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儿阿飞,有剑圣〕〔开局曝光宗主,我〕〔都市兵王〕〔龙枭〕〔无限之与中洲队的〕〔夫人她一身旗袍,〕〔联盟之魔王系统〕〔首席继承人陈平〕〔盗墓:我家末代族〕〔高手下山,我家师〕〔那些年,我们一起〕〔开局长生万古,苟〕〔四合院:我有一个〕〔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影帝:我在片场捡〕〔从火影开始的机械〕〔陆七权奕珩〕〔从黑袍开始诸天〕〔诸天:开局越女阿〕〔诱捕小乖宝,野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忍和色,头上都是一把刀,刀刀要人命
    凌云璟将水桶轻轻放下,走过去石床那边,想给床上之人多盖些东西,却发现根本没有多余的狼皮。

    这些兽皮放在这里,大约根本就不是用来御寒的,而是为了避人耳目,伪装成猎户之所,遮掩那石床上的秘密舆图。

    他皱了皱眉,转身去角落,将剩余的干柴全部堆在石床不远处的空地上,重新燃起了火堆。

    两个火堆同时燃烧,不多时,石洞内的温度再次往上攀上。

    辛晴翻了个身,姿势舒展,身体不再怕冷蜷缩,面朝里侧沉沉睡去。

    凌云璟见她睡得安稳,这才提水去洗碗,动作放的很慢很轻,怕水声吵醒了正酣睡的人。

    洗完碗,把一切归置整齐,外面的天色也已经黑透。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然而他却站在石床边,犹豫不决。

    这石床是一整块巨石石板,看着不小,但形状不规则,其实能供人躺的地方,也就比单人的竹床大一些,一个人睡的话还算宽敞,若是两个人睡,势必要挤在一起。

    少年站在床边,看着床上之人,低头沉默。

    同床共枕……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食髓知味,他尝过她的甜美,便再也做不回原来那个同床共枕还能心无旁骛的少年。

    有些事一旦经历,就像是烙印烙进了骨子里,一旦靠近那个人。身体里的某些欲望便会蠢蠢欲动,他根本无法控制。

    但刚刚经历过一次凶险,他再也不敢放任自己心中的欲望。

    少年站在床边犹豫,头一次对自己的自制力产生了质疑。

    半晌,他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躺下,束手束脚的贴着床边,尽量不去碰触身边之人的身体,活活把自己躺成一把笔直的剑。

    但二人之间的距离,也就只能塞下一个拳头。

    身旁之人体香幽幽,丝丝缕缕的萦绕在他鼻端,少年了无睡意,脑海里乱七八糟念头纷乱。

    他闭上眼,努力平复呼吸,默默背起了心法秘籍。

    不知背到第几遍的时候,他刚萌生困意,一旁的人突然翻了个身,紧紧贴住了他。

    柔白的小手搭在了他肚子上,纤细的腿曲起,膝盖挨蹭上他的腰腹,一股燥热顿时从她挨蹭的地方朝丹田涌去!

    凌云璟呼吸一滞,顿时一个激灵坐起身,微喘吁吁。

    他挣扎,他难受,然而那个让他挣扎难受的人堂而皇之的占据了他的位置,正睡得一脸香甜,对于给他造成的困扰无知无觉。

    凌云璟转头看向那个撩火的人,咬牙无奈。

    忍和色,头上都是一把刀,刀刀要人命。

    少年心中无端涌出一股悲愤,不得不下了床,坐在地上开始打坐运功。

    既然睡不着,那就练功,早点破了内功心法的第十重境界,解除禁制,就再也不用受这劳什子窝囊气!

    到时候,他想做什么,就……百无禁忌。

    少年打定主意,盘坐在地,凝神提气,运功渐入佳境。

    两处火堆熊熊燃烧着,火舌跳动,映着石壁上那个格外专注的影子,细数时光的流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