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天才王〕〔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正经少神〕〔全民三国:我能看〕〔遮天之造化神玉〕〔大明王:御刀镇天〕〔楼白的游戏王奇妙〕〔反派:我能看到我〕〔战神之帝狼归来〕〔华娱之星二代的崛〕〔缚春情〕〔龙族:路明非不奉〕〔我在乱世词条无限〕〔穿成男主绿茶前妻〕〔秦功〕〔盖世狂龙(断章)〕〔天降福宝,逃荒路〕〔斗破:貔貅之主〕〔领主时代:开局获〕〔盗墓:说书贼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你和她居然有婚约?
    小兵卒早就等不及下值,早就想去喝口热酒暖暖身子,却被人如此呵斥住,不由得烦躁地盘问道,“什么人?竟敢扰乱关城门的时辰!”

    为首那辆马车车帘掀起,露出一张中年男子的脸。

    男人大约四十多岁,蓄着美髯,头戴儒巾,一副中年文士打扮的模样。

    “这位小兄弟,通融一下。”

    说完,男人隔着帘子递来一样东西。

    兵卒顿时心花怒放,心想一定是金银之类的贿赂钱,赶紧伸手去接。

    然而东西拿到手里,材质却有些不对。

    小兵卒借着头顶灯笼的光线,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金银!分明是一枚沉甸甸的金鱼袋!

    小兵卒顿时冷汗直冒!

    谁不知道三品以上的大官才能配金鱼袋?

    “小的……小的眼拙!小的眼拙!”小兵卒说话顿时磕巴起来,赶紧低头,双手举着金鱼袋毕恭毕敬地奉还。

    “小兄弟不用再看一眼?”男人说话不疾不徐,神态和煦,却无端有种身居高位者的压迫感。

    “小的不敢!”小兵卒顿时跪下,头都不敢抬。

    中年男人显然很受用,神色倨傲的轻笑一声,放下了帘子,淡淡吩咐道,“走吧。”

    -----------

    车轮辚辚轧在积雪上,留下两道笔直的车辙印儿。

    马车一路行进,直到在柳府门前停下。

    往年这个时候,柳家早就亮起了两盏硕大的红灯,朱漆大门也只有这一天才大敞而开,迎接他们一家的归来。

    可今年明显不对劲,没挂灯笼不说,大门小门均是紧闭着,门口冷冷清清,连个在外迎接的小厮都没有。

    柳楚仁掀开一丝帘子看到这番景象,顿时皱了皱眉。

    莫非府里出了什么事?

    “快去叫门!”

    车夫忙下车去拍门,“砰砰砰!”

    “大爷回来了!快开门!”

    “吱嘎”一声,随着他大力拍门的动作,门响了,缓缓而开。

    门内却不见任何人。

    寒风萧瑟,满地银白,一院子凄清孤寂。

    车夫也是家里的老人了,一见这般景象,顿时感到十分不对劲,大惊失色的回头对着马车道,“大爷,您看这……”

    柳楚仁疑惑不解,慌忙弯腰出了马车,踩着车蹬走了下来。

    还没等他抬步上石阶,墙角的暗影里突然缓缓走出一个人,不疾不徐地开口唤道——

    “柳世伯,别来无恙啊。”

    柳楚仁顿时愣住,转头看去。

    那人越走越近,他眼里的惊惶也越来越明显。

    “云璟世侄?”

    话音落,只见后面那辆女眷的马车上,车帘子顿时被掀开一个角,又迅速放了下去。

    凌云璟眼睛淡淡一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没看见似的。

    “侄儿如今无家可归,所以斗胆来投靠世伯……世伯不会不收留吧?”

    凌云璟似笑非笑地看着柳楚仁。

    柳楚仁不愧是在官场里摸爬半生的人,短暂的惊惶后,立刻挂上和煦亲切的笑容。

    “云璟说的是哪里话,我与你父亲是至交好友,如今你全家蒙冤落难,只剩你一人逃出生天,在这世上无亲无靠的,我又怎会忍心把你往外赶?快,快进府,莫让外人看到,如今你的通缉画像还在城门口贴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