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之最强皇太孙〕〔新婚夜,植物人老〕〔皇家金牌县令〕〔战争宫廷和膝枕,〕〔娱乐,我真不是顶〕〔弑仙绝〕〔楼白的游戏王奇妙〕〔长生:我的资质每〕〔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隐士是如何练成的〕〔神话战国之我是赵〕〔大四的我,万亿身〕〔神级影视:开局拉〕〔重回七零:强扭的〕〔绝世唐门之开局我〕〔全球大佬团宠后,〕〔大秦:开局签到十〕〔从假太监到假皇帝〕〔惊悚降临:这个大〕〔灵泉空间:我在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报应啊,报应!”
    院子里混战一片,抱在地上打滚的,互相撕扯着抓挠的。

    只有葛武沉着脸,抬脚朝屋里走。

    王婶儿顿时出声道,“葛家老大,你怎么不拦着啊?”

    葛武沉沉道,“这一架迟早要打,打完了,心里便舒坦了。”

    霍夫人看着正和蒲婶子拉扯的葛太太,不由得问道,“那你怎么……怎么不帮忙呢?”

    葛武转头看了她一眼。

    男人长得孔武有力,面庞棱角分明,是个十分魁梧健壮的汉子。

    就连那目光,似乎都暗含着某种不容抗拒的力量,看的霍夫人情不自禁低下了头。

    “我若是出手,非死即伤,那样对我葛家不利。”

    说完,他指向屋子,“艳红收拾好了没有?我要把她抱出来了。”

    王婶儿一听,顿时面露不舍,叹了口气,“收拾妥当了,走吧,你妹子正等着。”

    说完,她率先进了屋。

    葛武点点头,也跟着走了进去,不多时,怀里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葛艳红出来,一路径直去了马车那,把人安置妥当。

    院子里这时候,掐架的人也都筋疲力竭,进入了尾声。

    两个半老太太各自松了手喘气,蒲婶子脸上的淤青加重了,还多了一边熊猫眼,头发乱蓬蓬的,像是刚被雷劈过的鸟巢似的。

    葛太太比蒲婶子好很多,只是耳洞被扯裂了,汩汩的流着血。

    她小心把耳坠取下来塞袖子里,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叉着腰冷哼一声:

    “既然撕破脸了,我也不妨把话说明白了!我们今天来接艳红,就没打算再让她继续当你们蒲家的媳妇了!从即刻起,我们艳红,跟你们家的混账儿子,义绝和离!”

    “什么?”蒲掌柜顿时惊愕地从地上坐起来,和傻眼的蒲婶子面面相觑。

    “义绝?”

    “我不同意!”

    两口子异口同声地嚷道。

    “哼!由不得你们不同意!”葛太太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艳红这胎是怎么落的!”

    “分明是你儿子想祸祸人家姑娘,所以在鱼汤里下了蒙汗药!你这老虔婆丧尽天良,竟然为了成全儿子的兽欲,助纣为虐!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连累了我们艳红头上!”

    “我们葛家认栽了!但是你别忘了,那落下来的可是男胎,是你们蒲家的亲孙子!你这老东西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孙子!也不怕天打雷劈!”

    一番话说得蒲家老两口一个傻眼,一个开始捶胸顿足。

    “哎呀!我的大孙子啊!”蒲掌柜沙哑苍老的破锣嗓子哭的比杀猪还难听,不停的前仰后合捶着胸口,像是快要哭晕过去。

    蒲婶子脸上的皱纹挤了又挤,终于落下两道老泪。

    “报应啊,报应!”

    她喃喃说道,浑身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似的。

    葛太太见他们如此,顿觉心中畅快,继续道,“反正我把话放这儿!明日我便朝官服递交义绝书!说蒲争竞殴打丈母娘!这已经是给双方留了颜面!若是你们不肯认下,我不介意一纸状书递给府衙,告蒲争竞意图杀妻!逼奸人命!”

    蒲婶子一听,顿时有些慌,“没有的事!你、你是从哪听来这些混账话的?少给我们家竞儿扣屎盆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