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47吞噬星辰
    “怎么?不能够破阵吗?”

    “若你能够主动成为本尊属神,本尊自可饶你一命,并且任命你为天庭大元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你以为如何?”

    天外星空之中,坐在天帝之位上的伏羲,看着被他困在大阵之中的吴量,神情淡漠的说道。

    他并没有马上动手的原因,就是因为想从吴量口中知道怎么离开这个世界?亦或者是怎么定位其它世界。

    已经修炼到这个世界顶峰的他,自然不甘心自己的修为就此停滞。

    这个世界是他们这种强者的束缚,而他想要打破这种束缚。

    所以很久以前神农做过的事情,他甚至很早的时间就做过,只是结果和前者一样罢了。

    原本想计划把这个世界彻底掌控,形成自己的力量之后,修为更上一层再去试一试的。

    没想到拜月的异样和命运变化,让他起了别的心思。

    不过身为谋算万古的存在,自然不会主动打草惊蛇。

    所以在他的刻意牵连插手之下,修为大涨的拜月教主自然而然的与拔苗助长的主角团相遇了。

    其结果也很理想,钓到了这么一条大鱼。

    只是唯一有些可恨的就是自己的底牌暴露,以后对付那两个家伙的时候,可能起不到出奇不意了。

    不过想了想,这次能够得到的,与之相比起来,也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了。

    “道友多虑了,此阵虽然玄妙不可言,但也不是牢不可破。”

    “道友,不如我等来打个赌如何?”

    听到前者的话之后,吴量也没有动气,只是淡然的摇了摇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哼!”

    “打赌?”

    “你还是先破去本尊的阵法再说吧!”

    “斗转星移!”

    见前者对自己提出的条件无动于衷,而想和自己打赌。

    伏羲眼中闪过一丝蔑视,随后毫不犹豫的控制大阵向吴量发起了攻击。

    既然谈不拢,那么自己就用绝对的实力镇压他再说。

    等他成为阶下囚之后,他就不信吴量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不乖乖服从。

    至于打赌之类的,他才不屑为之。

    轰隆隆!

    前者话音刚落,星空之中的大阵内顿时掀起了一股惊天动地的风暴。

    星空震动,星河涌现,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在此刻散发着生死之力,在伏羲的控制下向着吴量绞杀而来。

    “哈哈哈!”

    “来的好!”

    轰!

    面对两股化为长河的生死之力冲刷,吴量自身不退反进,如逆行者一般逆流而上。

    每一步踏过虚空仿佛都响起了碎裂之声,而他整个人的身形也在不断暴涨。

    轰轰轰!

    砰砰砰!

    咔咔咔!

    当吴量主动进入生死之力形成的漩涡洪流中,甚至让这两股力量淬炼自己身体的时候。

    那两股冲刷与他身体的碰撞之声,无视空间,无视距离响彻在六界众生的中。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他居然在利用这两股生死之力来锤炼自己的肉身,此人端的是疯狂至极啊!”

    看着那星空之中大阵之内不断被生死之力冲刷身躯的吴量,神农的眼中闪过赞叹之色。

    要是换做他在吴量那个位置上,他是绝对不会那么疯狂的。

    尤其是看到吴量居然放弃了防御,选择主动纳生死之力入体的时候。

    “原来锻体还可以这样,或许我也可以试试。”

    旁边的魔尊重楼看着虚空之中吴量这样修炼的时候,他的眼中出现一抹钦佩之色。

    同时自言自语,若有所思的说道。

    脑海中回想起了魔界魔渊中的地火,罡风以及堕落之力,心里甚至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