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男人和女人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
    “怎么又愣了?傻乎乎的。”少年宠溺地笑了声,低头碰了碰她的额头,轻蹭了下。

    辛晴被他一打岔,瞬间转回了心思,抿着唇,亦喜亦嗔地看着他,任由他就着她的手一点点吃完鸭蛋。

    “还要吗?”

    “要!”少年嘴里嚼着,爽快点头。

    辛晴又拿了个鸭蛋低头剥了壳,再次喂给他。

    吃完鸭蛋,凌云璟就着雨洗干净手上的泥,将辛晴揽在怀里,两人一同躲在狭小的岩石下,缩着身子躲雨。

    大雨倾盆,落在不同的地方,发出不同的音色,哗哗,沙沙,嘀嗒,组成一支悦耳的曲调。

    满目青翠隔着雨帘,平添一种朦胧之美。

    少年看了一会儿景,目光便不自觉投向怀中正仰头观雨的少女脸上。

    四周腾起湿润的雾气,扑面而来,少女眼睫毛上不免沾了细小的水珠,乌灵的眸子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湿漉漉的,幼鹿一般泛着无辜。

    少年专注的目光细细描摹少女的侧脸,心中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柔软。

    想爱她,想疼她,想……狠狠地占有她……

    想把她揉进骨血里与他合二为一,再不分离!

    少年心思越飘越远,突然想起许久之前的某个冬夜,军营里一帮糙汉子围着篝火取暖,期间不知是谁起了个话头,说起男人喜欢女人的感觉。

    当时有人斩钉截铁地说,“喜欢一个女人,就是想上她!”

    四周糙汉子立刻发出一阵狎昵的浪笑,口哨不断。

    紧接着,有人嗤了一声,杠道,“不喜欢的你也想上!窑子里的姐儿难不成你都喜欢?”

    “要我说,啥喜欢不喜欢的,晚上一吹灯,往被窝里一摁倒,还不都是一个样儿?”

    “这话不对!”立刻就有个年轻汉子起身反驳,“当然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你说说!”

    那年轻汉子面红耳赤了半天,梗着脖子道,“喜欢是想上,却能为她忍住不上!”

    话音一落,立刻招来众人的奚落嘲笑。

    霎时间,营帐里的哄笑声如雷声响。

    众人七嘴八舌,有人骂那汉子怂,有人骂那汉子憨,还有人说那汉子注定要睁眼看着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

    那时他十六岁,尚且不曾尝到情滋味,躺在一旁听着他们争论些没用的废话,嗤笑一声,翻身睡去,完全事不关己。

    如今他回想起来,才发觉那年轻汉子说得有理。

    初闻不知话中意,回神已是话中人。

    他无时无刻不想把怀中的姑娘占为己有,却一再为了她一忍再忍。

    十七八岁的年纪,男人初成,血气方刚,本就到了想女人的年龄,每天都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然他极其容易就亢奋起来,躁动得像只蠢蠢欲动的饿狼。

    看不够她的一颦一笑,尝不够她的甜美馨香。

    还剩最后一脉督脉,等他打通了,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解馋了……她年纪小,不愿意圆房,拿他收点利息,尝点甜头,也不算过分吧?

    少年越想越歪,看向怀中之人的眼神越来越灼人。

    初尝情事的少年丝毫不懂得掩饰炽烈的感情,却忽略了人家姑娘受不受得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