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烫死你个龟孙
    男人蹑手蹑脚,朝灶台前的少女慢慢靠近。

    少女身量纤细,小腰盈盈一握,皮肤莹润光滑,整个人像是朵将开未开的花骨朵一般,粉粉嫩嫩地惹人垂涎。

    一想到待会儿把她拖进里间,堵上她的嘴,将她好好开苞,肆意蹂躏一番,男人就兴奋得浑身燥热,呼吸也压抑不住地粗重起来。

    三步,两步……还差最后一步!

    男人眼中精光大绽,似乎都能闻到少女身上的幽香。

    他的手抬起,作势要扑向少女!

    “哗!”

    一勺滚烫的热汤迎面泼来。

    “啊!”

    男人捂着脸惨叫一声,箭似的冲了出去,一头扎进了院中的水缸里。

    辛晴这才转过身,小脸紧绷,额头上满是冷汗。

    方才,她确实没听到脚步声,不过,她敏锐地感觉到了光线的变化,多年养成的警惕心让她不由得立刻屏住呼吸,凝神细听。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背后微微喘息,像是饿狼蛰伏在草丛里盯着猎物时,那蠢蠢欲动的压抑的呼吸。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几乎都能闻到他身上那混合着汗液的恶臭体味。

    来不及细想,下一刻,她轻轻舀起满勺的滚汤,突然抬手一扬,骤然朝后泼去!

    总算是给了那畜生一个教训!

    秦氏听到院中的惨叫,赶紧抱着嗷嗷哭闹的孩子出了屋。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秦氏惊疑问道。

    辛晴急慌慌从灶间走出来,将哭未哭地说道,“都怪我,是我不小心,烫伤了禽兽……秦舅舅,二娘,实在对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完,她局促不安地低着脑袋,泫然若泣。

    “怎么烫伤的?”秦氏皱着眉头追问。

    “我也不知怎么就烫到了舅舅,明明我一个人在灶间,也没听到有脚步声,实在不知秦家舅舅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我背后。我一时不察,往外撇汤沫子时,不知怎的就泼到了秦家舅舅身上了。”

    秦氏抿了抿唇,半天才说道,“这原也不怪你,只是下次在灶间,可要多加当心,免得再误伤了人。”

    说完,她抱着孩子匆匆去水缸旁看疤脸男了。

    辛晴见状,转身回了灶间,长舒了一口气。

    人家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万一撕破脸,他们联合统一战线,二对一,对她十分不利。还是继续装乖卖傻的好。

    ——

    夜幕降临,正屋里点上了灯。

    一张方桌上摆满了碗筷菜碟,竹笋炒肉丝,蘑菇滑蛋,蒜蓉鸡毛菜,正中间摆着一大盆熬得浓白鲜香的牛骨汤,飘着碧绿的葱花,香气扑鼻。

    在现代平平无奇的家常菜,于这乱世已是美味珍馐。

    香气腾腾,交织在一起,引得人食指大动。

    秦氏看着这一桌子菜,眉开眼笑,举起筷子不停地尝尝这个,吃吃那个。

    “晴儿啊,你在柳家偷师了吧?怎么做饭突然变得这么好吃了?”秦氏夸赞不已。

    “呃,是啊。厨房里的林婶子对我很好的,什么都耐心教我。”辛晴舀了一碗汤端给秦氏,“二娘,这骨汤炖了一下午,您多喝点补身子。”

    “还是晴儿乖。”

    辛晴悄然瞥了眼灯光下一脸阴沉盯着她的疤脸男,赶紧盛了汤递过去,赔了个笑脸,“秦舅舅,今日都是晴儿的错,不小心烫伤了你。这碗汤,就当晴儿给你赔罪了吧。”

    灯光下,疤脸男涂过香油的脸颊红肿油亮,看上去既滑稽,又狰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