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儿阿飞,有剑圣〕〔开局曝光宗主,我〕〔都市兵王〕〔龙枭〕〔无限之与中洲队的〕〔夫人她一身旗袍,〕〔联盟之魔王系统〕〔首席继承人陈平〕〔盗墓:我家末代族〕〔高手下山,我家师〕〔那些年,我们一起〕〔开局长生万古,苟〕〔四合院:我有一个〕〔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影帝:我在片场捡〕〔从火影开始的机械〕〔陆七权奕珩〕〔从黑袍开始诸天〕〔诸天:开局越女阿〕〔诱捕小乖宝,野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第一次距离他如此之近
    “不,不是上头的义气,而是亲情!”辛晴语气认真,“干娘和姐姐,视我为亲人。我也把她们当亲人!”

    “亲人惨遭被害,我怎么可能为了明哲保身,选择当缩头乌龟?”

    “若是不能帮她们报仇,我一生都会寝食难安!”

    “所以,谢谢师兄的好意,我想,我还是亲自动手比较好。”

    “师兄若真想帮我,就给我几份慢性折磨的毒药吧。”

    雪公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目光带着探究,“师妹,你当真打定主意要回柳家了么?”

    “那个柳二爷,我与他打过几次交道。此人善于伪装,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惧内怯懦的老好人,实际上,却是个心理扭曲的狠毒货色,更是个色中饿鬼……我名下有一处特殊的铺子,专门卖些助兴的隐秘药物和器具,他可是那儿的常客。”

    辛晴瞠目结舌地看着雪公子,“所以、所以假山里的那些害人的东西,都是大师兄你卖给他的?”

    雪公子不置可否,淡淡勾唇。

    “那些东西原本只是利于房中术的器物。器物有错吗?错的是用器物的人。”

    “我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买卖。”

    “可是大师兄,你既然明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为何还要不断卖那些器物给他?你可知道,他用那些东西折磨死了多少女子?就连我干姐姐也差点……”

    辛晴说到这里,眼眶微红,声音更住,再也说不下去了。

    雪公子摇了摇头,叹道,“他不从我这里买,一样也会从别的地方搞到手。我是个生意人,放着现成的生意为何不做?做生意的,自古就没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师妹,你过于执拗了。”

    说完,他神色淡然地,转头看向大坑里的两具棺材。

    “就是因为知道你执念很深,师兄才又连夜派人把你那个干姐姐的棺椁也送了来,给她们二人全都重新殓了,换了上好的金丝楠木棺,可保尸身不腐不朽,免于虫蚁侵扰。”

    “其实人死如灯灭,这些东西做得再好,她们也感受不到,不过是给活着的人给自己的一些慰藉罢了。”

    “所以,你该明白,你能不能报仇,是不是亲手报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们都不会知道,不会醒过来了。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自苦,非要以身犯险,去狼窝里和豺狼一决高下呢?”

    “要我说,这事就交给师兄,保证三日内,就把柳家二爷的人头给你送来。你看如何?”

    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向辛晴,观察她的反应。

    辛晴眼里闪着泪花,一脸郑重,“大师兄,你根本不明白……”

    “何必解释,你说再多他也不会明白的。”凌云璟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

    “夏虫不可语冰。对一切唾手可得的人,你要让他如何明白,一个无家可归之人,于绝望中是多么渴望有人嘘寒问暖,有片瓦可以遮身?”

    话音落,他转头看向辛晴,目光突然变得柔和。

    “纵然是微弱如萤火一般的善意温暖,也弥足珍贵。这些东西,不亲身经历,是不会懂的。”

    “有些话,只说给懂的人听就好。”

    辛晴呆呆望着眼前少年,心头砰砰如小鹿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