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我不光属狗,我还属狼!
    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却是流着眼泪的。

    是他逼得太紧了,让她为难了。

    他心疼,又愧疚,但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气闷。

    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肯跟他说实话,他明明听到,明明听到了她说要走的那些话!

    到底是在为难什么?到底是什么让她流着泪吻他?

    少年心中郁闷,却又不敢再惹少女伤心,只得自己默默的吞下苦涩。

    少女的吻如羽毛轻轻贴在他的唇上,丁香小舌破天荒地主动伸出,擦上他的嘴唇。

    凌云璟呼吸一滞,再也顾不得什么郁闷憋屈,一下抱着少女,反客为主,长驱直入,很快和她纠缠在一处。

    愧疚又心疼,气她又爱她,少年的吻介于怜惜和惩罚之间,凶狠的探入,却温柔的纠缠。

    这个吻,对于两人来说,都是掺杂了太多太多沉重而复杂的情感。

    两个人贴得很近,近到呼吸相缠,心跳相闻。

    两个人又离得很远,远到彼此的两颗心被一扇叫做‘秘密’的后墙给阻隔开来。

    近在咫尺,远隔天涯。

    一吻毕,两人都是气喘不已。

    少年修长的手指替辛晴擦去腮边的泪痕,捧着她的脸颊和她抵额。

    “我希望今后你有事会主动的告诉我,而不是等着我去追问……我以后也不会再追问你了,莫要因为这个再掉眼泪,我会心疼。”

    “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告诉夫君。夫君是男人,天塌了也该由夫君替你扛着,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左右为难。”

    辛晴轻轻嗯了一声,环住他的脖颈。

    “那我先跟你坦白一件事。”她扬起小脸,“刚才我笑,是因为想起一句话。”

    “女人摸男人的头,跟摸狗头差不多……”

    她声音越来越小,小心觑着凌云璟。

    少年顿住,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低头,泄愤似的啊呜一口咬在她脸颊上。

    辛晴疼得哼唧一声,手下不停拍打他,“你、你松口!我疼了!”

    少年舌尖轻轻扫过她的脸颊,流连几下才松开。

    辛晴摸着湿漉漉的脸蛋,似乎摸到了他一排整齐的牙印儿,顿时瞪着一双大杏眼恼怒骂道:

    “你!你属狗的呀!怎么突然就咬人?”

    少年舔舔嘴唇,沉沉低哼,双眉上扬如剑,“我不光属狗,我还属狼!”

    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那股子霸道狠劲儿又泛了上来。

    辛晴无语的翻翻白眼,挣扎着就要从他身上下来。

    然而少年一只手就将她轻易制服,贴上她的耳朵,报复似的咬了两下,微微喘着气道:

    “今儿我把话撂在这,无论如何,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离开我的身边!若是你不听话……”

    说话间,他大手箍住她的纤腰,猛地往下一压——

    辛晴顿时瞪大眼睛,愣在当场。

    回过神,她仿佛屁股被火烫似的猛地站起来,心惊地转头看他,半天说不出话。

    什么……什么玩意儿!

    大白天的耍流氓啊!

    身体残存着那种崎岖的触感,她脸似火烧云一般的绯红。

    “这就受不了了?”少年哼笑一声,站起身,走上前安抚似的环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