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110 进化之道,旧仇上门!
    随后,随着灰袍老者一抬手,他凝聚的那道剑芒直接向着魂天帝斩杀而来。
    一剑斩出,天地间的灵气顿时间蜂拥而来,凝聚出一柄贯彻天地的巨大剑影。
    仿佛在此时此刻,哈哈,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天地因他而变的极尽崔璨。
    天地间的万物,在此刻仿佛也充满了锋锐无匹的剑意。
    “好强,此人还是剑修,草率了,又大意了,怎么天地中的变态这么多!”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当灰袍老者一出手,就引起天地异象,直接让万物化剑的时候,魂天帝脸色变得严肃了许多。
    他此刻心中有句大槽不知该吐不该吐。
    同时在前者出手的时候,他感觉到眼皮狂跳不止。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开地图炮,被其他群友友好交流的时候。
    轰!
    想到这里之后,魂天帝瞬间收起了轻视,心念急转,直接运转力量开始和前者大战了起来。
    不可否认,这段时间他的战斗方式提升了很多,他自信能够轻而易举的镇压前者。
    可是随着大战的继续,彼此间互相攻伐的一番之后。
    他发现自己在与这家伙交手的攻击之上,居然落入了下风。
    觉察到这一点之后,对于这个对手的身份再一次产生了怀疑。
    是前者的实力太强,还是自己太弱?
    “老头,你到底是何人?”
    退后一段距离之后,目光死死的盯着灰袍老者,声音冰冷的道。
    这家伙的实力让他侧目而视,同时心中的警惕也不断提高;
    时刻警醒自己收起自己所谓的高傲,和轻视之心,不要阴沟里翻船。
    “独孤求败!”
    “阁下修为不错,不过接下来老夫要认真了。”
    “自从域外天魔入侵以来,你是老夫见到的最强大的一个,希望别让老夫失望。”
    看了看所谓的域外天魔之后,灰袍老者也就是独孤求败淡淡的说道。
    在遭逢天地大便之前,他还是一个刚刚突破先天,寿命将近的老者。
    哪怕是境界,实力在当时已经是天下第一,但同样逃不过时间岁月的侵蚀。
    老迈的身躯已经不能支撑他活下去了,更遑论继续突破之类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十年前突然迎来了多方世界的融合,天地大变,更有无尽灵气灌顶。
    在世界本源不断变得浓厚之下,他们这些天地间的众生,虽,自然也都受益匪浅,彼此之间都有大大小小的突破。
    而他的境界也在那时候厚积薄发,一骑绝尘,领先江湖中九成九的众人。
    自身的实力修为,更是直接有了很大跨越性的提升,从先天到天人再到元神、法相,以及最后的武道金丹。
    而现在他的境界已经是凡人之下的极境,距离突破仙境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而在这些中,他也遇到不少和他同等级的强者,彼此间论道交流更是常有的事。
    当然他这种战斗狂人论道交流的方式,那就是不断的找对手和自己进行厮杀切磋。
    比如说武当山上的武当张三丰,这是一个泰斗级人物。
    还有少林寺隐藏的扫地僧,逍遥派的创派祖师逍遥子,大理段氏老祖,也就是创造出六脉神剑那位。
    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皇朝的供奉,门派的太上长老诸如此类的人物,很少有他没去拜访的存在。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那时不时出现的域外天魔,他也斩杀过不少,成为了他提升修为的另一方式。
    而且这些域外天魔好像不是来自同一方世界一样,它们每位存在的修炼方式可谓是大不相同。
    这对于想要提升自己实力的独孤求败来说,又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毕竟不同的修炼之法,都是那个世界的精华结晶所在,对自己来说是触类旁通的好机会。
    如果加以结合,有所领悟的话,相信提升空间还是很大的。
    “无道之剑!”
    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独孤求败再一次向魂天帝打出了自己的绝招。
    这是他这段时间闭关参悟而出的结果。
    可以说是聚集了他一生所学的精华所在。
    而后者同样也是不甘示弱,压箱底秘术不断施展而出。
    什么斗技或者是从聊天群中学到的武技手段,全都直接信手拈来,举手投足之间,都有摧山石之威。
    只是随着不断的交战,魂天帝脸上的自信从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神情凝重。
    他没想到自己已经足够高估前者了。
    然而到了最后,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小老头。
    尽管心中不怎么平衡,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此人在攻伐手段和临场反应之上,确实比自己强了不止一筹。
    觉察到这一点的魂天帝直接改变了自己的战斗方式,舍弃了所谓的种种手段,直接采用最纯粹的力量实力来以力压人。
    论攻击手段以及战场的反应,他自然是弱了一筹。
    但是论底蕴以及修为,他却无疑要深厚许多。
    ……
    与此同时,聊天群中其他降临此方世界的群员,同样也遇到了这种类似的情况。
    有友好交流者,也有一言不发就动手拼个你死我活的。
    无独有偶的是,远在僵约世界的女娲娘娘也同样分出了一道分身,来到了这方世界。
    不过相比于群员大摇大摆的出现,而她则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这方天地的时间长河之中。
    因为她这道化身在这方世界的时间长河中,感应到了和自己相似的气息。
    也就是说,这方天地间曾经出现过自己或者是自己在这方天地间留过足迹。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都选择去时间长河的上游走一走。
    如果有自己留下来的东西的话,直接选择融合岂不是更好?
    反正僵约世界中的那个同位体,距离融合还要差一些时间。
    总之这方融合多方世界的世界,在此刻因为他们的加入,让原本混乱的江湖变得更加混乱了。
    同时也因为他们出现,让一些处于巅峰的强者,看到了巅峰之后更进一步的路。
    对于一些本土世界的势力,众多群员可使用各种手段。
    收服的收服,利诱的利诱,威逼的威逼,种种手段可谓都一一用尽了。
    当然,除了这些普通的手段之外,女娲化身在处理完私事之后,干脆直接的来了一个人前显圣,一时之间收获信徒无数。
    毕竟不管在哪方世界之中,属于她的传说总归不会少的,更加重要的是,她那强大的让人敬畏的实力。
    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自身的利益,那些各有想法的人,对于加入女娲所创的势力,可谓是趋之若鹜,源源不绝。
    当然,对于这些加入的虽然知道他们别有用心,但女娲没有拒绝,反而来者不拒。
    当然而且真心加入的,和为了利益而加入的,享受的待遇自然不同。
    而且为了让这些家伙认真正的办事,她甚至拿出了不少奖惩制度。
    有句话叫要想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这一点她自然拿捏的十分到位。
    一些对她来说随时可以创造的修炼功法,以及一些能够提升这些凡人实力的灵药,以及随手炼制的一些法器、灵器、仙器之类的。
    这些东西一出现,自然是让那些家伙干劲十足。
    一个个枭雄、英雄豪杰等等人物,不管是为了什么?
    在见到让他们足够动心的利益后,自然一个个对于办事的效率更加提高。
    而且女娲让他们办的事情也不太难,相比于其他人寻求资源之类的,她则是与孔子,孙子等人异曲同工,也是走的教化之道。
    但是细致的差别还是有的,比如说身为人的创造者,女娲对人体研究的非常透彻。
    她为了让这方世界不再本能的排斥她,直接以天地万物为跳板,直接指点他们走向了自我进化之路。
    说起进化之道,还要多亏了她在僵约世界中所看到的一切,才有这个想法的,而这方世界的众生却是她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和僵尸的血脉进化有的很大致的相同,都是通过种种手段强大自己,使自己达到更完美的状态。
    而且她所谓的进化不是常年累月的修行,而是在战斗中寻求突破。
    当然突然获得那强大的力量,也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熟悉掌控。
    而这个自我进化彻底被她命名为——基因进化!
    ……
    “岁月悠悠啊!时间过得真快!”
    洪荒之中,距离吴量上次从异界回来已经过了数万载左右了。
    他在洪荒大地游历了一番之后,便直接选择回到洪荒南部,也就是自己的道场中修炼以及整理自己这次所得。
    虽然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找一个比自己道场更好一些的道场。
    但是,吴量暂时并没有选择这么做,毕竟在一个地方待习惯了,也算有感情了,毕竟他骨子里都刻着一种故土难离的感官。
    还有一点就是洪荒中大多数有名的顶级洞天福地都是有主的。
    就算或许有一些还没有出现的,他也没有那个闲心去专程寻找。
    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并没有太过强求这些。
    与其费尽心神搬过来,搬过去,还不如把自己的道场好好的装饰改造一番。
    相信有了几颗先天灵根之后,自己的道场品质将会提升很多。
    哪怕就算比不了昆仑之类的那些,但比起一般的洞天福地,还是非常不错的。
    毕竟没有哪方洞天福地,有几颗先天灵根一起扎根于此。
    想到这一点后,吴量还是感觉非常欣慰的。
    自己虽然没有收到多少多少的先天灵宝,但是这先天灵根还是有几株极品的。
    在经过长时间的几万载闭关之后,吴量已经将自己与盘武论道所得的领悟一一消化。
    自身的道也就更加圆润无暇,对于法则的运用也算得上是有很大的进步。
    ……
    “无量贼道,给老道滚出来受死。”
    在吴量结束闭关,又过了一段时间平静之后,突然来到的仇敌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乾坤!”
    “那家伙居然能够找到这里,有点本事啊!”
    听到道场外面的声音之后,吴量眼中闪过一次笑意,自言自语的说道。
    嗡嗡!
    说话间,吴量身影渐渐变得虚幻,消失在自己的道场之中。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到场之外的虚空之上,目光淡淡的看着昔日和自己深仇旧怨的乾坤老道。
    相比以前的那家伙,现在他同样是太乙金仙,而且境界还达到了后期。
    看到这里的吴量,心中忍不住就是一叹,还是让这家伙领先了一步。
    不过只是小境界的差距而已,他相信两者之间的差距还是能够弥补的。
    “哟!”
    “这不是乾坤道友吗?今日怎么有空来贫道道场了?幸会幸会。”
    “唔!”
    “还要感谢上次道友所赠灵宝,着实帮了贫道不少忙啊!”
    看到一脸怒气冲冲的乾坤之后,吴量并没有什么不悦之色,反而显得非常核善。
    在客气的时候,同样也没忘记在他的伤口上补一刀。
    “口舌之利!”
    “无量,今日老道将会把你欠老道的全部都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对于这家伙在自己的伤口撒盐,乾坤的脸上可谓是怒气满满。
    那双充满魔力的眼中,闪烁着深深的寒意,似那亘古不灭的万古冰川。
    毕竟对于自己来说,上一次这家伙可是自己的送宝童子啊!
    “哦!”
    “原来乾坤道友是为了报仇啊!那尽管来吧,有什么招?贫道全都一一接着。”
    “就是不知道乾坤道友这一次可有准备什么宝物呢?”
    相比对自己沉不住气的乾坤,吴量却要显得非常淡定了。
    语气不急不缓,笑容丝毫不减,并没有因为前者的态度变化而产生变化。
    “狂妄!”
    轰!
    说话间,乾坤身上出现一股苍茫大势,形成一股恐怖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向着吴量压了过来。
    对于吴量这个家伙,乾坤道人那真是恨得咬牙切齿。
    无时不刻想要找他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