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138 战局落幕
    看到自己的食物到手的鸭子即将飞走,身为永生之门的掌控者方寒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自己身上所具备的种种神术;
    在永生之门的加持之下,想要把这些已经成长熟透的果实一一吞噬,化为自己的力量。
    与吴量相见的那一刹那之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此时所具备的实力,根本不能拿下他。
    甚至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后果。
    所以为了以保万一以及有绝对的把握,他你就没有什么掩直接对这些家伙出手了。
    在和永生之门彻底融为一体的瞬间,对于这些仙王的作用,自然是了然于心。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棵树的话,那么这些成长到巅峰的仙王强者,就是一颗颗已熟透可以采摘的果实。
    尤其是有些仙王还是永生之门中,一个个玄奇的道纹古字所化,也是出自于祂的手笔。
    而那些得到古字的存在何尝不是如此。
    那些古字是一种造化的同时,何尝不是一种制约?
    甚至眼前的异域来客吴量,在永生之文的眼中,也同样是他晋级超脱彼岸的大造化,大机缘。
    “啊!”
    “吾不甘啊!”
    “可恨,吾等无数岁月的修行,居然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可悲、可叹、可怜!”
    一些还未来得及走入乾坤造化鼎的修炼者,在体内的古字与永生之门的操控下,身上的修为直接被吸入那个古字中。
    “苦恨年年压金钱,为他人做嫁衣裳。”
    看到面前的这一幕幕后,吴量悠悠的叹息道。
    他能够操控乾坤造化鼎镇压已经进去的那些仙王体内的古字,却对这些还来不及反进去的修炼者没有多大办法。
    毕竟,永生之门也不是沽名钓誉之辈,再加上身处永生之门内部,他的主动权又要缩小一些。
    “好宝贝,等灭了你,就是本座的了。”
    看到乾坤造化鼎居然让自己和那些道文暂时失去了联系,方寒眼中闪过毫不掩饰的觊觎之色。
    虽然没能吞噬了最先进去的那一部分,但是仅仅是后面的这些,也让他的修为无限接近于无上破碎了。
    再加上这里是自己主场的情况下,哪怕是差了一点,他想不出什么理由自己会败。
    对于吴量此时境界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点,他也丝毫不在乎。
    毕竟自己一路走来,哪一场战斗不是越级而战?这些对自己来说可谓是家常便饭。
    哪怕是这家伙有些手段和底牌,但基于对自己所掌控永生之门的信任,他对于吴量这个敌人,也没有多少放在心上。
    “呵呵!”
    “是吗?那便放马过来吧。”
    对于前者对自己的轻视,吴量倒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话不投机半句多,自己待会儿用实力来诉说比现在口头上的要实用很多。
    “哼!”
    “大吞噬术!”
    “大命运术!”
    “大龙象术!”
    “……!”
    对于吴量所说的话,后者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打出了自己种种法则,出手毫不留情。
    瞬息之间,种种法则的力量,在他的手上演绎到了极致。
    同时在永生之门的加持之下,吴量周围的虚空塌陷,时空凝固,杀戮、死亡等等力量,一股脑的向着吴量笼罩而去。
    这力量还未降临到身上的时候,吴量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非常难受的难受感。
    这种感觉就像被整个世界天地排斥一样,寸步难行,每一步面对的都是无尽的灾劫。
    “万般诸法,难敌我一道独尊!”
    “混沌同化!”
    在所有力量即将降临到身上的时候,吴量出手了。
    雄壮巍峨的身躯上,释放出一股崩塌一切的混沌之力。
    心念转动之间,这股混沌之力如饕餮一般,将所有降临到周围的力量化为虚无,同归混沌
    而且混沌之力同化了攻击而来的力量之后,并没有消失,反而就像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般,不断的扩散成长。
    “去!”
    淡淡的扫了一眼前方的敌人,吴量直接一指点出。
    轰隆隆!
    嗷!
    随即在他的控制之下,海量混沌之气如同巨龙横空,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敌人。
    “大崩灭术!”
    “大混沌术!”
    “……!”
    见吴量攻击打向了自己,方寒瞳孔一缩,随后挥手间我是一连串攻击打了过来。
    与此同时,自身也驾驭着永生之门,直接欺身而上。
    “纪元神拳!”
    他舍弃了所有的防御,将自己所有手段化为了倾力一击。
    举手投足之间崩塌天地,破灭时空,篡改因果。
    世界之中处处无他,处处是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玄妙,与永生之门的联系如同一体。
    属于永生世界未来,过去以及现在的纪元之力,全都被他化为了这一击之中。
    而吴量就犹如困在永生之门之中的困兽,将会被他镇压。
    “也罢,那便结束吧。”
    “镇压!”
    面对前者的这汇聚诸多济源力量的绝命一击,吴量神色也逐渐变得严肃认真了起来。
    念头转动间,乾坤造化鼎在他的控制之下,散发出璀璨的神芒,所散发出的力量,囊括古今镇压一切。
    一切有形无形之物,一切规则法则,在这一刻全都很干脆利落的崩灭。
    砰砰砰!
    甚至,永生之门和乾坤造化鼎在两者战斗硬碰硬碰撞了一番后,不可避免的落入了下风。
    “乾坤造化鼎,炼!”
    随后,在趁着前者那么短暂的刹那疏忽间,吴量直接控制着乾坤造化鼎将永生之门装了进去。
    轰!
    与此同时,混沌之火刹那间燃烧起来!
    被装入其中的永生之门,自然是不甘心自己被炼化,在乾坤造化鼎内不断的左突右撞,不断的挣扎,企图摆脱被镇压的情况。
    但是乾坤造化鼎的封印,岂是那么容易能够破开的。
    再说,哪怕他就算能够破开,吴量也不会无动于衷啊!
    “别挣扎了,在本座的这件至宝中,能破开束缚的不是没有,但却不包含你。”
    挥手间又一件先天灵宝镇压下去之后,吴量方才不急不缓的说道。
    再次在封印上加固了一件先天灵宝之后,前者的抵抗此时已经近乎于无。
    甚至在吴量的操控之下,永生之门和主角的联系,也在以一个很快的速度不断分割着。
    甚至他所掌控的神通法则以及手段,也在逐渐的被剥离开来。
    形成了一颗颗法则种子不断的飘向了外边的吴量面前。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我有些理解这家伙为什么以吞噬入道了。”
    看着不断从里面飘出来的法则种子,吴量语气有些复杂的感叹道。
    漂浮在他面前的这些法则种子,并不是他所领悟的,而是那些修炼者修炼无数岁月的结晶啊!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哪怕他是这方世界的主角,也不可能如此短时间之内成长到这种地步。
    而要加快成长的速度,那就只有走吞噬融合这一道了。
    “你曾经承诺的三个条件可否算数?我能不能用这三个条件?换你饶他一次。”
    在吴量全力炼化永生之门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和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方清雪,此时她正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吴量。
    她已经尽可能的高估吴量了,却没想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低估了这一位。
    已经成为仙王之中的极巅强者,甚至要突破下一步的方寒,居然还是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
    此人的强大,着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但是想到自己和他的交情,却又不得不站出来,以当初的承诺向他求情。
    虽然此举的确有些难为情,但是在实力不如人的情况下,也只有初次下策了。
    “放过他?然后等他成长起来之后继续对付我吗?”
    “方道友,若是换做你在本座这个位置上,你会如何选择?”
    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女子,吴量眼中闪过一丝讥诮,语气有些不喜的反问道。
    对于这两人如何搅在一起,他倒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这家伙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他有些不高兴。
    自己虽然承诺了条件,但并不代表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对于自己面对的这个动辄之间心狠手辣的家伙,他可不想放虎归山。
    面对这种敌人他的选择只有让他永远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而永远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方式,那就只有让它变为历史的尘埃,岁月的过客。
    “……!”
    “难道阁下曾经说的承诺,现在都不做数了吗?”
    随着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为了救人的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确定你要救他?你可知道你为什么转世?真以为那一切只是巧合吗?”
    听到前者又一次的如此说,甚至不惜以自己的承诺绑架自己的时候,吴量微微有些无语。
    不过转念一想,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于是直接把自己所思所想直接坦言说了出来。
    同时,将一些曾经已经发生的事情通过略改了一下,然后直接给了方清雪。
    她曾经被打的转世的原因直接被吴量毫不客气的推到了永生之门的算计之上。
    为了表现的逼真一点,他还将某仙王一起串供了一番。
    “若你不信的话,进去问一问那家伙吧。”
    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没等前者反应,吴量直接将方清雪丢入了另一个关闭诸多仙王的空间中。
    至于他们怎么证实,吴量就没有那么多闲心关注了,稳定心神,全心全意的开始消化自己这一次所得。
    ……
    当花费了一段时间彻底消化了自己所得到的东西,以及完全掌控了永生之门后吴量便将一众仙王放到了自己面前。
    “造化、起源、始祖、次元……,现在你们这些人可愿臣服?”
    淡淡淡的看了诸多仙王一眼后,吴量神情平静的说道。
    同时,身上的气息牢牢的锁定着他们,虽然看似给他们的选择,但是却只有一条生路。
    感受到这一股若是自己不答应,将会面临生死道消局面的气势压迫,一众仙王彼此苦笑的对视了一眼,齐齐俯首向吴量拜道。
    “朝闻道,夕可死矣!”
    “吾等拜见主上!”
    在生与死之间,以及吴量那碾压性的压迫力下,他们很憋屈的选择了自己最不愿选择的路,选择了乞降。
    他们走到了这一步,花费了无数岁月,吃尽了不知多少苦头,如果亿万万载修行一朝散尽,是他们不想要的。
    他们还没有达到修炼的彼岸,看到更高处的风景。
    身死道消他们不怕,怕的是不能见到更进一步的风景。
    而且跟着这位来历神秘而又强大无比的存在,说不定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毕竟如今他们能够参悟更进一步的永生之门已经被收取,想要更进一步,也只有深入那风险莫测的混沌之中。
    但是仅凭他们的实力,又没有什么异宝护身,根本不能够长时间在混沌之中待下去。
    毕竟他们可不是吴量这样的混沌之体,可以把混沌灵气毫无任何副作用的吸入体内成为自己的力量。
    “很好,你们不错。”
    “现在你们回去各自安排一下,随后跟本座一起离开此方世界。”
    得到了他们回答的吴量点了点头后,很是平静的吩咐了一句。
    “是!”
    众人听了之后,连忙点头,拱手表示明白,眼底深处更是露出了兴奋之色。
    能够去另外一个世界发展,以及了解不同的修炼之道,对于他们这一类存在来说,可谓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也正是鉴于这些原因,吴量才不咸不淡的抛出了一个甜枣。
    毕竟先前给了他们大捧,现在总该来个恩威并施。
    “尔等去吧!”
    在说话间,元神控制着永生之门让他们直接转移到了各自所属的势力范围、或者是洞天福地之中。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吴量身影也渐渐的消失在天外天。
    “上仙,你终于出现了,这段时间人家过得好憋屈啊!”
    当吴量再次出现在玲珑面前的时候,她此时正气息有些低迷够恢复伤势。
    看到吴量的身影出现后,整个人泪眼婆娑,可怜兮兮的说道。
    想起那个变态的家伙成长的速度以及开的大挂,她的心中就无比的羡慕嫉妒恨。
    如果自己有那家伙身上的那些造化以及气运,那么想想就觉得让人激动。
    在主角的成长道路上,她可谓是扮演了不少反派该做的事情。
    甚至所作所为一度让主角曾经抓狂过,对于她的恨意也就越来越深。
    要不是自身还有那么一点底牌,她可能成为主角晋升实力的祭品之一了。
    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逃生的那段日子,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