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残王追妻:天才王〕〔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正经少神〕〔全民三国:我能看〕〔遮天之造化神玉〕〔大明王:御刀镇天〕〔楼白的游戏王奇妙〕〔反派:我能看到我〕〔战神之帝狼归来〕〔华娱之星二代的崛〕〔缚春情〕〔龙族:路明非不奉〕〔我在乱世词条无限〕〔穿成男主绿茶前妻〕〔秦功〕〔盖世狂龙(断章)〕〔天降福宝,逃荒路〕〔斗破:貔貅之主〕〔领主时代:开局获〕〔盗墓:说书贼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深夜晃动的马车
    如今凌云璟在廖峥的手下,本就是私兵,就算他将来做到廖峥手下第一人,自然也是无法从北周朝廷那里吃空饷挪用军费的。

    所以,他要屯私兵,自然是要自己想办法挣银子的。

    想到这,辛晴不由得努力回想原著的情节。

    那本书后面都是征战环节,她不感兴趣,都是挑着看的,只大致知道男主后来领着三万人马杀回了礼朝,破了金陵,直逼皇宫。

    至于这些兵从哪来的,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凌云璟揉了揉她的脸颊,“吃完饭,咱们早点睡吧,明日天不亮又要赶路了。”

    “行军之时,每天只有三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辛晴一听只有三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顿时放下心来。

    时间紧张,他今晚肯定不会折腾她了。

    然而二人进了车厢没多久,车厢便剧烈晃了下。

    “你、你禽兽!”

    少女气急败坏的控诉声随即被什么堵住,发出唔唔的挣扎声,渐渐弱了下去。

    车帘荡出波纹一样的涟漪,也不知是不是被夜风吹拂的,一下又一下,规律且急促。

    夜渐渐深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复苏的虫鸣时不时响在草丛间。

    夜风也停了好一会儿了,一切都陷入了沉睡中。

    一声夜枭的声音突然划破寂静的夜空,凄厉,尖锐。

    半躺在囚车里的独臂羌族男人,突然睁开了眼。

    他眼睛如夜枭一般的精亮,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抬着仅剩的一只手,缓缓往脖子下的衣襟里摸。

    原来的骨哨被收走,幸好,他还有一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吹响的最重要的一只。

    精致的骨哨刚拿出来,一道黑影突然从囚车旁闪过,夺走了他手中的骨哨。

    少年墨发高束,穿一身黑衣,若不是因为皮肤白皙,整个人几乎要和黑夜融为一体。

    “挺精致啊。”少年冷笑,把玩着手里的骨哨,“这哨子,你打算用来做什么?”

    羌族男人一看见他,左臂断口处仿佛有记忆一般,再次剧烈疼痛起来。

    “是你!你……”

    少年根本不容他再说话,五指如爪疾如闪电抓住他的咽喉!

    “我问,你答。”

    “你是大王子的人,还是羌族各部的人?”

    羌族男人脸色骤然变了。

    “不说?那你现在就死吧!”

    说话间,少年五指往里紧缩。

    男人“嗬嗬”出声,脸色憋的通红,拼命摇头,从齿缝里道,“大……王子……”

    少年稍稍松了手,男人终于得以喘息,拼命咳嗽。

    “这骨哨,是怎么用来传信的?”少年继续逼问。

    男人摇头不肯说,“我、我不能说……若背叛大王子,我一家人都会没命的!”

    少年冷笑,“你不说,我就把这骨哨给拓跋恭,你家人一样会没命的。”

    男人愕然,“他、他不是被你杀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过来趴好自己选玩〕〔战神家的异能小狂〕〔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