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冥妃灵凰 第三十三章 得了个新物件
    凰羽没想到自己用了十成灵力的雷咒竟然这么恐怖,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她想着不能劈到七叶,那么这些树今天全部都要灰飞烟灭。放完雷咒后的凰羽有点虚弱,看来是下午瞬移玩的太开心消耗了太多灵力,这会又连着发了两个大咒,虽然火咒没劈出去,但收回来可是比劈出去费力多了,趁着只是有点虚弱赶紧确认一下那魔蛇死了没。

    仔细找了半天,不料什么都没发现,“七叶,这蛇是不是死了啊?”

    “应该是吧,你那天雷太恐怖了。哎~不对啊,只有那魔蛇周围有黑色,这些树都没有被劈到吗?”七叶看到除了那个黑色大坑外,周边的花草树木竟然什么事都没有,难道凰羽的修为真的降了?

    “哦,我刚刚就想到不能劈到你,所以就想办法让那雷只劈它一个,应该是这样才没有伤到老树他们吧。”凰羽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两人正讨论着,老树却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说那只灵兽不知道去哪了,没办法吸引过来,并且问了问刚刚那雷是什么情况。看着地上那个大坑,老树觉得那只灵兽也就是淘气了一些,没有必要被这么劈死,最好还是不要来了;至于那道雷,算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我活着就好。

    在确认魔蛇真的已经没有了后,七叶来到了凰羽身边,“你衣服呢?”

    凰羽还在回忆刚刚自己是怎么保下这些树的,被七叶这么一问才想起来自己的衣服被烧了,“刚刚那东西尾巴打到我了,然后衣服全黑了,我就给烧了,啊呀,那我的剑是不是也会变黑呀!”赶忙抽出剑仔细看一看,“哦~还好没事,吓死我了!”

    “别看剑了,赶紧找件衣服穿上。”七叶催促到。

    “好吧,我找一件。”说完就开始翻袖兜,结果翻着翻着就哭了,“啊~~~七叶,我的袖兜里都黑了,呜呜呜~这蛇怎么这么毒,把我的东西全毒烂了。”哗啦啦一堆东西被凰羽倒了出来。

    冥旭到时就看到凰羽蹲在那里哀嚎。

    “我辛辛苦苦捡了一个月的玉石,就这么被毒了,这毒还在我的袖兜里不出来,七叶,我好惨啊!刚刚确认自己修为还是挺强的,结果东西就全部被毒烂了,我怎么办啊?”

    七叶看着一地的玉石,哭笑不得,“好啦,还有一些没被毒,你还有其他的袖兜吗?把没有沾到毒的收起来,那些沾到的就用火烧了,免得影响到这些灵植。”

    凰羽也想装,可是她装不了,只能可怜巴巴的说:“我没有袖兜了,我只做出来三个,一个给了你,一个给了姐姐。给你的是做的最成功的,也是最大的,就是为了让你装灵药;姐姐的那个她历练回来后给了青玉,青玉用来装随身物品了,而且她也捡了很多玉石,肯定装不了我的了。”说完一副痛心模样。

    “那不行放我这里面?”七叶的袖兜确实是最大的,虽然装了很多灵药,但是挪一点空间来装玉石也是够的。

    谁知凰羽一口拒绝了,“不行,万一不小心放了个有毒的进去,那你的那些药就都不能用了。”可是不装这些玉石就带不回去,凰羽郁闷了。

    七叶也觉得凰羽说的有道理,万一漏了哪个染了毒的,确实有可能把带出来的药全给废了。不过还好她带了衣服,拿出一件给凰羽套上,两个就坐在那不走了。

    九鸾到时就看见冥旭在那里看着凰羽和七叶,以为他要出手对付她俩,正准备逼他现身,就看见冥旭朝凰羽走去。

    “我这有一个跟袖兜差不多的东西,你要吗?”

    凰羽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但不管是谁,能让她把玉石装回去就是好的。不料回头一看,看见了那个让她摔下墙头,还间接促使她闯了郡府的罪魁祸首,一天的委屈和怒气全部涌了出来,“你怎么又来了?”

    “你这动静把整个邯城的人和兽都吵醒了,我来这里不是正常的吗?”冥旭低低的声音回荡在凰羽的耳边。

    “我把整个邯城都吓醒了?”

    冥旭点点头。

    然后七叶看到了跟在后面的九鸾和青玉。

    凰羽死盯着冥旭,“可是我今天在茶楼明明被你吓的灵力乱窜,可是茶楼却一点异样都没有。我刚刚就发了个雷咒而已,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动静呢?”她不相信。

    “茶楼?”九鸾听到凰羽说茶楼,反应过来这可能就是她嘴里说的遇到的龙,心顿时就放下了。

    “你就因为这个才跑去郡府打人的?”

    “你怎么知道我去郡府的,你是不是跟踪我!”凰羽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自己去了郡府还打了人,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个什么郡主带着一群修士打上了城主府,说要还她们一个公道,要求城主府把你交出去,我怎么会不知道。”冥旭从来话也不多,可却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就想逗逗她。

    旁边几人听完也是知道为什么事情解决的那么快了。

    九鸾看着冥旭手上拿的那颗跟自己差不多的戒指,确定了冥旭应该跟闫术一样是头龙。

    凰羽听完冥旭的话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起今天自打进了城主府后院后遭遇的一切,哇的一声就哭了。

    眼看着曾经即使被打的遍体鳞伤也不会掉一滴泪的凰羽,今日连掉了两次泪,青玉有点心疼了,直接摈弃了因为夜云激起的小脾气。开始问冥旭在茶楼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凰羽的灵力一点作用都没有。

    冥旭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竟然引发了这么一系列的事件,终于觉得有点对不起这小凤凰。伸手将地上完好的玉石收进了玉戒,将它递给还在哭的凰羽作为赔罪。

    “在茶楼时,我布了个结界,所以你的灵力才没有散出去的。”现龙头的事还是不要说了,这么多人,有点不好意思。

    凰羽觉得这话应该是说是他理亏,是他欺负了自己,而不是自己得罪他,于是偷摸看了一眼冥旭,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那枚戒指,嘴里还念叨着冥旭不该吓她,差点让她以为自己在这凡界活不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