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123 计中计,局中局!
    神王宙斯陨落之后,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了。
    原本那些不听话的主神,在面对吴量明言支持扶持雅典娜成为新的神王后,也不敢说出什么反对的话。
    毕竟这家伙可是有屠神之举,上一任神王尸体还没凉啊!
    他们可不想被化为灰灰,给天地增加养料。
    不过由于神权太过分散的缘故,吴量使用乾坤造化鼎以天地本源和宙斯的那只权杖炼制出了一尊封神台。
    其作用很简单,与封神榜以及招妖幡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制约诸神,让他们乖乖听话。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这个方天地待了一段时间,参悟了一番后便选择告辞离开了。
    这一次他的收获也不小,宙斯的神格,世界的一部分本源等等,对他来说也是非常有作用。
    “嗯?”
    “她呼唤我做什么?难道是要突破了吗?”
    “还是分出一道法身去一趟吧。”
    就在吴量准备回归洪荒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来自冥冥之中的呼唤。
    犹豫了一下之后,吴量最终还是顺着那一丝感应穿越无尽虚空寻去。
    有了那一丝感应之后,他也不担心自己迷失在无尽虚空中。
    当然,万一就算遇到什么意外,他也可以及时抽身。
    不过他也并没有选择本尊前去,毕竟以那个世界的强度,分出一道法身足矣!
    至于本尊的话,洪荒才是他的主场。
    等自己消化了这次所得之后,或许可以尝试着突破另一个层次。
    至于成功率的话,吴量也不敢保证。
    要知道就算是此时的洪荒,他相信处于自己现在这个境界的绝对不少。
    太乙和大罗之间,无疑是一条天堑,但突破的难度,同样也是非常难的。
    他有十成把握成为太乙,但没有一成把握成为大罗。
    送走了自己那一道法身后,吴量悠悠的选择了离开。
    ……
    “你不是女娲,你到底是谁?”
    僵约世界之中,身为此方世界的僵尸之祖将臣此时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看着面貌相同,但气质早已天差地别的女娲,眼中闪过了屡屡杀意。
    “桀桀桀!”
    “将臣,女娲早已经被此人吞噬了,你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和本尊一起出手灭了她。”
    将臣话音刚落,脑海中又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这是命运的声音。
    自从这方世界的女娲出现变化之后,它自然也感受到了。
    只不过面对现在的女娲根本没有任何把握,所以才把将臣给忽悠到了一起。
    当然也可以说不是忽悠是事实,毕竟对于这种存在,谎言是骗不了他的。
    不过这些真话之中添油加醋,那就是常有的事情了。
    也正是因为面对两者之间的无形联手,再加上天地本能的压制,才有了女娲联系吴量的一幕。
    她现在的情况可谓算是内忧外患,外患就是面前的这个家伙。
    而内忧则是她刚刚融合此方世界的女娲不久,还未来得及消化,就遭到了追寻而来的将臣堵截。
    所以在自身不便且发挥不出全力的情况下,无奈之下只好求助吴量了。
    “我是女娲,但并不是你记忆中的女娲。”
    “我是她,她却不是我。”
    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将臣后,女娲淡淡的说道。
    虽然还没有彻底消化完毕,但对于此方世界女娲的一些记忆,她也了解了很多。
    有些感叹的同时,也有些不苟同和怒其不争。
    至于对于前者的质问,她也没有任何避而不答的意思,回答的十分坦然。
    “你……找死!”
    轰!
    虽然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但将臣哪里听得了这些,他只知道住在自己心中的那个人没有了。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面前这位存在。
    所以怒火冲天的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了当的一拳打向了女娲。
    “将臣,莫要执迷不悟,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一边施展手段化解将臣的攻击,另外一边开口悠悠的劝说道。
    有一部分此界女娲记忆的她,对于将臣倒是没有多大的恶意,当然也仅仅如此罢了。
    两者之间此时可以算是最陌生的熟悉人吧。
    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她暂时不想和将臣生死相向。
    而且,她的灵觉感受到将臣体内,还有另外一种意志在左右着他的想法。
    她现在虽然实力因为一些原因,没法发挥到巅峰,但是最基本的感应分辨,却比一般的存在强多了。
    而且她的第六感还告诉她,自己最终的敌人,将也是将臣体内的那一道意志。
    轰!
    然而对于女娲的话,将臣没有丝毫的理会,自顾自的继续出拳攻击。
    那双赤红色的眼神之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流露,此刻的他仿佛像是一个充满杀戮的杀戮兵器。
    举手投足之间让风云激荡,虚空中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每一招每一式都携带着一股股破碎空间的力量。
    稳固无比的空间,在他的手上仿佛犹如薄纸一般,任其描画和揉捏。
    “唉!”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休怪本宫了。”
    见前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言语而动摇,女娲也不索性不再说什么,直接挥手间打出道道神术,与将臣周旋。
    此方世界之中,将臣的实力无疑是堪比金仙的层次。
    再加上这方世界中命运为了对付女娲这个异数,若有若无的暗中相助,他的实力不可以常理而计。
    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发挥出超越自己本身的力量。
    而此时的女娲需要炼化自己的同位体,被牵扯住了大半部分精力,发挥的实力也不过半数。
    此消彼长之下,胜利的天平自然在向着将臣这边倾斜。
    不过随着大战的继续,以及时间的过去,为了挽回局面的女娲取出了,自己没炼化完全的七星揽月鞭。
    轰隆隆!
    七星揽月鞭虽然没有炼化完全,哪怕因为时间的原因半数禁制都没有。
    但是能够发挥的实力,已经不容任何人小觑。
    七星揽月鞭在女娲的手上,可是绽放了璀璨的神华,举手投足间让星空摇动,天地倒悬。
    哪怕以将臣的僵尸之体,猝不及防下被打上几鞭子,都有一种深入灵魂般的痛苦。
    而且以他的身体恢复速度,短时间之内根本难以让伤势恢复。
    “命运,此宝是什么?”
    在女娲手上的七星揽月鞭下吃了一次又一次亏的将臣,此时看着这件神器眼中充满了忌惮。
    甚至在心中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问起了他不愿理会的命运。
    家伙自从出现在他身边后,无时无刻想要利用自己来对付眼前这位存在。
    他的种种心思他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因为此界女娲的原因,默认了这种合则两利的方式。
    “如果本尊没有看错的话,此物一定也是来自她那方世界的本源之宝。”
    在沉默了片刻时间后,一道不含任何感情,充满了冷漠的声音,在将臣的心底最深处响起。
    对于世界的本源之宝,他自然非常清楚。
    就算是此方世界也不是没有,只是……!
    “本源之宝?你可有什么办法破解?”
    “如果再继续拖下去的话,她可能被她彻底炼化,再也回不来了。”
    “而且一旦等她炼化成功后,自身的实力也就能够完全发挥出来,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听到命运所说之后,将臣直接询问起了七星揽月鞭这件神器的破解之法。
    “此物据我所感,她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所以还是有办法的。”
    “不过,事成之后,七星揽月鞭归我,女娲归你!”
    感受了一下如今七星揽月鞭发挥的强度及和前者的契合度之后,命运思虑了一下说道。
    相比于以前种种的布局,甚至是女娲。
    在他看到七星揽月鞭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只要自己能够得到这件东西,他相信哪怕是不依靠自己之前的所有种种布局,只要完全能够掌控之后,盘古一族也算不上什么事了。
    身为此方世界的命运,他自然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七星揽月鞭其中所具备的东西,哪怕这方世界的宙光轮、黄极经世书都是比不了的。
    到时候自己别说彻底掌控一切,就算是化形而出也不是不可能。
    他虽然自从诞生灵智后,就是相当强大。
    但是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当别人可以一步步变得更强的时候,他却永远只能原地踏步。
    甚至那些天骄人杰有机会超出自己这个命运。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才有了马氏一族的出现,其目的就是为了抑制这些僵尸。
    “好!”
    听到命运所提的条件之后,将臣虽然瞳孔微缩,但是想到女娲之后,最终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了。
    虽然明知道命运这家伙要的是个东西,但是想想女娲现在的情况刻不容缓,他也就只有咬牙意了。
    “好,你用空间之力禁锢她瞬间,吾出手封印她。”
    见前者同意之后,命运也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将臣这只僵尸王天生掌控空间之力,付出一点代价禁锢对面的那个家伙一瞬间,相信还是能够成功的。
    只要这一瞬间的功夫,自己就能借用三书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定能制住此獠。
    想起自己的所有算计,都被眼前之人破坏一空后,命运都有种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心。
    但是经过几次侧面的碰撞交手后,也知道仅凭自己一人之力根本不是对手。
    而且那时候他所面对的还是全盛时期的女娲。
    为了引将臣这个加后入局,他在无意中得知此人想要吞噬女娲后,甚至还在后面坐了一把推手。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算计,才将将臣拉倒,入自己对方的阵营。
    虽然现在是若即若离,但是能够一起对付此人也就足够了。
    他如此做除了想要拉将臣入局之外,也是想用此界女娲来让此人短时间之内不能发挥全力。
    “嗯!”
    听到命运所说的办法之后,将臣没有任何的犹豫,只记淡淡的点了点头。
    “空间封锁!”
    随后,直接运用自己的神通,禁锢了周围的空间,甚至对了让自己神通发挥最强威力,还燃烧了自己一部分僵尸精血。
    嗡!
    几乎在瞬间,居将臣对面的女娲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周围的空间在此刻变得无比坚固。
    哪怕是她现在想破碎空间,也不再是刹那之间的事情了。
    然而,这还没完,那股空间束缚之力迅速的向着她蔓延而来。
    虽然已经有所反应,但动作总归迟滞了那么短短的几秒间。
    “天地人三才——镇压!”
    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几秒之间,命运的蓄力一击而且降临,如诸世沉沦一般,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同时体内的那股反抗力量,仿佛也引起了共鸣一般,反抗之力变得非常激烈了。
    仿佛随时都会挣脱女娲的封印,破体而出一样。
    噗!
    顿时之间,来自于将臣、命运以及此界女娲的蓄力一击,直接让女娲遭到了反噬,情不自禁的一口鲜血吐出洒落在天地间。
    原本体内运行顺畅的力量,在此刻也变得凝滞。
    就连挥动七星揽月鞭的力量和速度,比之前可谓是下降了半数有余。
    根本不能够对出手将臣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了。
    “就看你能不能及时到来了,否则的话,这一次的努力,各位算是前功尽弃了。”
    感受到体内逐渐流逝的力量,以及即将临近的攻击和封锁,女娲此刻心中已经做好了吴量不能及时赶到的话;
    那就只有把自己好不容易融合了一些的此界女娲踢出体内,然后进行反抗了。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一旦如此做的话,下次有了防备的她,自己时间之内就没有机会了。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在同一个坑中跌倒两次。
    她在这次行动的过程中,虽然隐隐之间也感受到了有那么几分不对劲,就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一样。
    但是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思,以及对自己实力的自信,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手段破局。
    只是谁知道算人者、人恒算之!
    在这一次的算计之上,自己终究是差了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