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天才王〕〔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正经少神〕〔全民三国:我能看〕〔遮天之造化神玉〕〔大明王:御刀镇天〕〔楼白的游戏王奇妙〕〔反派:我能看到我〕〔战神之帝狼归来〕〔华娱之星二代的崛〕〔缚春情〕〔龙族:路明非不奉〕〔我在乱世词条无限〕〔穿成男主绿茶前妻〕〔秦功〕〔盖世狂龙(断章)〕〔天降福宝,逃荒路〕〔斗破:貔貅之主〕〔领主时代:开局获〕〔盗墓:说书贼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小爷跟你两清了
    辛晴着急得不行,想也不想就骂道,“你不蠢怎么会挑毒蘑菇吃?会死人的啊知不知道!屋子里有米有面的你不吃,非跑来弄什么野味!中毒了吧?”

    凌云璟本就不舒服,又被劈头盖脸这么一骂,顿时毛了,瞪着辛晴,一双剑眉像是要立起来似的。

    想他总兵之子,威远将军,纵横金陵世家圈儿十余载,以往就连王孙贵胄看到他还要给几分薄面,从来都是他教训别人,哪有被人教训的份儿?

    除了他爹,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你觉得小爷像是会烧火做饭的人吗?小爷行军打仗在外,全是自己打野味吃,什么熬粥,嘴里都能淡出个鸟儿!”

    “再说那蘑菇,没吃之前,我怎么知道那蘑菇有毒?我又不是天天往山林子里钻,还能认识那个!”

    辛晴一听,顿时火气也蹭蹭冒,“不会做饭你怎么不早说啊?昨晚我给你去厨房拿些馒头也行啊!偏拉不下脸,舍不得面子,打肿脸还要充胖子!”

    凌云璟一听,更加恼羞成怒,冷着脸盯着辛晴,突然长腿一伸,咚的一下踢翻了火堆,弄得火灰四溅,溅了辛晴一身。

    少年哼的一声别过脸,抿着唇不说话。

    他天生反骨,桀骜不驯,军营里长大的少年,从来都不会是什么温顺之人。

    辛晴也看出来了,这个差点被她忽略掉的细节。

    原书中也提过,凌云璟在家破人亡前,也曾打遍京中无敌手,实属混世小魔王一个,桀骜不驯,飞扬跳脱,日天日地,谁都不服,就连他爹的棍棒都管不住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是家常便饭,过后照样翻墙去找兄弟们喝酒纵马。

    可你要说他是纨绔吧,偏偏他又文武双全,除了爱喝酒骑马和人打架,从没有做过其他出格的事。

    毕竟他爹凌霄是个正直刚毅的总兵大将军,虎父无犬子,因而凌云璟也不可能长歪到哪儿去,本质上,依旧是个正直侠义的好孩子。

    想到这,辛晴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

    她其实也是着急上火,一时口不择言,才会惹恼了他,却没想到居然激发起他原本桀骜的那一面。

    还是昨晚的他看上去最顺眼,唉。

    “喂,别搁这儿乱发脾气了,眼下要赶紧想想怎么解毒啊!”辛晴扯了扯他的衣袖,“你现在被通缉着,又不能去看大夫,我总不能绑着个大夫来吧……”

    少年依旧别着脸,闷声闷气道,“不用看大夫,死不了!”

    嘶!这臭脾气!

    给个坡儿还不下驴!

    辛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一边。

    突然,她记忆里灵光乍现,想起这后山有个姓邬的老头,据说是个神医。

    但是他性子古怪,非垂死之人不救,而且他的药庐在一片竹林中,周围机关密布,危险重重。

    但凡有本事的人,多少都有些怪脾气,如今这情形,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辛晴伸手拉着凌云璟的大手,“起来,我带你去邬神医的药庐。”

    “不去!”少年甩开手,嘴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