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天才王〕〔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正经少神〕〔全民三国:我能看〕〔遮天之造化神玉〕〔大明王:御刀镇天〕〔楼白的游戏王奇妙〕〔反派:我能看到我〕〔战神之帝狼归来〕〔华娱之星二代的崛〕〔缚春情〕〔龙族:路明非不奉〕〔我在乱世词条无限〕〔穿成男主绿茶前妻〕〔秦功〕〔盖世狂龙(断章)〕〔天降福宝,逃荒路〕〔斗破:貔貅之主〕〔领主时代:开局获〕〔盗墓:说书贼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撕破脸才符合逻辑嘛
    “从那之后,石榴就变了个人似的,眼神阴森森的,看谁都不阴不阳地含着怨气,可吓人了。”

    “后来,祥子又和珍珠好上了,说要带珍珠一起走,石榴知道后,跑去大闹了一场,惹得三个人都受了罚。”

    “最终,祥子还是带着珍珠离开了。但没过几日,就传来消息,说他们半道儿上遇到了匪徒,祥子被杀,珍珠被贼人轮番蹂躏……”

    “尸体就那样赤身裸体的,被扔在路边。金锁和珊瑚她们去收尸,据说,人糟蹋得不成样子,根本没法看……”

    春娘说到这,压低了声音,“据说有人曾经看见,在那之前,石榴曾经在后巷和一个脸上有疤、面相凶恶的男人偷偷交谈,结果第二日,恰好就出了祥子那事。”

    “如果说这是巧合,那接下来,金锁莫名其妙地纷纷掉进花园子的水井里淹死,珊瑚莫名受惊,变得疯疯癫癫,被赶了出去……而这些事的发生,石榴都是第一个目击者,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奇怪的是,二夫人十分护着她,事情一出,不让下人议论,更不让去报官。于是,她这个疑似凶犯,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过了这么多年。”

    辛晴沉吟半晌,皱眉问道,“春娘姐姐,方才你说,石榴在后巷密会的那个男人,脸上有疤?是什么样的伤疤,你可知晓?”

    春娘摇摇头,“我并未亲眼看到,只是听看到的人说,那个男人长得挺像那段时间的通缉犯,据说专门干剪径营生的,害死了好多人。”

    辛晴越听越心惊,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原身能卖身进柳家,绝对不是巧合!

    她十分有理由怀疑,和石榴在后巷密会的人,就是企图染指她的那个疤脸男!

    如果石榴真的是雇凶杀人,而雇的这个凶就是疤脸男,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疤脸因为交易搭上了柳家这条线,所以等他回去找秦氏,秦氏嫌原身碍眼,于是假模假样的哭穷逼原身卖身,顺理成章地就把她卖入了柳家,换来高昂的卖身银子!

    后面,他们大概是想控制原身,让她去偷也好,当姨娘也好,总之,家大业大的柳家就成了他们的金库,而原身,就成了他们的提款机!

    这些动机一点也不难猜,问题是,石榴明知道原身和匪徒有关系,进府有可能是别有目的,为何还要放她这个祸患进来呢?

    难道,这石榴背地里,也暗藏着别的心思?

    辛晴十分想证实这个猜想,于是问道:“春娘姐姐,你说的那个看到石榴在后巷密会男人的人,是谁?”

    “那个人你应该也认识,就是前院看门的小厮,顺子。”

    辛晴十分惊讶,“顺子?怎么会是他?”

    春娘解释道,“那时候,他还是个半大孩子,刚来府里不久,祥子平时对他照顾有加,顺子就认了祥子做大哥。具体的,我跟他不太熟,也不是很清楚。”

    辛晴十分想赶紧去找顺子问个清楚明白,证实她心中的猜想。

    但是眼下她们刚进了小厨房,还没站稳脚跟,黄厨娘那姑侄俩似乎还没得到信儿,若是她们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招等着她和干娘,所以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对。

    反正现在她一时半会也出不了府,来日方长,所有的事情,她一定都会弄个清楚明白的。

    ——

    黄厨娘这边,果然如同辛晴料定的一样,得知她们进了小厨房,气得火冒三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