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95 以退为进
    “怎么样?现在该老实了吧,小狐狸?”
    看着眼前被自己镇压的魔狐元神,吴量目光冷淡,语气淡漠的说道。
    这家伙先前考试非常狂炫酷吊炸天,态度那是不可一世啊!
    手上的法则之力混沌之火吞吐不定,仿佛随时都会毁灭它的元神,让他无数岁月修为一朝丧尽。
    “还有,忘了告诉你,你之前口中的啸月,就是被本座镇杀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呵呵!”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俘虏,吴量又面带笑容戏谑的说了一句。
    “灭杀啸月的居然是你,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了吴量这番话之后,魔狐瞬间瞪大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同时在震惊之余,也是非常的无奈。
    原本以为这次任务是手到擒来,没有什么难度的。
    但是直到真正遇见了之后,魔狐才有些悲催的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太过异想天开了。
    这次的任务哪里是什么软柿子?分明自己都踢不破的铁板啊!
    此人实力之恐怖,在他心中已经不输于上一次那两个家伙了。
    “是我又怎么样?你是选择坦白从宽,还是顽抗到底?”
    “现在你已经成了本座的阶下囚,生死都系于本座的一念之间,劝你好自为之,最好识相一点。。”
    对于前者有些震撼的表情,吴量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是继续神情淡漠的说道。
    手上的力量更是加重了一些,一股浓郁的杀机笼罩着魔狐,让其心神不宁。
    它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回答半个不字,这一只捏着自己小命的大手,将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镇杀。
    “哼!”
    “我身后乃是即将突破大罗金仙的黑虎王,狂徒,只要你敢动手的话,我王将会循着这丝感应,前来镇杀与你,劝你好自为之。”
    然而吴量有一点预料错了,相比于背叛黑虎王的下场,魔狐最终选择了强硬到底。
    并没有选择缴械投降,老实交代之类的。
    现在不说自己或许只会吃些苦头,就算是被镇杀凭着自己留下的后手,也不是不能在无尽岁月后归来。
    但是一旦坦白老实交代的话,将要面对黑虎王的怒火。
    它虽然担心吴量对它下手,但是却更怕承受黑虎王的怒火。
    这一位的凶残程度,在他心中可谓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哪怕在生与死之间,他都宁愿死于敌人的手下。
    因为如果事情没办成,还狼狈的回去的话,黑虎王可不是泛泛之辈。
    要是为凶兽一族慷慨就义,打死也不出卖的话,那念在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好,非常好,本座就喜欢你这种硬骨头。”
    “对你们家霸王很忠心嘛,非常不错,那本座就成全你吧。”
    面对前者的威胁以及死鸭子嘴硬,吴量根本没有把所谓的威胁放在心上。
    不过对于这家伙的嘴硬程度,倒是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不管是因为惧怕嘴硬,还是因为其它,他都有那么一些欣赏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拥有不怕死的勇气,虽然有很大可能是被迫的。
    毕竟他也知道就算自己这次不出手,那什么黑虎王难道就不找自己的麻烦了吗?
    既然已经成为了敌人,灭一个和灭一双有什么区别吗?
    “搜魂!”
    既然这家伙选择顽抗到底了,吴量也没有任何客气,直接开始选择出手了。。
    手上法则之力运转,那强横的元神之力如山洪爆发一般,浩浩荡荡的涌向魔狐的识海内。
    “啊!可恶!你居然想对我施展搜魂之术。”
    吴量如此简单直白没做任何隐藏的操作,瞬间让魔狐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瞬间,一股撕心裂肺的感觉,蔓延至灵魂深处,脸色都痛苦的扭曲起来。
    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都说出自己身后的存在了,这家伙居然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难道他对黑虎王一点都不在乎吗?
    此时此刻,魔狐眼中除了痛苦之外,还有深深的不解和迷惑。
    同时运转自己所剩不多的力量,试图反抗或者是自爆,但他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现在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做主了。
    “别反抗了,挣扎也只是徒劳的,好好接受接下来的命运吧。”
    说话间,吴量手上的力量又变大了许多,一股浩瀚磅礴的伟力镇压之下。
    前者瞬间不能反抗分毫,直接被禁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记忆被别人读取。
    从诞生到成长,从成长到加入凶兽一族,一幕幕的一幕幕,就如幻灯片一样,不断的在吴量面前浮现。
    这家伙之前紧守的秘密,在吴量的搜魂下,也没有任何半点隐藏。
    一切都犹如掌上观纹一般,显得非常清晰透彻。
    “贼道、狂徒,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当吴量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直接对手中这个已经无用的家伙展开了抹杀。
    在最后的弥留之际,魔狐用尽自己所有余力,充满杀念的对着吴量诅咒道。
    “本座会不会有好下场?就不是你该担心的事了。”
    “你这残灵还是成为吾之空间中的养料吧。”
    说话间,吴量直接抹杀了魔狐这一道残念,随手扔进了空间中慢慢分解。
    “黑虎王吗?”
    只是当吴量想抹杀魔狐所有的痕迹的时候,却唯独一处受到了阻碍,那就是洪荒北方的方向。
    还未靠近那里,他就已经感觉到一股肉有肉的阻挡之力,阻挡着他继续下去。
    那里有一道他都攻不破的力量,在阻碍着吴量进行最后的抹杀。
    想了想之后,吴量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强行突破那层壁垒,为一个几近于残废的小狐狸暴露自己所在方位,有些不值得。
    “看来只能如此了,不过经历过两次打击的这家伙也担不起什么大浪!”
    “就算是恢复到现在的修为都不知道何年何月,已经不配做本座的对手了。”
    “还是先遮掩天机,离开了这里再说。”
    说话间,吴量控制着自己体内的乾坤造化鼎,随后将自己所存在的痕迹,彻底磨灭。
    做完这一切之后,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原地。
    甚至在走之前看了一眼那家伙消失的原地,吐槽的骂了一句穷鬼,居然什么战利品都没有让他得到,吴量心中还是多少有些郁闷。
    不过他哪里知道,因为上一次魔狐遇到了罗睺、盘武这两位存在。
    导致自身所有的资源都用来恢复自己形体了,地主家哪里还有什么余粮?
    要不是把用无数岁月的资源用来恢复,鬼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彻底恢复。
    只是他万万却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出虎穴,却又走入了狼窝。
    还没高兴多长时间,就直接又被吴量这个家伙灭了。
    而且比起之前毁灭的彻底,只剩下了所留在凶兽一族中存放的一缕少得可怜的元神印记了。
    ……
    “该死!魔狐大人居然不知什么情况陨落了,现在我王正处于闭关的重要时刻,不能打扰他。”
    “可是,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拖着?以后王上出关的时候,会不会怪罪我们?”
    吴量在灭杀了魔狐之时,魔狐所留下的命魂牌自然也充满了裂纹;
    里面仅剩那么一缕懵懂的意志也如同风中的烛火,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负责看守这东西的两个小喽啰,神情充满了忐忑和不安,进退两难。
    毕竟此时汇报的话,会打断黑虎王的修炼,自己两人吃的几率大很多。
    但是要是知情不报的话,受惩罚的还不是他们两个。
    这不管选择通知还是不通知,它们此刻心中可谓是万分悲催,纠结。
    “尔等……送……我……回……本……族!”
    就这两者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时候。
    突然从耳边传来了一道断断续续的声音。
    这声音不是别的,正是魔狐仅存的那一丝微弱的意志。
    千难万难的说完后,也彻底陷入了永寂之中。
    以后到底能不能醒来,还要取决于它的那些族人会不会给它花费巨大代价。
    “小黑,你没听错吗?刚才有声音,好像是从那里传过来。”
    “我没听错,你也没听错。,声音确实是从魔狐大人的命魂牌中传来的。”
    “那我们就把他送入天狐一族吧,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他们!”
    “这样就算以后王上出关问起来,也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此言大善,我这就前去!”
    说罢,两者分出一人拿着快要碎裂命魂牌,急速的向着天狐一族所在的地方而去。
    而留在原地的另一位,眼中也出现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终于不再为这烫手的山芋而头疼了。
    另一个小喽啰在走出凶兽一族后,跨过了千山万水,万水千山。
    当小喽啰把东西送到,烫手的山芋交给天狐一族告辞之后。
    天狐一族的几位长老以及族长,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一个这个让他们有些不敢置信的消息。
    魔狐虽然名义上早已脱离了他(她)们,但是管怎么说也是他们天狐一族,除了族长之外最为惊艳的天骄。
    而且在最近这段岁月中,隐隐间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有些不安分的长老甚至在考虑如何助其夺权了。
    毕竟相比于性格柔和一些的族长,魔狐那真是敢打敢拼啊!
    只是万万没想到,往往意外居然来的这么快,让人猝不及防。
    “族长,此仇不可不报,我等当派出族内高手,为魔狐报仇雪恨!”
    “大长老说的对,魔狐虽然当初自逐出族,但他总归是我天狐一族族人,不容许他人随意欺负。”
    “……!”
    “还请族长为我等族中儿郎讨回公道!”
    在天狐族长还没开口下定论的时候,几大长老已经纷纷争先恐后的发言了。
    看他们表现的一脸义愤填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和魔狐有多亲密的关系。
    然而天狐族长看到这一幕,心中却有些嗤之以鼻。
    他们心里打的小九九,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
    不外乎就是看自己这个族长因为突破大罗失败,导致他们和自己的修为越来越接近。
    甚至到了现在,名为为魔狐讨回公道,实则目标是针对自己这个族长的。
    毕竟一族之长代表的可不只是权力,还有至高无上的荣誉,以及整个种族的气运。
    如果能够当上族长的话,在气运的加持下,修炼速度都要快很多。
    “各位长老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此事是由诸位长老提出来的,那么就由你们前去为魔狐讨回公道吧!”
    看了看这群不安分的家伙,天狐族长顺着他们的话语,语气淡然的开口说道。
    心里则是在想着你们不是想要讨回公道吗?那么本族长就成全尔等。
    “呃!”
    “我等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而已,此事应该由族长拿主意。”
    “而且我们自知实力低微,魔狐都在其手下饮恨,我等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我等斗胆恳请族长亲自出手,为我族儿郎讨回公道,将贼人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大长老说的对,还请族长为我等儿郎讨回公道。”
    “……!”
    几个长老听到天狐族长之言后,心中暗骂一句老狐狸。
    不过随后彼此就像心有灵犀一样,不约而同的提出了他们的建议。
    甚至为了让天狐族长亲自出手,更是不惜以族群大义来绑架天狐族长。
    说完之后,大家还是一副坚定执着的眼神。
    “好,本宫去便是,尔等要好好守好我族族地啊!”
    看着这几个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的家伙,天狐族长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这个族长当的无比憋屈。
    这些家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是以大义让自己不得不应承下来,其心思可见一斑。
    而且更令天狐族长有些无奈的是,这些家伙已经隐隐间连成一片,逐渐的架空了自己这个族长的权利。
    若是以前未曾受到突破的反噬,她直接出手镇压这几个家伙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此时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因为突破失败而造成的道伤根本发挥不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别说全部实力了,就算是一半都有些困难。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段岁月才对这些家伙处处忍让,为的就是不暴露自己此时的深浅。
    一旦动手的话,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索性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离开族地,去洪荒中寻找恢复根基的方法。
    至于帮魔狐报仇雪恨之类的,她根本想都没有想过。
    那家伙对自己可谓是蓄谋已久,图谋不轨了。
    要不是因为他自身实力不差,再加上背后有人撑腰的话,她自己都想亲自灭了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