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宠外室?我入东〕〔穿入洞房,农家丑〕〔足球:拒绝国足,我〕〔开局成为禁区之主〕〔诡道求仙,从将自〕〔魔道女帝旺夫,我〕〔七零海岛军婚:二〕〔五岁小师妹她是四〕〔盲盒开出微型世界〕〔战神之帝狼归来〕〔强化子嗣,我的后〕〔原神:具现之魔神〕〔大明:我穿越成了〕〔快穿:万人嫌争做〕〔国民别慌,我再模〕〔不当舔狗后,校花〕〔疯了吧!我一个奶〕〔星穹铁道:我当星〕〔荒野俱乐部〕〔让你模拟犯罪,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唉,真是冤家!
    黑脸少年满脸是伤,身上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划破,血迹斑斑,很是狼狈。

    凌云璟咬了咬牙关,最终还是将那股杀意忍了下来。

    “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他低着头沉声问。

    “出什么事了?”

    正屋门打开,张伯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厢房门边的黑脸少年,顿时一脸惊愕。

    “孙威?你这瓜娃子怎么到这儿来的?”

    他抬头看了看一旁的院墙,脸色顿时更差了,“你翻墙来的?”

    黑脸少年眼眸半阖,瞳孔有些涣散,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胡闹!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张伯顿时大怒。

    “那墙上都是牛毛刺,全是浸了剧毒的!中者必死无疑!”

    他一边说着一边蹲下翻开黑脸少年的眼皮看了看,转头对凌云璟吩咐道,“云璟,快,搭把手,帮我把他扶到东厢房,放到床上。”

    凌云璟黑着脸收回手里的剑,伸手扶住孙威,跟着张伯往东厢房走。

    身后的西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辛晴穿戴整齐的跑出来,立刻看到奄奄一息的黑脸少年。

    “出什么事了?他怎么弄成这样?”

    辛晴惊诧地问道,跟着也要进东厢。

    “张伯要给他治伤,你进来做什么?老实呆在外面。”

    凌云璟臭着一张脸转头吩咐她。

    辛晴顿时记起他刚才在床上说的话,知道他这是又吃味了,顿时停住脚,听话的留在了外面。

    这人是个顺毛驴,非必要的时候,还是少惹他为妙。

    反正她跟着,大抵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也多有不便。

    辛晴转身回了屋。

    她总觉得心里有些慌,像是刚才的场景,若是再发生一次,保不齐就要仓皇逃命。

    这一路他们因为没有行李,已经吃尽了不少苦头,这一次,既然知道要长途跋涉,还是未雨绸缪得好。

    她稍微想了想,在屋里翻找了下,用一个废旧的床单叠出个包袱皮,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先前王婶儿做的肉饼已经吃完,只剩下两顿的馒头,今日她又蒸了些包子馒头,还剩下十几个,被她全部包起来塞在包袱里。

    还有她的衣裙,霍姨给缝的月事带,她小心裹了又裹,尽量不占地方地塞进包袱里。

    凌云璟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女收拾自己东西的这一幕。

    少年瞳孔猛缩,下意识问道:

    “你这是做什么?”

    辛晴转头看他,一脸茫然,“这不明摆着吗,收拾东西呀。”

    凌云璟呼吸一窒,上前几步抓住她的手腕,“所以,你这是又要一声不吭的走么?”

    “就因为刚才我凶了你?”

    “若非我放不下你,回来看看,是不是待会儿等着我的,就是人去屋空一纸信笺了?”

    少年目露痛色,越说越快,神色里甚至透出一丝狰狞的恨意。

    辛晴被他吓得瞠目结舌。

    直到看着他低声咆哮般的发泄完,渐渐红了眼眶,这才明白过来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误会亟待澄清。

    这个少年,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满不在乎,坚强桀骜。

    辛晴望着他,好像抓住一点头绪,又好像没能完全明白他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成为全校公交车的〕〔尺寸1v1长耳朵的兔〕〔崩坏三生存守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独占糙汉1.v1书香〕〔偷香(杨羽)〕〔纯古言非穿越非重〕〔狂妃在上:邪王一〕〔中世纪枭雄〕〔空间之超级农业大〕〔穿越成女生后的若〕〔临时起意1v1阿司匹〕〔影视世界从攻略女〕〔超品兵王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