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仙尘〕〔徐静思乔宇全文免〕〔仙界走私大鳄〕〔天书科技〕〔云若月楚玄辰小说〕〔最初进化〕〔天下狂医〕〔我的美女同事〕〔对你,情深如故〕〔白色陷阱〕〔嫁给鳏夫〕〔文化前线〕〔抗日之军工为王〕〔一朝为后〕〔小热恋〕〔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吻吻欲动:总裁养〕〔都市最强弃少〕〔爱情独一无二〕〔我家卧室通末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冥妃灵凰 第二十六章 我修为很差?
    看着浩辰难以言喻的表情,苏南觉得有必要再问问之前发生过什么。

    “这位女子是有什么可怕之处吗?”

    “额…”浩辰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那几人之中好像有人可以探听到城主府的一举一动,若是此时自己说了她们的坏话,那下一刻说不定就杀到他面前了,即使没杀过来也可能在下一次见面时灭了自己,“你还是自己去看吧,反正现在少彬安静下来,城主府也无事需要你操心,正好可以熟悉熟悉邯城。”说完不等苏南有反应起身就跑。

    “哎,你跑什么啊!”苏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叙旧的人,这没聊几句人就跑了是什么意思。

    浩辰可不管他有没有人叙旧,本来就已经受了内伤了,这要说了坏话,命能不能保住都不知道。

    无奈这偌大的城主府竟然没有一个相熟的人可以聊聊天,曾经的那些护卫似乎全部回归本家了,现在这城主府的竟大约都是些闲散的化形灵兽,只有寥寥数兽是从?阳山林来的。

    “哎!我还是去街上走走吧,顺带看看老大干嘛去了。嘿嘿~~”

    凰羽无处可去,又没有什么任务要完成,只好去那家常去的茶楼喝喝茶顺便听听戏。

    今日这戏唱的有些久,未时已过竟还没散场。凰羽听得云里雾里,只知道这其中有一灵兽和一人族,两人兜兜转转历经磨难,终于要在一起时却遭遇了变故。正等着听什么变故呢,眼神一撇发现了进门的冥旭,不做感叹转身就溜。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默默给自己打个气,“凰羽加油,马上就能逃出龙爪了!”

    “往哪跑呢?”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凰羽表示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还跑?”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姐姐说了可以随便玩但是不能惹事的啊,这要是被她知道我骂了一条龙,还差点跟人家打起来,她不得劈了我啊!管你说什么,就是跑。

    “哎呦!”眼瞅着就要出茶楼的门了,一声闷响加一声尖叫。

    “哇,这位哥哥好俊俏啊!”可能是凰羽的动静有些大,茶楼里的目光全部被吸引了过来。

    当然这一撞也把凰羽的目光吸引到了这个挡她去路的人身上,“嗯,确实长得挺好看!”看清楚撞了谁后,凰羽心里喊了一万遍完了,表面却只能附和着这不间断的夸赞声,寻思这个时候最好来几只母灵兽吸引一下冥旭的目光,这样自己就能逃了。

    还好有老天相助,不止一只母灵兽献身来了。

    化形的灵兽也是灵兽,只有万物之灵的形,却没有万物之灵的神。灵兽之中,喜欢就是要大胆说出来,就是要大胆去追求,否则像戏里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岂不是浪费生命。

    凰羽十分佩服这几位,虽然她看不透这几位究竟是什么灵兽,但还是由衷的佩服,毕竟向一条龙求偶不是一般灵兽能做的事。

    “这位哥哥,奴家乃是一化形的麋鹿,本体甚是可爱,不知哥哥可愿与奴同修?”

    哇哦,是麋鹿,只听说过还没有见过呢,不知道这本体到底如何可爱,比青玉都可爱吗?凰羽想半天不知拿什么跟麋鹿比较,她有限的生命里只见过鸟和花木,兽类只到了邯城才有遇见,城门口的两只大山猫虽说没有伤害她,但是她真不觉得他们可爱,顶多算不凶吧。偷摸着给了这位麋鹿姐姐一个鼓励的眼神,凰羽静待面前这条龙能换个对象去拦,好让自己完整的回家。

    等了半天都没声,凰羽偷偷把头抬了起来,撞入眼的就是一个硕大的龙头,“啊!!!走开走开!!”吓的凰羽乱蹦乱跳加尖叫。鸟儿的声音本就细长,凤凰又乃万鸟之皇,这一叫还夹杂着她那随心而出的灵力,结果可想而知。

    反应过来的凰羽心想糟了,又闯祸了。都怪这大头龙,竟然变出个龙头来吓自己。一发狠就要去理论,这时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窜了出来。

    “这俊俏哥哥身边站的是谁啊?莫不是除了是个哑巴之外还是个瞎子吧,这么俊俏的哥哥还要推走。”

    俊俏的哥哥凰羽知道是谁,这旁边的哑巴和瞎子指的是谁?被青玉坑了一次的凰羽立刻反应过来是说自己的,心一横,我连龙都敢豁出去跟他杠,你一只小灵兽我还怕你不成,先从气势上压倒你,放出血脉之力,压垮这只说她又哑又瞎的母兽。

    ······

    “这不会还是个聋子吧?!”

    “啊啊啊!你才是聋子,你全家都是聋子!!”察觉出不对劲的凰羽发起了口头上的反攻,可是除了这几句,她也说不出什么其他难听的话了。

    凰羽不出声还好,一出声这凑上来的几只母兽全部对凰羽发起了进攻。也不知是不是在这凡界待的久了,竟然一个用武力的都没有,全是打嘴炮。

    “还以为是个哑巴,结果不是啊!那就是装可怜想博得这位哥哥的欢心,真是太有心计了,跟人族一样可耻。”

    “对,可耻!!”······

    一句接一句朝着凰羽骂过来,凰羽气的想动手,可碍于邯城的规矩,憋得脸色通红,心里还一边在想:“回去一定要跟青玉学习学习怎么骂人,不对,是骂兽。太过分了,不是说我的血脉之力很强吗,为什么连这几只母兽都压不住,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笨蛋!”

    就是这个声音,要不是这条龙突然出现,大家都在好好的听戏呢,结果现在自己因为这条臭龙被骂的这么惨,还被他说是笨蛋,凰羽干脆连冥旭也恨上了。

    扑通一声·扑通又一声·扑通扑通一声接一声···

    “嗯?”凰羽有点奇怪,是有效果了吗?这是跪倒了?“哈哈哈,看来还是有点用的。”心里正要开始得意,发现自己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压力,嗯,确实是压力,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睁大眼睛,茶楼里跪了一片,然后,是朝着身边这条龙的方向。

    除了跪倒的这一片,还有那装扮如初的茶楼在瑟瑟发抖,“咦?我刚刚那一声竟然没有损坏这里的一花一木一桌一椅?怎么可能?”凰羽慌了,难道自己的修为在这凡界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吗?连这茶楼里的花木都没有一点反应。

    “尔等有机缘进入这万千世界,自要珍惜,莫不可做挖苦残害同族之事,今日念在初犯,暂且放过,若有下次,严惩不怠!”

    “是!谨遵教诲!”

    陷入自我怀疑的凰羽一言不发的往外走,似乎没听到这一切。虽然她不愿伤害茶楼里的一花一木,可那灵力是自己实打实发出去的,没有掀起一点涟漪,难道是自己的修为其实很差,在这凡界连桌椅都掀不翻吗?

    “那瞬移呢?瞬移我还能用吗?”

    冥旭处理好茶楼里的小状况后,跟着就走出了茶楼,却发现没有了凰羽的身影,连气息也没有,就像凭空消失了。“老大,老大!”苏南出了城主府找了半条街,终于找到了冥旭,“要不是我发现这边有你的灵力波动,我还真找不到你。”“你看到一个穿紫衣的姑娘了吗?”“姑娘?”苏南愣了,他跟随冥旭近一千年,除了一开始在蓬莱岛上训练,后面的日子全是跟冥旭在一起的,从来没有发现他对姑娘感兴趣,而且只有人族才会称女子为姑娘,这灵兽可都是称,额不对,老大从来没有称呼过母灵兽。“老大,你是不是有情况啊?这人族的姑娘跟您这龙族二公子可不搭,人家人族小姑娘娇弱,可经不得你这万年老龙折腾。有情况你也只能找你们族里的母龙,血脉传承相似,又没有寿命方面的担心,最重要的正好有一条符合这个要求。”冥旭听着苏南越来越不靠谱的话,甩袖就走。

    留在后面的苏南还在继续吐槽,“这在中原住了几百年也没见对人族姑娘有兴趣,这才到了邯城几个时辰啊,就看上我们邯城的人族姑娘,真是龙心难测。”又看了看冥旭的举止作风,“难道这以后兽族也要向人族那样搞个什么兽皇,然后殿下什么的吗?”

    “没完没了了?”

    “还真有点像。”苏南还想不怕死的继续他的长篇大论,但是冥旭走的实在有点快,他若再不跟上,估计未来几日都寻不到他了,他可不想回城主府面对一只有话不敢说的豹子和一个弱不禁风还排斥他的妹妹,毕竟冥旭和他来了邯城,这城里就算发生什么大事也不会成事,“来了来了,老大老大,接下来我们干嘛去呀?”

    “找人!”

    凰羽使出瞬移的刹那突然想到自己没有想要去哪,不过向来只能移到九鸾身边的,也就无所谓要去哪了。

    “咦,成功了!”凰羽看着陌生的环境,确定了她的瞬移还能用,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九鸾在哪。不敢声张的凰羽,小心翼翼的想寻个地方遮挡一下自己。

    “哪里来的刁奴,竟然敢穿紫色云裳,不知道全邯城只有小姐才能穿这样的云裳吗?来人,给我把她拖出来!”一声呵斥从凰羽后方传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双手就被撇到了身后,紧接着被拖到了这个人的身前。

    一位身穿青色衣衫的女子正怒视着自己,“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跑到这内院中来?还穿着只有小姐才能穿的衣服,说!”

    凰羽还以为小姐是九鸾:“这位姑娘,你说的小姐可能是我姐姐,她在哪里呀?”

    “胡说八道!郡府只有一位小姐,哪来的什么妹妹,乱攀亲戚,给我掌嘴!”

    一巴掌甩在了凰羽的脸上,把凰羽打愣了,“难道我没有移到姐姐在的地方,而是移到了郡府吗?”

    “还在说胡话,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竟然挑衅郡主,敢穿与郡主相同颜色的衣服,是活的不耐烦了。给我把她丢到兽笼里去!”

    凰羽还没搞清楚自己在哪就挨了一巴掌,现在还要被送进兽笼,她可是刚刚才发现在这凡界自己修为不够用的,万一这兽笼里有她打不过的兽怎么办,可是这邯城不让打架,自己又不能动手,这可怎么办?而且从小只能在打架中挨打的自己,竟然被人绑着打了一巴掌,这传回去她还怎么做圣女。越想越生气,突然:“郡主是哪位?”

    “哼!这整个邯城谁不知道郡主是谁,不要给我装傻,竟然冒犯郡主,就不怕郡主治你个死罪吗?”

    “这里是郡府?”凰羽又问。

    “当然了,这邯城难不成还有其他人敢称郡主吗?就算是城主府的那只小母虎也不敢,她在我们郡主面前连提鞋都不够资格。”这青衣女子越说越嚣张。

    凰羽有些忍不了了,看来那小虎妞说的没错,这郡府的小姐确实够嚣张,连她身边的人都这么嚣张,反正今天闯的祸也够多了,虽然灵力可能不足以打翻那些有点强大的灵兽,但是纯粹的武力对付眼前这些人族还是可以的,只要不打死就不算违背誓约。

    想到就做到,一个瞬移闪到青衣女子背后,上去就是一脚,将其踹翻在地,要不是旁边还有几个要收拾,定要狠狠的揍这个人一顿,现下只能先将旁边这几个解决了,尤其是刚刚打她的那个人。看着凰羽突然从手中消失,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青衣女子压在了地上,紧接着就看到一片紫色出现在身边,本能的闭上眼睛等待挨打,却只听到身边一声声的惨叫。只见紫衣女子一脚将刚刚动手打她之人踹上了房顶,还不解气,紧接着不知从哪拿出来一根木棍追上房顶,一棍接一棍的往那人身上招呼过去,嘴里还不忘念叨:“你是个什么货色,竟然敢打本圣女。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杀人啦杀人啦!灵兽杀人啦!”趟地上的三人看着毫不费力就飞上屋顶的凰羽,吓得尖叫。

    正打的起劲的凰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得差点没站稳,“看来没打你们你们不开心啊!”回头看看被打的差不多的这个,单手提溜着就下来了,随手往地上一扔,怕她摔死了还踢踢看看有没有声。

    这边三人看凰羽下来了,吓得不知道是继续喊还是装死,凰羽可不管,她气还没消呢。抄起木棍就朝三人乱打一通,完全用蛮力,一点灵力都不用,她怕用了灵力这几个人都得死,那九鸾就不是骂她这么简单了。

    才打了三四棍而已,就听见有人往这边来,而且伴随着声音:“是谁敢在郡王府放肆!还不给本郡主住手!”

    打的不过瘾,不过算了,正主来了,还是先闪吧。正准备闪离的凰羽突然想到小虎妞说郡王府与城主府不和,尤其是这郡主及其嚣张,所以要不要给她一个教训呢~~~嗯,想一想。

    想一想的功夫,这些人已经到了眼前,看着人来了,挨打的几人立马恢复元气开始诉苦,还没说一半就被一位同穿紫色衣裳的女子打断,“在我郡王府行凶,而且竟然敢穿紫色,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这是找死!”

    凰羽奇怪了,这城主府死一只兽都诚惶诚恐的,怎么这郡府动不动就死啊死的,什么意思?正想理论两句。

    “来人,给我把她衣服扒了!”

    好好的穿个衣服都不行,凰羽更气了,可是小虎妞家现在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不能再添乱,我忍,“今日真是领教了郡王府的风范。”凰羽想说看在城主府的面子上就放你们一马,但是这一说岂不是暴露了灵兽的身份,不行我得用原身离开,否则这不讲理的人族就要闹上城主府了,“初来邯城不慎落入此处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群人,看来人族也不比那些灵兽灵到哪去!”说完便化作原身往高处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