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儿阿飞,有剑圣〕〔开局曝光宗主,我〕〔都市兵王〕〔龙枭〕〔无限之与中洲队的〕〔夫人她一身旗袍,〕〔联盟之魔王系统〕〔首席继承人陈平〕〔盗墓:我家末代族〕〔高手下山,我家师〕〔那些年,我们一起〕〔开局长生万古,苟〕〔四合院:我有一个〕〔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影帝:我在片场捡〕〔从火影开始的机械〕〔陆七权奕珩〕〔从黑袍开始诸天〕〔诸天:开局越女阿〕〔诱捕小乖宝,野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恼羞成怒
    原本,凌云璟一边擦洗身子,一边咂么今天的事儿。

    莫名其妙憋哑火了,他总觉得心里面怪怪的。

    他少年体性燥热,不怕冷,虽是深秋,却也总是用冷水洗浴,尤其是今日出了一身臭汗,心绪又烦躁难平,急需要用凉水冷静冷静。

    不过他伤口崩裂,血渗了出来,只能站着简单擦洗一下。

    他心中思绪万千,一边洗着,一边走神,压根没注意屋门被人推开了。

    “哗啦!”

    门口陡然响起的碎裂声,让他立刻回神。

    凌云璟转头一望,顿时愕然瞪眼!

    裤子都脱半截了,结果那个麻烦精居然在他后面!

    “你!进来干嘛不敲门!”少年急怒大吼。

    真是又急又气又丢脸,他手忙脚乱地提上亵裤,又扯下外袍赶紧披上,还觉得不够,又转过身套上裤子。

    辛晴低着头,怔怔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片和泼了一地的汤水出神。

    方才她只是看到了后面,结果他猛地一转过来,她居然又看到了前面!

    那个画面像是刻在了她的脑海里,不断在她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这么白皙俊美的少年,那里却……

    她会不会长针眼?啊啊啊!要疯了!赶紧忘赶紧忘!

    然而两辈子,她还是头一次看到男人的那里,对于她造成的视觉冲击,以及心理上的震撼,哪能那么容易忘掉?

    “麻烦精!惹祸精!”少年系好腰带,气急败坏地冲过来,“你是不是只会给别人添麻烦!”

    “进门之前为什么不知道敲门?”

    “这么晚了你还来我屋里做什么?”

    “这么大的姑娘了,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你娘没教过你什么是礼义廉耻吗?”

    少年眼角眉梢高高吊起,连头发丝儿都冒着怒火,像是终于点燃的炮仗,后劲儿十足。

    然而这话委实说得有些重了。

    辛晴本在发呆,闻言猛地抬头,一言不发地望着他,抿着唇,眼里渐渐包着一汪泪。

    凌云璟酣畅淋漓地发完一通火,居高临下的瞪着眼前的小姑娘,目光往下,不经意看到了她的手。

    白皙柔嫩的小手红肿了半边,还冒着几个发亮的水泡。

    凌云璟一愣,气势弱下去一半,“你、你手怎么了?”

    说话间,他下意识伸手去碰,刚触到她纤细的手腕,却被她一下挣开,转身跑了。

    像一只受了伤仓惶逃走的白兔,敏捷迅速又无声无息,消失在门口。

    凌云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皱眉低头,眼睛却瞟到泼了一地的银耳百合汤,空气中有股甜丝丝的味道。

    原来……她是来给他送汤……是解酒汤么?

    少年目光顿时复杂起来。

    他不仅误会了她,平白发了一通火,还口不择言,把她惹哭了。

    怎么办?

    道歉?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他凌云璟这辈子就不会说对不起三个字!是男人就敢做敢认!宁肯受罚也不能栽面儿!

    可是不道歉,又能怎么办?

    啧!女人真是麻烦!

    他抓了抓头发,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