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本姑娘可是你的头号恩人
    说完,她不等凌云璟反应,身子一矮,抱着小包袱就往外钻,所过之处,响起一阵窸窣声。

    “什么人!”正在四散搜查的锦衣卫听到动静,拔刀大喝。

    辛晴哆哆嗦嗦从高粱杆丛里钻出来,来到小路上,就见无数个身穿武备服的人站在路上,守着一个锦缎小轿,轿子里坐着个穿红袍的白脸太监,嘴唇涂得红红的,长得像个鬼似的。

    这应该就是刚才他们喊的那位督公。

    “哪来的野丫头?”死太监声音阴柔,翘着兰花指,慢条斯理地捋着耳边垂下的帽带。

    轿旁一个穿红色飞鱼服的男人,脸上有个明显的巴掌印,拿刀指着辛晴,“丫头,我们督公问你话呢?”

    辛晴在心里朝他翻了个白眼,被打成这样还巴巴的当舔狗,鄙视你!

    “咦?恁是啥人啊?搁这儿弄啥咧?”她瞪着大眼睛,十分的天真纯良。

    一口地道的方言,问的那锦衣卫半天才反应过来,“丫头,这话是我问你的!你是什么人?怎么从高粱地里出来了?”

    “俺?俺就是这村儿的啊!”她咧嘴一笑,一脸憨傻,“中午吃多了,跑肚儿,正好去地里上肥,不浪费,嘿嘿。”

    飞鱼服男人顿时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死太监更是嫌弃地变了脸,捏着鼻子,唰地一声放下了轿帘。

    “小丫头,咱家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受伤的持剑少年啊?”轿子里传来不阴不阳的声音。

    辛晴眼神闪烁了下,缩了缩脖子,“木有木有,俺啥也没看见,啥也不知道,俺还要回家哩,不跟恁说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拦住她!”死太监尖细的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

    辛晴只听见身后唰唰唰一片抽刀声,很快就被人揪住了后领子,刀架在脖子上拎了回来。

    “恁……恁这是弄啥嘞?”辛晴抖着嗓子问。

    “你肯定看到过他,对不对?快点说,要不然,咱家就把你剁碎了,再给这高粱地上一回肥!”

    那太监说完,还觉得自己讲了个好笑的笑话,自个儿嘻嘻嘻地奸笑了好一阵。

    辛晴:嘻嘻你妹啊!阴阳怪!

    “喂!快说!”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又往前送了送。

    辛晴吓得闭上眼睛,抖了几抖,“俺说,俺说还不行嘛!”

    “恁说的,是不是一个长得可好看的小伙儿?穿着黑衣服,拿着一把剑,身上带了伤,走路也不稳……”

    “就是他!他在哪?”帘子被掀开,死太监突然露出半张脸,跟刷过腻子的白墙一样,吓得辛晴心肝一颤。

    “他、他被人救走了。”辛晴低下头不看他,“半个时辰前,他就倒在这路上,被一个会飞的人给救走了。”

    “会飞的人?”

    “嗯!那个人会飞,穿着一身白衣服,拿着个扇子,长得比那个受伤的小伙儿还好看。”

    辛晴心里憋着坏笑,嘴上越编越离谱,“小伙儿问那人,为啥要救他。那人对小伙儿说,他是个江湖人,路见不平,就得拔刀相助。”

    “哦,对了,他还报了他的名字,叫……”辛晴眼珠一转,“叫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那太监若有所思,脸色古怪。

    辛晴一脸老实像,心里却暗暗发笑:

    去吧,去找吧,你们要是能在这本书里找到西门吹雪,算我输!

    “恁可别说是俺说的啊!那个什么雪说了,要是俺说漏了嘴,晚上就来要俺的命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