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杀怪就能变强〕〔我真不想吃软饭啊〕〔浪在东京,巫女和〕〔我真的是守法公民〕〔神秘复苏:灾厄之〕〔苟在仙诡世界〕〔恐怖游戏:开局女〕〔疯了吧!我一个奶〕〔天眼:鉴宝无双〕〔斗罗:我爹,封号〕〔我满级道士,开局〕〔我都快无敌了,你〕〔家父李世民,让你〕〔赘婿复仇,麒麟上〕〔绝世村医〕〔我有一把猎魔刀〕〔我在神秘复苏开箱〕〔龙王聘〕〔隐士是如何练成的〕〔萌妃天降:腹黑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走,去夺家产!
    月光下,少年突然愣住,漆黑的凤眸微微睁大,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不可置信,眼前少女居然突然这么大胆奔放……

    她这是……馋他的身子了?

    少年飞快朝船尾的霍家母子瞥了眼,又转回目光,直勾勾盯着那个正扯他腰带的姑娘。

    辛晴好不容易给他那沉甸甸缀满暗器的革带卸下来,正要去掀他的上衣,却被少年突然轻轻攥住了手腕。

    他抿了抿唇,眼神有些飘忽的低下头,小声嗫嚅:“乖,等没人的时候咱随便看……这会儿……不方便。”

    辛晴张了张嘴,刚想说自己只是想给他褪下衣服敷药,却被他这副不好意思的模样逗得忍俊不禁。

    真是难得,他居然还会有害羞的时候?

    她突然想逗逗他,于是不依不饶的揪着他衣服往下扯,眼神说不出是挑衅还是挑逗。

    少年见状,会意一般的轻笑,突然蹲下身,抖开狼皮铺在船板上,一把将那个不安分的磨人精扯坐下来,顺势将她压在身下。

    豹皮褥子一蒙,顿时把二人的小动作遮的严严实实。

    辛晴这才知道玩笑开大了,不由得连连小声告饶,“你、你别乱来,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顺便给你上点药。”

    少年将头埋进她的颈侧,唇舌越发滚烫,贴着她敏感的脖颈含含糊糊道,“上什么药……是你先撩拨我的……你就是解药……”

    说话间,他修长的手指卷开她的衣摆,顺着滑上了光裸的腰侧,反复流连摩挲着往上攀爬。

    辛晴这下可真算是知道什么叫引火烧身,哭笑不得的挣扎了两下,下一刻,却被他重重一揉,顿时说不出话来……

    小船没了人掌舵,顺着水流飘飘荡荡,轻轻左右摇动。

    不知过了多久,起起伏伏的豹皮褥子被人迫切的一把掀开,少年翻身平躺下来,大口喘着气,白皙的俊颜满是血气上涌后的绯红。

    一旁的少女衣襟凌乱,小手轻掩胸口,张着红艳艳的小口微微喘着,杏眼里满是雾蒙蒙的湿气。

    少年很快平复下来,侧身过来帮她整理好衣襟,将人揽过来,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

    “睡吧,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辛晴听着他一本正经的哄她睡觉,脑海里却想起他刚才肆无忌惮做下的事情,又气又羞的拧了他一下,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少年轻笑一声,不依不饶的贴上来,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抵着她的头顶。

    “乖,快睡吧。”

    辛晴被他轻声哄劝着,慢慢闭上了眼睛,沉睡过去。

    少年见她睡着,这才悄悄坐起,将胸中一口凝滞的血气吐了出来。

    以他的内伤严重程度,如今已经无法自己运功疗伤了,这样强撑着装模作样,迟早有一天会撑不住倒下的。

    少年满脸凝重。

    --------------

    清晨,一轮旭阳从江面上升起,瞬间穿透薄雾,照亮世间万物。

    金灿的阳光刺眼,船板上躺着的少女睫毛颤了颤,顿时睁开了眼。

    船头上立着的少年,正在和路过的一艘渔船攀谈。

    不多时,一锅热气腾腾的鱼汤装在砂锅里,被少年小心的放在船板上。

    “醒了?刚巧,碰到了出船打渔的老乡,花了二两银子换了这么一锅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合着就我科技侧〕〔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