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飙:沉浮二十载〕〔人在漫威开店,刚〕〔无限:女主在黑棺〕〔权游之龙裔降临〕〔国运擂台,只有我〕〔我将御兽普及全世〕〔我做老千的那些年〕〔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反派:女主偷听我〕〔艾泽拉斯黑镰之锋〕〔洪荒:吾为第三只〕〔制胜一投〕〔从前有座镇妖关〕〔震惊!洞房夜丑妻〕〔逍遥小渔夫〕〔无敌副村长〕〔开局失业,我让歌〕〔家父李世民,让你〕〔诡异难杀?抱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捡个少年
    正是刚过晌午饭的时间,地里没人,连大黄狗都蜷在暖阳地儿打盹。

    午后的秋阳洒在田间小路上,两侧的高粱地一望无际。

    打岔路口儿来了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穿着半新不旧的青色粗布袄裙,挎着个鼓囊囊的小包袱,脚步轻快地走上这又窄又长的田埂路。

    小丫头归心似箭,只想着赶紧回去看后娘和弟弟,于是抄近路走了这条小道。

    秋风裹挟着一丝凉意吹来,两侧的高粱的绿浪一样起伏,茂密的叶杆相撞,沙沙作响,任何不寻常的动静都被遮掩下来。

    小丫头匆匆穿行,刚走过一处,身后的高粱地里,突然伸出一双黑粗的大手!

    健壮的男人恶狼扑食般从后面抱上小丫头的腰,将人往高粱地里拖!

    “啊——”小丫头惊呼一声,很快被男人捂住了口鼻,挣扎了没两下,便失去了知觉。

    男人喘着粗气,走到高粱地深处,将人丢在地上。

    “啧啧,小模样还不错,一会儿叔好好疼疼你。”男人蹲下身子,淫笑着摸了摸少女的脸蛋,细滑的手感让他情不自禁搓了搓手指。

    高粱杆子太过茂密,空间有限,不好施展,男人起身开始踩倒高粱杆,打算铺平一块地儿,一会儿好好爽几发。

    辛晴便是这个时候穿了过来。

    上一刻,她还是在火锅店兼职的服务员,洗了抹布没擦干手就去开灯,突然身子一麻,眼睛一闭,转眼儿便躺在了高粱地里。

    什么情况?

    她眨眨眼转头四望。

    一个壮实的古装男人正背对着她踩高粱杆,边踩边脱上衣,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高粱地的深处,哼着小曲踩高粱杆的男人,昏迷不醒的女人……

    傻子都知道这畜生打的是什么主意!

    辛晴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转头看了一圈,这高粱地里除了高粱杆子就是土坷垃,连个石头子儿都没有。

    她摸了摸头上,只有两根头绳,也没个簪子啥的。

    低头间,她看到手边鼓囊囊的小包袱,杵出来一截白花花的棒子骨。

    不管了,就用这个!

    辛晴小心抽出棒子骨,悄悄爬起身,弓腰踮脚走近那人,瞅准他的后脑勺,狠狠一棒子敲了下去!

    咚!

    那人骤然挨了一下,身子晃了晃,捂着头刚要转过脸,冷不丁又一棒子骨挥来,敲到他太阳穴上。

    男人晃了晃,侧着头扑倒在地。

    朝上的那半边脸,眼下一条好长的伤疤,蜈蚣似的,看上去狰狞无比。

    辛晴本没有指望自己能撂倒一个壮实男人,她要的是能给自己留出逃跑的时间,既能脱身,她也不恋战,麻利的拎起包袱,转身就跑。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那男人很快便睁开了眼,再次起身从后面扑向她!

    “咻!”

    有什么破空的声音响起,擦过辛晴的耳边向后射去。

    身后一声闷哼,紧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辛晴听到了响动,仓惶逃命间,却来不及往后看,只没命地往前跑,在茂密的高粱杆丛中穿梭。

    突然,她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顿时失去平衡,向前扑倒,摔了个狗啃泥!

    什么玩意儿!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竟是一只穿皂底锦靴的人脚!

    那脚绊倒了她,立刻缩了回去,茂密的高粱杆后发出一阵窸窸窣窣。

    辛晴忍不住好奇,刚想凑过去看,眼前的高粱杆便被一只修长的手拨开——

    少年白皙如玉,棱角初成,眼神如云一般淡,于俊美中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倨傲,正倚坐在地,冷冷打量她。

    辛晴乍然和少年狭长的凤眸四目相对,不由得有些愣神。

    神仙颜值啊!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古装少年,像是从国风古画上跳下来的一样!

    他墨发高束,一身玄色箭袖武服,领口袖口都绣着银光浮动的繁复暗纹,有种低调的奢华。

    只是那衣摆少了一块,袖子破了,肋下也被利器划出了一道大口子,隐约有股血腥味透出来,被他用手紧紧捂着,指缝间有暗红色的液体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成为全校公交车的〕〔尺寸1v1长耳朵的兔〕〔崩坏三生存守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独占糙汉1.v1书香〕〔偷香(杨羽)〕〔纯古言非穿越非重〕〔狂妃在上:邪王一〕〔中世纪枭雄〕〔空间之超级农业大〕〔穿越成女生后的若〕〔临时起意1v1阿司匹〕〔影视世界从攻略女〕〔超品兵王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