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还敢不敢揪夫君耳朵?
    辛晴耳垂一热,心头一跳。

    “算……算什么帐?”

    少年哼笑了声,“装什么糊涂呢?”

    他的手松松环上了她的后腰,轻轻在她腰线上摩挲着,仿佛有意在舒缓她紧绷戒备的身体。

    “调戏夫君,撩了就跑,你说,该不该罚?”

    话音刚落,他突然仰头,一下轻咬住了她的唇!

    辛晴被猛然咬住唇瓣,又慌又惊,呜了一声就伸手去推他的前胸,想将他摁下去。

    然而她那点儿力气,瞬间被少年的强势霸道所瓦解,如同泥牛入海,注定无法撼动那个势在必得之人。

    少年一手精准地捉住她的两只纤细手腕举过头顶,另一手不由分说摁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拉了下来,不让她的唇舌逃离。

    灼热灵巧的舌有力地探入,少年吻的虔诚而坚定,且不容人分心。

    辛晴被他霸道地摁着后脑勺,堵住唇舌,没过多久便呼吸不畅。

    她只觉得自己像一条快要翻肚皮的小鱼,急需浮到水面上吸一口氧气,然而她的头却被一只邪恶的大手摁着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地翕动着腮帮子获取一些稀薄的空气。

    这个坏蛋!这是要闷死她不成?

    辛晴微微有些着恼,牙关轻阖,想要咬在他的唇瓣上。

    少年何其机敏,立刻觉察出她的意图,摁着她手脑勺的手突然下移,滑过优美凹陷的腰侧,攀上了一处隆起,惩罚似的轻轻一捏——

    “唔!”

    辛晴猫儿炸毛似的惊叫一声,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手脚并用地迅速撑起身子趴跪起来,小脸儿染上一层绯色的薄怒。

    “你、你简直不要脸!”她瞪着乌灵的杏眼,咬着一口小银牙,低头啐骂。

    “爪子往哪捏呢?”

    说完,她仍觉得不解气,伸手就要拧少年的耳朵。

    少年眉眼含笑,突然伸手准确的抓住她的手腕,牵到唇边吧唧亲了一口,坏笑了一声陡然翻身下来,动作十分敏捷。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他动作太快,快到辛晴只觉得手下扑空,手背一热,人影一晃,那个恼人的混蛋已经仗着自己轻功好,溜下了藤床!

    这藤床高于地面足有将近一人高,他下了床就立在藤床边上,恰好只露出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眼神调皮又挑逗。

    每次只要看到他这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她都讨不到什么好……

    辛晴心里咯噔一下,刚要出声,下一刻,就见藤床陡然晃动起来!

    藤床大幅度的左右摇摆,顿时化身为了秋千,又像是半圆形的离心机,似乎下一刻就要把人甩出去!

    眼前的树影篝火摇晃不清,辛晴顿时尖叫一声,下意识闭上了眼,双手紧抓着藤蔓。

    “停!凌云璟!快停下来!”

    “我快被甩飞出去了!”

    她闭着眼睛,感觉自己就像是悬在一处峡谷上方的吊桥上,晃来荡去,岌岌可危,即将要掉下去粉身碎骨。

    而实际上,如果她能在一边旁观,她就会发现,她感受的一切不过都是错觉。

    少年其实一直护在藤床边,手下也收着力气,这藤床晃动得也并不剧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