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你的娇气包〕〔斗罗之太虚圣朝〕〔无限:女主在黑棺〕〔火影:我带着满级〕〔精通兽语,农女她〕〔我全点了掉宝率〕〔四合院:从开大车〕〔大明:我,朱棣第〕〔签到成为世界之主〕〔至圣先师〕〔影帝:我在片场捡〕〔我有异能但不敢用〕〔朱元璋的人生模拟〕〔战神奶爸〕〔天界往事〕〔从火影开始的机械〕〔人在大魏,朝五晚〕〔十日终焉〕〔斗罗:我爹,封号〕〔全球大佬团宠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省的你惦记旁的男人。”
    “张伯,您的意思是……”辛晴面露疑惑。

    “你们从外地而来,根本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张伯叹了口气。

    “先前洋县告破,那些闯入洋县县衙的流民,虽衣衫褴褛,却个个儿身强体壮,压根儿就不像是长久吃不上饭的人。”

    “昨日你们也见了,那些真正快要饿死的人,个个儿面黄肌瘦,连说话走路都快没力气,怎么会有能力撞门抢粮?居然还知道用火烧?呵呵,这些伎俩,怕都是贼匪的惯用手段!”

    辛晴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昨日怂恿众人去抢他们的那几个男人,确实看上去有些违和感。

    她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怪不得这一路他们随意出入城门,都没人盘查,原来这西蜀的时局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怪不得逃亡西蜀之前,风涯会提醒他们,西蜀王庭正在内乱,又逢上灾年,让他们多加当心。

    如今,匪患、流民,两股势力已经掺杂在一起,这种威力可不容小觑。

    这西蜀,怕是真要出大乱子了。

    “张伯,您是说,这些流民攻城,是有心之人在背后煽动闹事?倘若是真的,这不就是叛乱么?难道西蜀的皇帝,都放任不管的么?”

    “欸,丫头,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招来杀身之祸。”张伯连忙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这些事情不归咱们小老百姓管,何必操那个闲心,眼下,能顾着咱们自身的周全,已经实属不易了。”

    话音刚落,只听少年轻笑一声,自然而然接过话头道:

    “小老百姓?张伯何必自谦呢?”

    “您三番五次提到那些闯入县衙的流民,想必,是先前在衙门里亲眼目睹过?”

    凌云璟一句话,立刻就让张伯变了脸色。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凌云璟,发现后者也在审视的看着他。

    “呵呵。”

    半晌,张伯僵住的脸突然笑开,“你小子,眼睛可真够毒的。”

    “没错,我确实曾在县衙里,亲眼目睹了一切。”

    “这么说,张伯您并不是郎中了?”凌云璟直接发问。

    “呵呵呵!没错,我确实不是郎中,只是年少之时学过一些医术。”

    “我供职于县衙,身居主簿一职。流民破城那晚,我在县衙中。就连县令大人举家出逃,我也是知晓的。”

    “老夫把家底儿都抖搂出来了,这下,你们可放心了吧?”

    张伯摊手,无奈一笑。

    “原来是主簿大人,晚辈失敬了。”凌云璟朝张伯抱拳一礼。

    “你这个娃子呀,鬼心眼儿还真不少。”张伯笑着点了点凌云璟。

    “罢了罢了,想来你们一路跋涉,许是吃过亏上过当,这才生了警惕心,这是好事。吃一堑长一智嘛!”

    “今后咱们还要结伴同行,彼此之间,可不要再生了隔阂才好。”

    “谢张伯体恤。”

    凌云璟道了声谢,表情淡淡的。

    张伯看了看二人,突然又转头对着凌云璟,呵呵笑着问:

    “这位小兄弟一看就气度不凡,定是出身显贵,还不知该如何称呼?”

    凌云璟淡淡一笑,说道,“晚辈姓云,单名一个璟。张伯唤我云璟便是。”

    辛晴立刻转头看向他。

    他没有说出真名姓,看来,张伯刚才的话,并没能取信于他。

    凌云璟心中一定还有别的疑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