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 188 两只狐狸,锋芒毕露!
    “弥勒降诞?”
    听到前者所说的话之后,无量倒抽了一口气!
    如果吕洞宾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一次事情大条了!
    弥勒佛!
    这一次主宰这一次事情的,居然是弥勒佛!
    弥勒佛乃是称之为未来佛,乃是佛门未来之主。
    看上去笑眯眯的没有半点的杀伤力,也是没有什么地方。
    因为未来始终处在未来的时空,永远也是难以达到的!
    那么弥勒佛,也永远是难以成为佛门的主人!
    可如果真的这样小看对方,那么你就是死定了,弥勒佛是何等的霸道角色?
    在李唐的时候,佛道第一次交手,因为李唐供奉老子为先祖,崇尚道教,抑制佛门;
    而弥勒佛居然是大毅力,转身成为了以女子之身取代大唐的武曌!
    以武曌夺取了大唐的江山,改成了武周,一下扭转了佛道之间的格局,是何等厉害的角色?
    武曌就是弥勒佛转身,可想这一个笑眯眯的大胖子,不是什么善类。
    关键的是这家伙不顾及面子,能冒天下之大不韪。
    “真的是他?”
    抬头看了一眼吕洞宾,无量郑重其事的询问道!
    “真的是他!”
    吕洞宾叹息道:“以我的本事,三界之之中,又是有多少人是我的对手?”
    “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如何会被打伤的?不是他使用手段,如何大宋的军队自己乱起来,以至于是让明教得到了缝隙!”
    无量也心头震动不已,想不到这个世界比起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
    天庭的布局被自己插手,而而佛门也忍不住寂寞,这一群和尚也是出手了,就是佛陀也不是清心寡欲的啊!
    这一次可是为难自己了,吕洞宾来自己这儿,意味着的是什么,他心知肚明!
    还不是为了借用与自己昔日的因果,来阻挡这一次的劫难。
    “来了!”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无量在说话间,直接一下封闭了金山寺,然后也是佛国震动起来了。
    “还请吕道友进入贫僧佛国之中暂时躲避一下!”
    淡淡的看了前者一眼之后,无量平静的说道。
    现在他也不称前者为什么前辈之类的了。
    前者祸水东引的举动,让他心中非常的不喜。
    不过碍于自己曾经欠下的,无奈只有以这一次出手来消除。
    “也好!”
    吕洞宾也知道绝对是后面的大胖子杀来了,不敢任何的怠慢,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躲进了无量的佛国之中!
    而进入了无量的佛国之后,眼前出现的一切让吕洞宾目瞪口呆,这还是佛国吗?
    这……这一个和尚的心也太大了,居然是如此的厉害,野心勃勃啊!
    连这样的佛都修炼出来了,这简直是让吕洞宾震动。
    可他也不好说什么,对方越是拥有野心,对于自己来说,目前为止是好的。
    越是拥有好处,最好是佛门之就是内江了,这样才是最好不过的!
    无量就算不想要面对弥勒佛都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一方面是他的野心,另外一方面是自己欠下吕洞宾的!
    当年吕洞宾在他修炼没有成功之时;
    送与他法器,还是法酒,以及太上丹心经,自己欠下了吕洞宾的人情,现在就要偿还了。
    可偿还的代价也太大了,这吕洞宾也不是东西!
    居然……居然是让自己给他挡住弥勒佛!
    恐怕是弥勒佛也不知道吕洞宾给自己来这一手吧?
    他封锁了吕洞宾逃回天庭的道路,也是封锁了前去地府的道路等等。
    可就想不到救下吕洞宾的竟然是当年施恩给一个小棋子的和尚而已!
    恐怕让弥勒佛知道之后,绝对会吐血。
    “法海,何在?”
    果然没过多久,弥勒佛这一个大胖子降临了。
    背着一个布袋,然后笑眯眯的从金山室外畅通无阻的走了进来!
    脸上笑嘻嘻,不是好东西!
    看到前者这一副表情之后,无量在心头暗自腹诽,不过表面上也不敢任何的怠慢,礼仪做的十分到位。
    “弥勒佛祖驾到,小僧真的是有失远迎,还请佛祖前来小僧的禅院一聚?让小僧向佛祖讨教一下佛法!”
    不过这弥勒佛倒是十分的狡诈,根本是不进来他的佛国。
    反倒在佛国之外,不停的徘徊!
    看来这弥勒佛也十分的谨慎啊,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和尚,都不敢随便进入自己的佛国!
    “佛祖,莫非是弟子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吗?”
    无比真诚的看了前者一眼,无量笑眯眯的说道。
    此时他表现出的模样,大有一种弥勒佛第二的表现,同样是脸上笑眯眯。
    “哪里的话,法海,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师侄啊,你师傅地藏,乃是与我同门……!”
    弥勒佛虽然笑眯眯的在与法海拉关系。
    可始终就是不进来,反倒在那里聊家常起来了!
    “原来是师伯啊,弟子终于见到你了!“
    无量大有推倒金山拜玉柱的趋势,几乎要拜倒在了弥勒佛的面前,表现的非常虔诚。
    “师伯,快,快,快请进来,你若是登门弟子不让你进来,好好的奉茶,以后我如何的面见我师傅啊!”
    “师侄这儿,里还真的有许多的修行中的问题,想要向着师伯请教呢!”
    “无妨,无妨!”
    听到无量的话之后,弥勒佛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哼,这两个家伙,真的是好是虚伪!”
    躲在佛国中的小青,将这两个家伙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有些埋怨的暗骂起来了
    “法海这一个家伙,虚伪也就罢了,想不到所谓的佛祖,也是这样的鸟样子,真的是让本姑娘大失所望啊!”
    吕洞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见到了这两个家伙矫情的样子;
    表面上是师伯师侄的喊得亲热无比,可是实际上也是在不停的动手了。
    无量也在让自己的掌中佛国在不停的扩大笼罩弥勒佛!
    而弥勒佛也笑眯眯的,确实暗中也是在快速的出手,可是他们动手归动手,表面说的像是一朵花一样!
    “难道……难道自己跟不上时代了?”
    看到这家伙的表现,吕洞宾也觉得十分古怪,心中不禁对自己升起了怀疑!
    看着法海这样的后生可畏,难怪是可以与阴了自己一把的弥勒佛玩得这样的开心!
    也是啊,自己这点本事,难怪会被弥勒这一个家伙阴了。
    反倒这法海这厮,看上去年纪轻轻的,修炼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居然是后生可畏。
    赶上了自己不说,还是能够与弥勒旗鼓相当,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轰!轰!轰!
    不过无量与弥勒佛都是玩大了,两人的佛国也彼此的碰撞了一下,都是后退了几步!
    “好,好,师侄真的是好本事啊!”
    弥勒佛吃了一个小亏,可也没有生气,反倒笑得更加的开心了。
    “呵呵,既然如此,师侄也是聪明人,我也是聪明人,说话之间,就不用如此的拐弯抹角了,还请师侄将吕洞宾交出来吧!”
    无量闻言之后,也没有说半句话,仿佛在思考,沉思,衡量利弊。
    “师侄,你前途无量,切莫为了一个外人,伤了你我之间的和气。”
    “你现在还在人间界修行,若是有一天到了圣境,做师伯的,自然是好好的照顾与你!”
    看了看眼前这个便宜师侄之后,弥勒佛笑嘻嘻的说道,但语气中也不乏威胁的意思。
    “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师伯说的是!”
    无量好像是没有任何的节操一般,一把在佛国之中,抓住了吕洞宾,以一个己字咒封印了他全身的实力。
    “我何必为了一个外人,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不是吗?”
    “你……法海,你这一个小秃驴,你……你居然胆敢阴我?”
    看到这家伙突如其来的出手,吕洞宾气得嘴巴都歪了。
    枉费自己信任这一个小和尚,想不到对方三言两语,就是将对方卖了!
    “师伯,你我今日刚刚见面,师侄还没有向师伯索要见面礼呢!”
    无量仿佛没有听到吕洞宾的言语一样,目光继续腼腆的看着弥勒佛!
    而吕洞宾对于这个小和尚的无耻,是彻底的没有言语了。
    这是得多么厚的脸皮啊,什么见面礼?
    这摆明是要将自已卖给弥勒佛的的筹码吗?
    想到这里,吕洞宾感觉到了一阵悲哀。
    什么时候他们这些神仙还是会被所谓的凡人,论斤论两的去了卖了?
    吕洞宾气得半死,而弥勒佛也微微一愣,不过继而大喜。
    “好说,好-说,好说……!”
    对于要那什么交换,弥勒佛也心头一喜,知道自己如果给少了,这一个小秃驴绝对不干的。
    所以他也忍痛之下,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来了一样东西。
    “这……这是我座下,收集的香火愿力,想必是可以对于师-侄有点帮助!”
    “好说!好说!”
    无量一口气将弥勒佛近乎是千余年收集的香火收下了。
    然后还是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弥勒佛,依然没有放人的意思。
    此种举动让后者不禁有些嘴角抽搐,这家伙胃口太大,摆明了就是不满足啊!
    弥勒佛心头都在滴血,不断的暗骂该死的小秃驴,你……你的胃口也太大了!
    可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然后笑眯眯的,又是从自己的怀里掏出来一卷经书,
    “此物乃是我佛门至宝一一贝叶禅经,上面记载了三千佛陀的法门在其中……!”
    他还没有说完,手中的东西就被无量一把抓过去了!
    而后他又是以无辜的眼神,死死的看着弥勒佛!
    这一下彻底的将弥勒佛激怒了,真的当我是猪了啊,任由你宰的?
    “好吧,师伯,给你!”
    看到前者的反应,无量也直到榨取不出什么了。
    突然抓住了吕洞宾,向着弥勒佛扔过去!
    “好,我接着!”
    弥勒佛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瞬间化为喜色,直接向着吕洞宾抓过去!
    可是在下一刻,彼此都出手了。
    可令人诧异是,他们出手的对象,赫然是彼此!
    “老家伙,去死吧!”
    “小秃驴,你也给我去死!”
    吕洞宾也在半空中挣脱了封锁后,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个刚才还是商谈得十分和谐,如同是好的师侄、师伯两人。
    哪里知道这两个人转眼就翻脸了,顿时大打出手!
    前后的反差太大,让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这……两个秃驴都不是什么好货!”
    吕洞宾也看着彼此偷袭对方的弥勒佛与法海,心头暗骂起来!
    真的是两个j人,居然……都是如此的无耻,出手也是如此的狠辣!
    “你……,师伯,你怎么可以如此的对待师侄,你太让我伤心了!”
    在两人交手间,无量恶人先告状,一副无辜的模样说道。
    “你如此以大欺小,对得起我师傅吗?“
    “呸,小兔崽子,阻拦我的好事,还是将我当做肥猪宰,不杀了你我就不是弥勒!”
    弥勒佛对于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所表现出来的举动,也是勃然大怒。
    从始至终他们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想过任何的交易。
    想的还都是一样的,不过是麻痹对方趁机出手。
    可这一次算起来了还是无量占据了一点点的便宜,至少骗到了弥勒佛珍藏了这么久的宝贝。
    卑鄙无耻的秃、驴!
    吕洞宾看着动手的两人,也心头暗骂。
    不过骂归骂,自己也是出手了,和无量一起对付弥勒佛!
    “好你一个纯阳真人,你居然与小辈练手偷袭,你还要脸不?”
    看到这两个家伙联手之后,弥勒佛勃然大怒,一脸愤怒的指责道!
    可吕洞宾经过了这两个无耻家伙的洗礼之后,不知不觉脸皮也变得厚了许多。
    根本是不知道任何的羞愧,如果与这两个贱人讲什么颜面,这不是找抽吗?
    他索性一言不发,直接没有任何留守的猛然进攻!
    “阿弥陀佛!!”
    就在弥勒佛要准备动手迎战两人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朵莲花绽放开来,一道白衣身影随之出现。
    “观音,你来的最好,快来帮我!”
    弥勒佛看着出现的人物之后,很高兴的呼喊道!
    可下一刻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见到的白衣观音,居然是对着没有任何防备的他出手了。
    大慈大悲咒爆发,然后又是众多的法器,向着他打下来!
    “观音,你……!”
    弥勒佛顿时目瞪口呆,有些吐血的咆哮道!
    “无量寿佛!”
    就在弥勒佛愣神片刻的时候,无量盘旋在虚空,在他的身后,升腾起来了一座万丈大小的佛陀,普照世间。
    偌大的金山寺的弟子,以及信徒全部都在祈祷起来了,大量的愿愿力加持在他的身上!
    “普渡众生!”
    “大因果术!”
    这一尊巨大的大佛凝聚之后,连弥勒佛都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畏惧。
    然后这一尊佛陀苏醒过来之后,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接的向着弥勒佛压迫而来!
    同时,浩瀚的因果之力轰然间爆发,如同天罗地网向着弥勒佛笼罩而下。
    碰!
    如此突如其来的情况,将弥勒佛这具化身直接的被按在了地上,连他的金身都差点炸开了。
    然后吕洞宾等人的飞剑,以及众多的法器,也是轰击在了弥勒的身上!
    “看我的!”
    就在这时,小青也来了一手,准备在这个时候击杀弥勒佛。
    “去!”
    “啊啊啊……!”
    然而仅仅在瞬间,弥勒佛的金身也是一下炸开了,然后又是凝聚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弥勒,愤怒不已的看着众人。
    “好啊,好啊,法海,你这一个小秃驴,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你居然毁了我的金身,我绝对饶不了你!”
    这一次他可是栽了跟斗,有心算无心之下,可谓是惨的一批。
    “饶不了我?我也饶不了你!”
    面对前者的话,无量不以为然,浩瀚的力量涌动间,不断的吸收弥勒佛金身蕴含的力量。
    如同一只饕餮将其体内浩瀚的法力疯狂的吸收。
    本着半点都不浪费的原则,根本是不给吕洞宾半点的机会,一个人吃独食。
    “该死的弥勒,居然修炼成为了化身,难怪如此的难以对付!”
    “可恶,这厮逃走了之后,真的是后患无穷啊!”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不简单,居然还未能以大因果术留下他。”
    咕噜!
    听到这番话之后,吕洞宾吞了吞口水。
    无量叫嚣干掉佛祖,他也目瞪口呆,这一个小秃驴心头还没有佛祖了?
    简直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啊!
    “亏了,亏了啊!”
    并没有在意身边的人适合感想,无量依旧自顾自的吐槽自己亏了。
    随后目光直接看到了吕洞宾身上,一副亏大了的表情说道。
    “吕道友,贫僧居然亏了,你当初就帮我那么一个小忙,我现在为了你得罪弥勒佛,连佛门都难以容身了。”
    “啊啊啊,这简直是亏大了啊!”
    “所以,吕洞宾,吕道友,你不觉得该另外补偿一下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无量想表露出的意思不言而喻,其言外之意就是为了在他身上在谋取一些好处。
    看着无量如此的举动,青白二蛇也是露出了一副复杂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