过最好别太难,我怕没那么多时间。”

    秦希闻言说道,“放心,在下所求之事,并不困难,还请李大人向前一步。”

    李枕舟依言上前。

    秦希起身,附耳轻声道,“红烛走时,秦某未在身前,只能后来收敛骨灰,连葬礼都未能办一场。”

    “所以如今请求李大人,为柳儿与在下,还有红烛,补办一场葬礼,最好要绚烂盛大的,也算我给她们一个名分交代。”

    李枕舟沉吟道,“你的生死之事还未盖棺定论,现在就言身后事,尚为时过早。”

    秦希摇头道,“李大人不必安慰在下,秦某犯下的罪行,自己清楚。”

    “虽然那四十来人,在秦某心里,个个死有余辜,他们有当年之事主使,有虐待抽打红烛首犯,更有四人,亲手将红烛扔至湖中,生生溺死。”

    “但无论将秦某送至何处,这个死刑,都是避免不了的。”

    “与其无人收尸,零落荒野,还不如提前相托李大人你。”

    “在下会竭尽所能。”李枕舟点头,刚要答应。

    然而下一瞬,却见秦希猛的整个身子,直直撞过来。

    李枕舟想要躲闪,自然,以他本身修为,躲开秦希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并没有什么难的,不过是退后一步的事。

    但在将要后退的那一刻,他与秦希视线交集,见到其眼底流淌出的光。

    他的脚步,蓦然被石子绊到,而停顿了一瞬。

    就此一瞬,让秦希终于如愿,撞在了他手中三尺清霜之上。

    剑尖穿胸而过。

    “报仇,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不报仇,我同样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

    秦希声音微弱道,“唯有如此,秦某方得赎罪,方得解脱。”

    李枕舟眼中盛满哀伤。

    “临死前能与李大人相识相知,是秦某之幸。”

    心满意足的秦希,身子缓缓跌落,双目渐闭。

    “多谢,李大人成全。”

    倒在李枕舟怀中的秦希笑了,笑的如同寒冬里温煦的一缕日光。

    红烛在下面等了自己二十多年,再等下去,她那急脾气会不耐烦的。

    就是不知见到柳儿,红烛会作何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