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儿阿飞,有剑圣〕〔开局曝光宗主,我〕〔都市兵王〕〔龙枭〕〔无限之与中洲队的〕〔夫人她一身旗袍,〕〔联盟之魔王系统〕〔首席继承人陈平〕〔盗墓:我家末代族〕〔高手下山,我家师〕〔那些年,我们一起〕〔开局长生万古,苟〕〔四合院:我有一个〕〔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影帝:我在片场捡〕〔从火影开始的机械〕〔陆七权奕珩〕〔从黑袍开始诸天〕〔诸天:开局越女阿〕〔诱捕小乖宝,野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你可真是个茶艺大师啊师兄
    辛晴和雪公子谈完,那边护卫们也把墓坑封好了。

    新堆的坟包像个小丘似的耸立着,十分扎眼。

    旁边不远处就是辛老爹的坟,像是个忠诚的卫士一样守在地头儿。

    有辛老爹的守护,想必干娘她们在黄泉之下,再不会被人欺负了吧。

    辛晴这般想着,上前点了柱香,跪在坟前。

    时间紧,墓碑还没刻,只有光秃秃的一块石板立着。

    她小声地跟干娘说了一通话,半晌,擦了擦眼泪,起身就往外走。

    雪公子陪着她,轻声慢语地,劝她想开点。

    辛晴时不时地点点头。

    凌云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再也沉不住气,立刻迎了上去。

    “聊完了?可以回去了吗?”少年冷着脸,瓮声瓮气地问。

    辛晴微微垂着头,并没有抬头看他,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

    凌云璟顿觉奇怪。

    刚才她对他说话还细声细气的,怎么这会儿耷拉着脸,对他爱答不理了?

    少年的心突然变得敏感起来,想问,却又不好意思问。

    真叫一个百爪挠心。

    到底雪公子跟她说了些什么,这丫头怎么看上去跟丢了魂儿似的!

    少年十分不悦地转头盯着雪公子,眼神充满敌意。

    雪公子平静的对上他的目光,微微勾了下唇,转头却对着辛晴道,“师妹,事关隐秘,师兄对你说的话,切莫让第三个人知道。”

    辛晴默默地点点头。

    “另外,师兄对你的承诺,也永久有效。师妹若有需要,尽管来找师兄。”

    “多谢师兄,我晓得了。”辛晴学着江湖规矩,朝他抱拳一礼。

    “师兄,就此别过了。替我跟师父他老人家辞个行。”

    雪公子轻轻一笑,“好,去吧。”

    辛晴转身,又走到顺子面前,“顺子哥,我先回府了,你安心在这养伤吧。”

    顺子叹了口气,“我知道劝不住你,所以,也不劝你了。”

    “你自己凡事要当心,千万别逞强。”

    辛晴对他微微笑了下,点点头。

    然后,她低着头,从凌云璟身边,擦身而过。

    “我走了。”

    她留下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上了雪公子给她准备的马车,由护卫送她回柳府。

    凌云璟顿时傻眼,愣在原地。

    “她那是什么表情?你究竟跟她说了什么?”少年转头就要找雪公子算账。

    护卫们早就盯着他,他一有动作,全都呼呼啦啦围了上来。

    雪公子淡淡而笑,“没什么。不过是说了一些往事,让她认清一些事实。”

    “师妹是聪明人,她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不过是给了她选择的权利。”

    “师弟,你莫忘了,你如今可是被南礼朝通缉着,身无分文,往日你所有的荣耀,光辉,高贵,如今都化为尘烟。你说,你如今能给她什么?”

    “我不一样,我是东越的晋王世子,是北周武林盟主之子,南礼朝的大小官员全靠我发财,待我如贵宾。西蜀王更是我的至交好友。”

    ”东越、西蜀、南礼、北周,这天下纵然再四分五裂,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没有我办不了的事。师弟,说句诛心的话——你拿什么跟我争?”

    凌云璟冷笑一声,“所以,大师兄这是承认对那丫头有企图,要与我一争高下了?”

    雪公子悠然自得地一笑,“我不是要与你一争高下,而是势在必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