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儿阿飞,有剑圣〕〔开局曝光宗主,我〕〔都市兵王〕〔龙枭〕〔无限之与中洲队的〕〔夫人她一身旗袍,〕〔联盟之魔王系统〕〔首席继承人陈平〕〔盗墓:我家末代族〕〔高手下山,我家师〕〔那些年,我们一起〕〔开局长生万古,苟〕〔四合院:我有一个〕〔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影帝:我在片场捡〕〔从火影开始的机械〕〔陆七权奕珩〕〔从黑袍开始诸天〕〔诸天:开局越女阿〕〔诱捕小乖宝,野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他一把将人圈在怀里
    “顺子哥!”辛晴尖叫一声,眼睁睁看着顺子被缰绳扯着,一道跟着摔了下去!

    “咣咚咚咚!”一阵沉闷的撞击声响过,连马带车都摔在了黑漆漆的沟底。

    “啊!”黑暗中,传来顺子的一声惨叫。

    辛晴吓得脸色惨白,慌不择路地就往下跳,顺着沟边连滚带爬地滑下了沟底。

    沟里很黑,什么都看不清,辛晴哆哆嗦嗦掏出火折子,手忙脚乱地打开一照,浑身的血顿时凝固!

    只见马和车都侧翻在一旁,棺木散落,里面的尸首也翻了出来,半个身子都探出棺材,趴在地上,刚换好的干净寿衣也沾上了泥水。

    棺木下还压着一个人,正是顺子。

    他疼的面容扭曲,动弹不得的躺在那里,正试图把被压着的那条腿抽出来。

    “别动!”辛晴慌乱喊道,“这棺木有上百公斤,你这么抽是抽不出来的!”

    说话间,她眼睛在沟里乱寻摸,看到沟里零星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碎石。

    她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一边用嘴巴叼着火折子照明,一边弯腰去搬石头,废了半天的力气,终于搬了一堆大小差不多的石头在棺材边。

    压着顺子腿的,正好就是棺材底部的棱边。

    辛晴使出吃奶的力气,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一个个往棺材下的空隙里塞。

    等到棺材被石头稍稍顶得往上一些,辛晴已经累得气喘如牛了。

    她来不及歇口气,又跑到顺子身边,抓着顺子的大手往外拖。

    顺子自己也往外使力,两人就这么齐心合力,一点点往外挪,终于解救了顺子被压断的那条腿。

    辛晴连忙蹲在顺子的腿边,仔细拿火折子照过。发现他的小腿呈现一种诡异的弯曲度,料想一定是骨折了。

    顺子心里也明白。

    方才掉下来的时候,他就听到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腿上传来锐痛,心知这腿肯定是断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彻底废了。

    想到这,他嘴边溢出一丝苦笑。

    “顺子哥,你撑住,我回村叫人。你现在不能随意挪动。”

    辛晴神色凝重,站起身来,一把脱下外面的外袍,连同里面的夹袄,一起披在顺子身上。

    带着少女体香和体温的衣衫迎面盖来,顺子顿时心头一颤。

    “晴儿,你……不可以!穿回去!”

    辛晴冻得嘴唇哆嗦,声音都有些发颤,“我没事,一会儿跑起来就热了。你不一样,不能挪动半分,躺在这里只会越来越冷。”

    “顺子哥,你坚持住,一定要等我回来!”

    说完,少女转身跑了,手脚并用地顺着沟边爬上地面,一路狂奔而去。

    顺子看着那道纤细灵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无边的夜幕中,眼角渐渐湿了起来。

    她穿的那般单薄,身子那般羸弱,却拼命在雨幕里狂奔,争分夺秒想办法救他。

    他知道这无关情爱,只是义气,却也被这么个小小少女的坚韧勇敢给深深震撼到了。

    她并不是朵需要呵护的花朵,而是一棵宁折不弯的小树,是他一直自以为是,非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呵护她。

    原来他从来都没真正了解过她。

    ----------

    辛晴冒着雨雪,没命地往前跑。

    浑身已经湿透了,身子已经冻麻了,两条腿似乎只能维持着僵硬的弯曲,机械的朝前迈。

    肺也像是胀得快要炸掉的气球,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刺刺拉拉的痛意,却根本吸不进多少氧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