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全能天〕〔顶级神豪〕〔重生之首富人生谈〕〔都市神豪林云〕〔贞观俗人〕〔闪耀漫威的圣斗士〕〔上门龙婿〕〔第一氏族〕〔腹黑三宝太难缠〕〔情蛊〕〔龙隐宁欣〕〔保护我方族长〕〔快穿:宿主她一心求〕〔龙武至尊〕〔吴峥〕〔全能废婿〕〔最强职业人〕〔薄司寒慕晚晚重生〕〔慕晚晚薄司寒〕〔少年风水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冥妃灵凰 第九十二章 七叶与戒灵
    “!”老树没想到竟然有人能认出它,一时语塞。

    七叶一心医治躺在地上的两个花精,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也没指望这树精能有什么反应,倒是被点名的老树发现七叶没有关注它之后有些忧虑。

    “七叶!”浑身湿哒哒的冥旭从水中露出半个身子,“为什么水里没有?”

    看向一眼到底的清泉,七叶不知道凰羽是不是被砸落的有些远,“你去远一点的地方找找。”

    发现问了也没用的冥旭,一个旋风化作本体钻入水中。

    醒来的俩花精和处于纠结中的老树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得动都不敢动,连带着七叶也傻了。

    榖树可以看透本质不错,但是那也仅限于浓缩版,而那俩花精从来没见过什么灵兽,至于七叶,比鸢尾蝴蝶也好不到哪去,她最多看过邯城里的白虎兽和灵兽幼崽,这乍一看到冥旭的本体,也被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这灵泉处于山谷的中间地带,万年的时间已经让灵泉与整个山谷融为一体,而灵泉也不再是刚开始的小溪流,榖树在的地方正是历经十万年泉水汇聚的地方。

    在冥旭离开去接七叶时,老榖树就让岸边的灵草点亮了四周,此时正是灵泉最美的时候,也是能看清整个湖面的时刻。

    冥旭绕着灵泉湖泊底找了一遍又一遍,连凰羽的一片羽毛都没找到。

    七叶站在岸边,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再看看逐渐暴躁的冥旭,立马让花精找个地方躲起来,叮嘱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免得被波及。

    老树一听要出事,本就怵的心,立马做出反应,伸出枝干将鸢尾和蝴蝶卷到身后,企图将化为本体的俩花精藏起来,尤其是那个无意闯祸的蝴蝶,可这蝴蝶兰夜里是发光的,无奈之下,榖树只好收了自己的本体化作一堆灌木丛,将蝴蝶牢牢盖住。

    七叶没料到这榖树竟然已到这个境界。

    冥旭又一次探出头来,问:“七叶,你能感觉到小凤凰的气息吗?”

    对着这硕大的龙头,七叶有些胆怯,但为了找到凰羽,她也不能因为怵就不吱声啊,“从来都是她感知我的气息,我感知不到她的···”

    一口龙的叹息差点将七叶掀翻,也打开了七叶的记忆,“戒指!戒指!!!”

    话音刚落下,七叶就消失在了原地。

    听见七叶声音的冥旭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可不等他追问就发现七叶在他眼前消失了。

    躲在暗处的三人组,眼睁睁看着七叶在龙息之后消失,吓得气都不敢出,连他们自以为最隐蔽的灵识交流也不敢有。

    “你就是七叶?”

    七叶记得刚刚明明在岸边跟冥旭喊话的,为什么话还没说完就变了个地方,“你是谁?”四处巡视一番,企图找到第二个人。

    “凰羽!”看到躺在塌上的凰羽,七叶也不找是谁在说话了,抓起凰羽的手就开始诊脉。

    戒灵看着这个穿着一身绿的灵植,有些奇怪为什么灵植跟凤凰能成最好的朋友。

    “谁干的?!”发现凰羽受伤还伤的不轻的七叶,一秒切换到暴躁模式,“刚刚谁在说话,你给我滚出来!”

    戒灵: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七叶等了半晌发现没有回应,心想这里该不会是凰羽的戒指空间吧?那刚刚自己那模样会不会被赶出去?

    意识到可能存在随时被赶出去的危险,七叶决定先医治凰羽。

    “被烧伤的?那应该不是精灵伤的,可是这内伤明明是有专属精灵的灵力啊?”稳住凰羽内伤的七叶,发现外伤看似不严重的凰羽差点被火烤了,有些奇怪,听冥旭说这里跟灵栖谷差不多,不应该会有懂火系术法的灵植啊,怎么会被火烧了呢?

    正百思不得解时,七叶又听到一句话,“还有比这更重的外伤呢。”

    “?”七叶不信,她明明检查的已经很仔细了,凰羽那被烧焦的衣服已经被她换了下来,前后左右她都看了,没有其他伤了。

    一团被某透明物质包裹的水出现在七叶面前,“你给她喂点水,她嘴闭着我喂不了。”

    七叶看了看眼前那团大水滴,没有器具盛放她也没法喂啊!

    “茶杯!”想起冥旭留下的那套茶具,“你找找有没有一套茶具,你这么给我我也喂不了。”

    “没有。”戒灵无奈的扶了扶额,如果它有实体的话,“有的话我就直接拿来了,还用你说嘛。你扒开她的嘴,我来喂!”

    七叶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在跟她说话,而且这个声音还说凰羽的外伤不止这些,那还能有哪些?

    乖乖的扒开凰羽的嘴,戒灵终于将泉水送进了凰羽的口中。

    “好了,喝完泉水她应该会好受一点。”

    “她···她的嘴巴里··怎么会变成这样?”七叶看着凰羽的咽喉,傻了,“这···这就是你说的外伤?”

    戒灵点点头。

    七叶没得到声音的回复,又检查了一遍凰羽全身上下的外伤,“怎么能连咽喉都被火烧了?难不成我诊出的内伤是这个造成的?”

    “你觉得就凭那老树精能把她伤的这么重吗?”戒灵内心很鄙视那些花花草草,它的主人灵力修为虽然只有两万年,但是这功法武技可不是哪个精怪能比的,就凭那老树十万年的灵力修为,还想伤它戒灵的主人。

    为凰羽细细地又诊了一次脉,七叶才发现精灵的灵力是有,但也仅限于内伤的一部分,并不严重,凭凰羽的修为,调息一番就没事了,可五脏六腑的内伤就类似她挡雷劫后一般,“这谷中有精灵渡劫?”

    “渡劫?”请恕戒灵愚钝,它就是因为雷劫才出现在凰羽身边的,可这谷中能化形的早就渡完劫了,哪能等到现在。

    “你说话啊!”七叶无语了,这个说话的只出声也看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斟酌一番后的戒灵终于明白这七叶一枝花是什么意思了,“你是不是想知道她怎么受的伤?”

    “当然了,要不我怎么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