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筑梦成塔 19昨日又特么重现
    !

    &n.xgchotel.bsp; 毕强家里

    陈妍快郁闷死了,这叫什么事呀,哑巴吃黄莲的感觉,去你的打扫卫生吧,懒得理你!回家洗漱一下吃点饭睡一觉再说吧。她拿起包包和手机,离开毕强家,回到了自己家。

    洗漱完毕,她从冰箱里拿出老妈给自己包的饺子,边煮饺子边给花新儿打电话,没有人接,估计是酒还没醒睡觉呢,她想。随后又拨通了杨希贤的电话

    “大猫,想我啦?”杨希贤调侃的说道。

    “是啊,没你不行啊。”陈妍道,“什么时候回来呀,这一个月马上就要到了。”

    “估计要延期了,归期不定,现在又牵扯进一件大案,我还得再帮警察叔叔们一段时间。”杨希贤说

    杨希贤主要研究方向是犯罪心理学,经常给警方做嫌疑人心理画像,是警方的心理学顾问。“老杨,不会有危险吧?”陈妍不由的担心起来。

    “还好。奥,告诉你个好消息,李娜也调到北京了,现在在重案组,我们每天都能见面,哈哈。”老杨说

    “我说你怎么这么.whhryl.长时间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呢,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陈妍假意责怪道,“回来后要请我吃饭,而且要给我带礼物,知道不,否则坚决不原谅你。”

    “没问题,必须的。”杨希贤很爽快的答应着

    “你多注意安全,有空再联系”。

    陈妍挂了电话,吃完饺子,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完全烟了,看了一下表,7:40,毕强没有回来也没有联系她,她又给花新儿打电话,对面传来关机的声音。

    “怎么回事,在开会?还是手机没电了?”陈妍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陈妍准时在8点钟给毕强送开水,敲了敲门,没人应声,推门进去一看没人。“难道出差了?怎么没提前说一声?”毕强很忙,经常出差,所幸没有叫她去,都是刘秘书陪同,陈妍暗自松一口气,对于坐飞机,她仍然很恐惧。

    陈妍又去找了刘秘书,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妍只好打电话给毕强了。

    “喂,毕总.....”

    “我在医院,你马上过来。”

    医院重症监护室外

    “新儿!她怎么会这样?”看着躺在病床上仍在昏迷的花新儿,陈妍一把扯住毕强,焦急的问道。

    “洗了胃,但仍有药效残留,另外失血过多所以仍在昏迷。”毕强看着病床上的花新儿说道

    “她,她为你自杀了?”

    毕强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着她,白皙的皮肤上有两个明显的烟眼圈,眼里充满了血丝,“你盯会,她醒了给我打电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一直到中午,花新儿也没有醒过来。花新儿的父母来了,他们在医院守了一夜,早上5点多,实在熬不住了,毕强说在这里守着,他们才回家休息。

    从花新儿父母口中得知她的情况很严重,酒醉后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后割腕,辛亏及时发现就医,命现在是抢救过来了,但有醒不过来的可能性。

    陈妍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对花新儿太不了解了,这么长时间算是白处了。花新儿情绪那么不稳定,自己没有安慰劝阻,还陪她喝酒,酒醉后更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

    现在想想对于一位千金大小姐来说,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毕强.zyxta.的拒绝,她不会接受,所以不计后果的选择极端。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哎,事后诸葛亮,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到了晚上,花新儿仍没有醒过来,所有人都焦急不已,如果三天内醒不过来,那很有可能......陈妍不停的祈祷,把所有能想起来的神佛都求了个遍。

    毕强来到医院,脸上的疲态更加明显,昨夜一夜没睡,今天又去公司处理了一天公务,陈妍怕他支撑不住,“毕总,你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守着,有情况马上给你打电话。”

    花新儿自杀的消息被全面封锁了,现在只有毕强,陈妍和她的父母在陪护。“我可以的,你回去,明早来替我。”

    陈妍让花新儿的父母先回去休息,她和毕强一起坐在监护室外的座椅上。毕强异常疲惫,靠着椅背闭目休息。

    “毕强,都怪我,你说新儿醒不来的话可怎么办?”陈妍一脸担忧

    毕强睁开双眼,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想拥她入怀给她点安慰,可最终还是没有。

    “那天你背了锅,也许结果会略有不同。”他语气尽量柔和的又说道:“各安天命,路都是自己选的。你别胡思乱想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陈妍听后一怔,自己可能好心做了坏事。毕强智商情商都出类拔萃,又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的判断和决定肯定是靠谱的,自己不该不听他的话。她没再说话,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开我的车回去,车停在住院部南面。”说着把钥匙塞进她手里。

    第二天一大早陈妍就赶往医院,这样,毕强能回去休息一下。她到了医院,看到医护人员在给花新儿做全身检查,毕强在给她的父母打电话,花新儿醒了!

    检查过后,医生说可以转出重症监护室了,留院观察几天,注意营养,最重要的是,不能再受刺激。

    “新儿,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陈妍柔声问道。

    花新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闭上双眼,两行清泪流了下来。陈妍见状,声音也哽咽了,“新儿,你别哭,你怎么这么傻呢,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可能。”

    “妍,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花新儿的声音非常虚弱沙哑,她看向床另一边的毕强,“毕强......”

    听着这么无助的声音,看着花新儿流泪的眼睛,陈妍觉得很心疼。她也看向毕强,心想,据说男人会善待每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异性,何况花新儿在用生命向他表白,经过这件事,毕强接受了花新儿,那该有多好。当年盛不是也这样做了吗,金一衡被治的服服贴贴的。

    然而,毕强的脸上除了疲惫,看不出任何波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