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1983开始〕〔最强狂暴升级〕〔沈浪和苏若雪〕〔超级无敌大胖子〕〔重回1985:麻辣俏〕〔乡村小神农〕〔旧人可安〕〔浮尘之外〕〔至尊小神农〕〔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破梦者〕〔从艺术家开始〕〔老婆大人有点拽〕〔奇殊馆〕〔在不正常的地球开〕〔白瓷梅子汤〕〔重生八零:家有媳〕〔我的极品女上司〕〔封少的掌上娇妻〕〔危险关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北京男子图鉴—社会篇 游戏男子图鉴第3话 现实与虚拟
    “好,现在要摸boss掉的箱子了,被窝酱请远离!遁地到副本门口去。”不愧是老玩家,推这个本轻而易举,不到30分钟就打完了。

    “追忆,为什么让那个被窝酱远离boss啊?”我单聊着追忆。

    “他是会里第一黑手!让他摸箱子,本来能出货的也都没有了,所以一般都叫他远离。”

    “那他也真够黑的了……”

    “追忆,你来摸箱子,然后分配一下战利品,我去接个白狐的电话。”会长把总队长给到追忆身上,然后角色就不动了。

    “昂翼,你来摸箱子啊?会里的迷之buff,新人摸箱子,必出好东西!”追忆给了我一个摸箱子的权限。

    “我手也可黑了,没好东西别赖我啊。”我把角色移到箱子旁边,深吸一口气,默念着:出好装备,出好装备,出好装备!

    “我去!你这神之手啊!会长刷了半年的装饰,让你给开出来了!”追忆在mic里喊着。

    不光如此,世界广播里也有我开到了顶级装饰的公告,简直和公开处刑没什么区别……

    一个箱子里果然只有一个宝物,除了会长要的那个装饰以外,剩下的基本上就是“废铜烂铁”,完全没有我能用的上的装备。

    “别灰心,我们每周都打,你下周也跟着一起打就行!”追忆安慰着我。

    “嗯,跟大家说个悲催的事情。”这时会长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腔说话了,“咱们的好兄弟白狐……”

    “过世了?”有嘴快的队员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去你奶奶的过世了,人家没灾没难的!”会长回怼了那个人一句,“白狐和我说,他弃坑了。”

    “可惜了,可惜了……”另一个南方口音的男生惋惜的说着。

    “可惜啥啊,他媳妇儿怀孕了,他说了,他要当个好男人了!和游戏彻底说再见咯!咳咳……”会长清了清嗓子,“所以,我们来竞拍他的号!”

    “不能竞拍!也不要瓜分他!就让他随着我的消失,彻底成为大家的记忆吧!”白狐突然在群语音里说话了。

    “你小子怎么还上线啊?不陪媳妇了?”会长打趣着白狐。

    “我媳妇发话了,给我一个晚上处理我这个号上的孽缘。唉……什么孽缘啊,人家看得起我才跟我打游戏的……唉!对!媳妇您说得对,我臭不要脸缠着人家给我花钱!”白狐在语音那边开始求饶了。

    “哈哈哈哈哈……”大伙开始嘲笑白狐妻管严了。

    看见白狐这样,我想到了赵凯,当时和艾恬苗交往的时候,也是被限制不可以玩游戏,不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时间,每一分每一秒恨不得全都奉献给对方,这种窒息一般的生活,想象一下就觉得好可怕。

    白狐的这个情况,让我更加下定决心,以后的另一半,不奢求能和我又共同的爱好吧,最起码的不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如果不能做到这些,我宁可一个人过一辈子……

    “小翼,怎么样啊?下周就别挂机了,和我们一起打周常啊?”会长突然把话题转到我身上。

    “嗯?啊!好啊!不过我要试试看,刚跟了一次,可能还不太熟悉机制。如果导致团灭的话,就要各位海涵了。”

    “诶呦呦,真会说话!不愧是不不拉进来的人。可惜他也是散人玩家那种……”会长竟然还记得我是通过不不进工会的,“行了,今天解散,没做日常的赶紧做,到12点就刷新了啊!”

    之后群语音就关闭了,趁着白天人少,没人抢怪,我和追忆就已经把日常做的差不多了。今天的游戏时间也不短了,该去练习那些图形软件了……

    就这在公会里玩了一个月,对公会的情况也有所了解了。

    原来公会的会长是东北的一个私企的老总,他本来想自己开发游戏的,就说要先了解一下国外优秀的游戏,这一了解不要紧,和他一起研究游戏的都没入迷,就他掉坑里出不来了。原本打算做的游戏公司,就转型成了动画外包公司了。

    而原来和他一起开发游戏的几个创始人,几乎都分散在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游戏公司里做游戏策划或者主创。

    经过这一个月的奋战,基本上身上的装备也都是比较高级的了,而且副本的机制也差不多弄明白了。追忆就带着我和会长申请开二团,我们两个人当指挥,可以带着会里的人的小号打打装备,还可以带老板打周常了。

    不过我们俩把带团这事想的太简单了,带会里人的小号还好一些,毕竟都是熟悉副本机制的人。带野人的话,真的是坑一晚上都过不去。

    这个周末就是这样,也不知道哪来的三个棒槌,我们让往左站,这3个人偏往右站;我们不让前进,这3个人直冲火海;我们说停下,我们去开开关,结果着3个人招惹一群怪过来……也不知道这3个人是跟着来打boss的,还是boss派来祸害我们的。

    “4号,7号,9号!你们三个有病吧?”追忆气的直接在群组语音里开骂了,“你们丫是不是跟怪一伙的啊?”

    “老公……他骂我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用着超级肉麻的声音和4号说着话。

    “葛格偶们把他民惹毛了”另一个装嫩的声音,也在和4号讲话。

    “你丫敢骂我媳妇儿和我妹?小心我弄死你啊!”一个一听就是个游戏屌丝的声音就开始骂追忆。

    “弄死我?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顺着网线爬过来弄死我啊?”这里要说一下追忆,他可是公会里骂遍天下无敌手的吵架高手,只要公会吵架,肯定他上,几乎每次都大获全胜。

    “小贼,你等着!等打完这boss的。看我怎么不好好收拾你的!”就这哥们还想打boss呢。身为一个战士,输出量垫底,真好意思跟追忆bb。

    “同志们,今天抱歉,我出钱,给你们买重置次数。今天带了这3个没长脑子的棒槌,根本不可能过这个本。我个人能力不足,给大家添麻烦了。”之后追忆挨个给队员们每人100金币,然后让他们散了。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不给我们三个钱啊?”那个屌丝还没退队。

    “唉,我说,我凭什么给你们三个钱啊?你说说你啊,身为一个战士,你知道你输出量么?”

    “肯定第一啊,谁让我是战士呢?是吧媳妇儿,是吧妹?”

    “就是就是!我老公肯定排第一!”“没错我哥是全服最强,肯定第一!”我的妈呀,这两个女的马屁拍的。

    “自己看吧!”追忆把输出量的统计发到了游戏里。

    “不可能!你作弊!你一个萨满怎么可能输出比我还高?”对方一看这排名顿时急了。

    “有什么不可能的啊,你开场就死了好么?第二个boss的时候你们3个躺了全程,我都懒的说了。别这么不要脸的给自己贴金啊,你这全服第一哪来的啊?我看你是全服排名第一的垃圾吧!”追忆一口气骂了他一溜够。听他着一嘴京片子味骂人,真挺解气的。

    “你凭什么说我老公是垃圾?”

    “你凭什么说我哥是垃圾?”

    这俩女的跟踩到鸡脖子一样,尖着嗓子跟追忆着嚷着。

    “事实摆在眼前,你俩眼瞎啊!哦对,你俩不光眼瞎,还是耳聋!刚才就你们仨,根本不听我指挥,我们来看一下死亡记录啊。我的妈呀,你们俩把全队的死亡次数全用光了啊!姑奶奶们,不佩服不行啊,你俩根本就是尸体前行啊!”

    “你说谁是尸体呢?老公骂他!”这女的除了会喊老公还会干吗……

    “姑娘先别着急关门放老公呢,我觉得你先让你老公练练技术,看看攻略再来跟团,这样才给你长脸,你说我说的对吧?”我假装和事佬,过来掺和掺和。

    “你骂我老公是狗!”那姑娘还真听出来了。

    “我可没说,你自己说的!”我一本正经的说着。

    “你们!哼!哇……”说不过我们,那姑娘开始假哭。

    “解洁我们走,不理他们这两个口臭的人!哼!我们跟葛格自己开团去!”那个萝莉音先退队了。

    但是那个屌丝和他老婆却坚持没退队。

    “你小子等着,我转阵营,追杀到你不敢上线!”屌丝骂不过追忆,也就嘴上放放狠话。

    “好啊,你来啊,我在赤灰谷1线等你,不来是狗!”追忆毫不畏惧对方的威胁。

    然而溜溜等了一周,那个叫的欢的屌丝也没有和追忆来pk,更没追杀他到弃坑。

    正当我俩以为对方不在乎这事的时候,公会里的一个叫红烧肉的姑娘在群里说,只要一经过赤灰谷,就会被一个陌生人追杀……

    游戏男子图鉴(三)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傲娇总裁请别闹!〕〔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进化之眼〕〔农门厨色:娇娘不〕〔厉先生,缘来是你〕〔我在漫威当武僧〕〔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快穿之娘娘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