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148 太阴星
    “切,本座用得着骗你吗?这是之前的战斗记忆。”
    “还有,说说你的事情吧,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随手将之前的战斗画面打入前者内部后,无量再次开口询问道。
    他比较好奇,眼前这玩意儿和紫微星到底是什么关系?星辰老祖那家伙,又蕴含什么秘密?
    “回禀尊上,吾本是紫薇星孕育的紫薇之灵,可是正在孕育中的时候,被星辰那厮强占紫薇星不说,而且还将吾之本源吞噬,位格窃取。”
    “……!”
    在无量的这股压迫力之下,被他困缚在面前的这家伙,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来历娓娓道来。
    知道了眼前这位和星辰没有关系,反而有恩怨之后,他有心想要求助眼前这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将自己的经历说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为的就是博取那么一点点同情。
    而听到前者的娓娓道来后,无量的眼中露出一丝明悟,事情的前因后果也逐渐的清楚了。
    原来被自己镇压的那个星辰,并不是自己所理解的紫薇之主。
    他自己的命格是从面前这个小家伙身上窃取过来的,至于身上的周天星辰图,则同样也是眼前这个小家伙的。
    据他所说,星辰那老家伙除了自己实力强大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伴生灵宝。
    其原因很简单,就因为那家伙并不是洪荒之中孕育而出的,而是混沌中残留的余孽。
    “原来如此,看你也比较可怜的份上,就放过你吧。”
    听完了前者的讲述之后,无量淡淡的留下了一句,随后就准备转身离开。
    “尊上请留步!”
    当看到自己都说的这么凄惨了,这一位还是选择转身而走的时候,后者瞬间有些急了。
    他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要是没人庇护的话,说不定就算出去也会成为别人的资源。
    尤其是对于星空之中的那些存在来说,自己和他们也算得上是份属同源,自己的本源自然能让他们增强底蕴。
    甚至灭亡的时间,说不定还比在星辰手上的时候还要快。
    “哦?”
    “还有何事?”
    听到身后的喊声,无量停下脚步,头也不回淡淡的问道。
    “承蒙尊上不弃,晚辈愿意跟在尊上身边,侍奉左右,还望前辈收留。”
    见无量停下脚步后,后者连忙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唰!
    “你要跟着本座?”
    听到了前者话语中的意思之后,无量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淡淡的询问道。
    前者的这个选择,虽然有点在他意料之外,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如此简单的就收下他,可不是什么活**啊!
    “只要尊上愿意庇护晚辈,晚辈以后愿为尊上鞍前马后!”
    见无量只是回应,并没有点头的时候,紫薇之灵便继续表态道。
    “也罢,便暂时收下你也并无不可。”
    “只是本座还有些事情需要办,你便先在这里修炼吧,为了庇护与你,本座离开之前会布置一座大阵的。”
    看到前者态度端正,言语诚恳,无量点了点头,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多谢尊上!”
    “属下以后一定会为尊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后者闻言,连忙表示感谢道。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先好好修炼化形再说吧。”
    “这是一颗先天灵果,可助你少走一些弯路。”
    淡淡的摆了摆手之后,赐给了前者一颗先天灵果黄中李,随即也没等前者回应,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在离开紫微星之前,他也没忘记先前的承诺,布置了一方守护大阵。
    这座阵法虽然比不了那些知名阵法,但也不是大罗之下可以破坏的。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无量选择离开了紫薇星辰,向着自己之前打算去的太阴星辰去一趟。
    咻!
    “这家伙去太阴星干什么?难道去找幽荧仙子的麻烦,不行,我们不能坐视旁观!”
    无量因为没有刻意隐瞒的原因,他一举一动的动静自然是落到了有心人的眼中。
    一些对太阴星君幽荧有倾慕之心的家伙,看到他前去的方向之后顿时坐不住了。
    有一种自己面前的蛋糕,将要被别人一口吃了的感觉。
    “尔等未免也太杞人忧天了吧,就凭你们的修为能够去阻止什么?”
    “而且再者说来,太阴星君幽荧仙子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其修为比你我都要高深。”
    有因为担心佳人而乱了思绪的,当然也有头脑清醒的,看待事情看的无比明白。
    对于这些自己都管不好还要担心别人的家伙,简直是嗤之以鼻,话语中透着浓浓的不屑以及鄙视,嘲讽。
    也不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也想去为别人强出头,简直是老寿星吃砒霜,闲死的太慢。
    “道友说的不错,与其担忧别人还不如好好提升自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
    “……!”
    对于星空之中其他人的议论以及交流,无量自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出现在了一颗幽寂而又充满冰冷的星辰这上。
    相比于到处喷发着火焰,热浪滔天的太阳星,这里所散发的气息却与之相反。
    太阳星和太阴星都是洪荒之中的主星辰,两者之间相辅相成,日月轮转,经久不休。
    太阴星的荒凉,乃是太阴寒气的影响,除了月桂树之外,其它灵草灵根,无法生长在这里。
    穿过阵法,元神扫视了一圈之后,很快的来到月桂树下。
    相比于隐藏在太阳星深处的先天灵根扶桑树藏的太紧。
    生长太阴星上的月桂树倒是出现在很显眼的位置,也没有刻意隐藏之类的。
    看着眼前这一株先天之气弥漫的月桂树,无量心中可谓是感叹连连。
    可惜眼前的月桂树无法诞生出灵智,化形为生灵啊!
    若是月桂树诞生出灵智,跟脚绝对不弱于三清之流。
    一边想着,玄妙的气息从无量身上散发出来,不动声色的吸收月桂树上散发的太阴寒气。
    从最开始的稍微不适应,到渐渐的不断适应,以及加快了吸收的速度。
    与此同时,这里的变化自然惊动了此地的主人,只见不远处一处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的宫殿之中,一道绝美的身影宫殿中飞出。
    只见此女一分浅蓝色的广袖流仙裙,将其清冷如月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惊艳了时光岁月的绝美面容上,冰冷如霜,有倾世之貌,却无丝毫倾城之笑。
    “这气质简直拿捏的死死的,太阴星不愧是盛产美人的地方。”
    看了看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神女,我无量心中不禁有些赞叹。
    衣袂飘飘,随风起舞,曼妙的身姿在银白色的月光之下,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那举手抬足之间,所散发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沦陷其中。
    要不是自己道心坚定的话,说不定也将会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无量道友,不知来此所谓何事?”
    正在无量心中感叹间,一道梦幻空灵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
    对于这一位从洪荒大地闯入无尽星空的不速之客,幽荧自然有所耳闻。
    尤其是这家伙来到星空之后,短短的岁月之间,已经掀起了两场大战了。
    这一次出现在自己的太阴星之上,难免会让人误会联想到她是不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不过心中虽然有些戒备,但无量没有选择动手的时候,她也不想节外生枝。
    要是一般的人物,她早就挥手间打发出去了。
    但问题是无量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啊。
    尤其是手中的先天至宝,那是自己现在面对都没有办法的存在。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太阴星君幽荧还是不想和这一位兵戎相见的。
    打胜了没好处,打败了同样也没好处。
    “仙子便是太阴星君幽荧吧,贫道无量,见过幽荧仙子!”
    “此刻来太阴星所为不是别的,只是想取一些太阴真水解决修炼上的问题而已。”
    “若是可以的话,还请幽荧仙子行个方便。”
    面对眼前这位有得倾世之容,颠倒众生之貌的仙子神女,无量自然比面对其他人要有耐心,多了。
    “道友可知道太阴真水诞生的条件,比太阳真火难多了,数万年也才那么几滴。”
    听闻无量所说的话之后,太阴星君幽荧目光微微一闪,随后语气有些复杂的开口说道。
    无量说的这个事情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就算是他所说的太阴真水,自己也还是有一些存货的。
    但是自己和他非亲非故,说想要就给他,那岂不是让他得到的太容易。
    而且这个东西的珍贵程度也显而易见,可以说洪荒之中独此一家。
    “道友有没有余留下来的,贫道可以用同等的东西交换。”
    前者话语中的言外之意,无量自然听出了一些
    思虑片刻之后,他抬头目光看向了太阴星君幽荧,神情有些诚恳的说道。
    既然前者没有直接出手,自己也不好出手硬抢了,所以在想了想之后,无量打算以物易物用来交易。
    “哦?”
    “你能给我什么?”
    听到这个方法之后,太阴星君幽荧清眸看向了无量,淡淡的询问道。
    “灵宝如何?”
    后者摇头。
    “灵果如何?”
    后者继续摇头。
    “对大道的感悟如何?”
    后者依然表示不在意。
    “……!”
    见到自己提出了几个交易方式,太阴星君幽荧都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无量顿时有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
    “道友请!”
    在无量继续皱眉思索如何交易的时候?幽荧已经出现在月桂树下,素手一挥树下出现一方石桌。
    而石桌之上更是摆上了两盏玉杯,玉杯之中有乳白色的液体散发着清香之气。
    太阴星君幽荧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相逢即是有缘,略备玉液一杯,还望道友不要嫌弃。”
    “多谢道友!”
    看了看面前的东西,无量也没犹豫,直接端起一饮而尽。
    “这飘散而落的月桂花,就这样落下未免也太浪费了,不如……!”
    刚刚放下玉杯,不经意间看着飘落而下的月桂花,无量脑海中,似乎有了好主意。
    看了看面前的幽荧一眼之后,挥手间风云骤起,附近的月桂花不断的向他这边汇聚而来。
    随后,无量一心多用就这样直接在太阴星君幽荧面前展现出来。
    后者对于他的动作以及举动,表示有些不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她却没有主动打断无量,而是抬头静静的看了起来。
    时间悠悠,转瞬而逝。
    当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无量停手,而他们的面前赫然间已经出现了一碟桂花糕,以及一壶他结合先天灵果所酿造的月桂酒。
    “此乃桂花糕,以及月桂酒,幽荧仙子请!”
    看了看,有那么一瞬间呆愣的幽荧,无量眼中露出一丝笑容,客气的伸手虛指道。
    “如此,便多谢道友了。”
    看了看一眼无量之后,幽荧把目光转向了面前的这两件东西上面,古井无波的心境有那么一丝淡淡的连漪。
    如此处理月桂花,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方式。但又感觉非常合适。
    “……!”
    “这是太阴真水,便交给道友了。”
    当尝过两种东西的味道之后,太阴星君幽荧很爽快的把无量想要的东西给了他。
    虽然两者之间的东西有些不对等,但是在她看来,却是非常适合自己的。
    “多谢幽荧道友,这是吾收集的一些灵果,便送予道友了!”
    看了看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之后,无量高兴的同时,也做出了自己的表示。
    挥手间拿出了几颗先天灵果,以及一些收集的后天灵果送给了前者。
    毕竟若是只是两个东西的做法,远远比不了太阴真水。
    所以为了念头通达,他拿出了一些东西作为补偿。
    “嗯,如此,吾便不推迟了。”
    看了看眼前的这些东西之后,幽荧微微一愣,随后倒也没有故作谦虚的推辞,而是很爽快的收下了。
    “如此最好,贫道还要多些道友成全。”
    见到前者收下之后,无量微微一笑,平静淡然的说道。
    相比于自己得到的,失去的这点东西算什么?
    有了太阴真水之后,自己的天地之中,阴阳会达到平衡,这才是最重要的。
    “道友客气了,你我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对于无量所说的话,幽荧表示并不放在心上,平静的回应了一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那一天〕〔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