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鸿徒〕〔仙界奇主〕〔超次元宠物店〕〔龙神斗尊〕〔地球穿越时代〕〔挂机死神就能变强〕〔至尊乘风〕〔重活三生〕〔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奇缘从天降〕〔快穿之重获新生〕〔凤岭〕〔残魄御天〕〔空明之主〕〔天源令〕〔我真不是大佬〕〔超级酷炫系统〕〔绝世神皇〕〔我师兄实在太谦逊〕〔星陨危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硬核玩家的魂系生活 第五十八章:勇者大人我吹爆!
    大多数人喝酒误事,但岑毫无疑问是喝酒后能成事的。他不仅尝到了西方大陆的特色美酒,还打听到了一项重要的信息。

    作为酒馆老板,消息无疑是最为灵通了,各种各样人的在酒馆停留,各种各样的消息又从这些人的闲聊中流出。矮人作为资深冒险者,虽然豪爽耿直,但对情报的敏感度是非常高的。

    于是,在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状态下,矮人提供了相当重要的情报,“你们在追踪黑袍魔怪的踪迹?”矮人被麦酒呛了一下,坚硬的胡子上沾满了酒水。

    “我也活了不少年,但像你们这样大胆的真是少见,说起来我最近确实听到有的客人提到过关于曾静看见了黑袍魔怪的身影。而那几天城内也出现了有人失踪的传闻,啧,那些天真是人心惶惶。”

    仿佛是为了平息自己的紧张老矮人又饮下一大口,而后不自觉压低了声音,“北方,黑袍魔怪向北方去了,不是北方的城市,而是更要向北走的荒蛮之地。”

    “那里曾是沃土,古老的王在那里建起了金色的王城,以万仞的城墙抵御深渊的侵袭,大家一度以为那是人类离胜利最近的一次。”矮人失神的看着酒杯,仿佛回到了那个辉煌的年代。

    “从未有过的,人类获得如此的优势,眼见所有深渊被逼进死路,王组织了一支强大的联军打算深入北地彻底毁灭深渊。”

    “军士们离开前痛饮美酒,昂扬进发,可是王只带回来不到十分之一的士兵。就连王自己也身受重伤,当王养好了伤再次出现在人民面前时,他变了。”

    “他变得多疑、残暴。所有忤逆他的人都被杀死了,随他回来的军士们变成了暴君手下的刽子手。有一天他亲手处死了自己曾经深爱的王后,曾经人人敬仰的王彻底变成了深渊的魔物。”

    “联军的失败让所有种族都失去了庇护,整个大陆只能在疯王的残暴统治下瑟瑟发抖,直到有一位挥舞着大剑的勇者出现了,勇者身着轻甲,带着三角盔,初火驯服的缠绕在身边。”

    “他用金橘色的火焰焚尽了彻底沦为魔物的士兵,深入已是废墟的王城,将疯王捆在王座上作为柴薪。疯王的嘶吼每天都会传出很远,但所有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人们抓紧时间休养生息,直到疯王被彻底燃尽世界才陷入黑暗的沉睡。”

    矮人回过神来,呼了口气,“虽然勇者击败了疯王,但深渊的影响早已肆虐了北地,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废土,传说最深处的土壤都会流出脓血。如果你们要去请千万小心,我活了这么久难得遇到一位酒友。”

    徐朗的表情有些怪异,却又说不出的柔和,点了点头,留下三倍于这顿饭的钱币,“放心吧,我会斩断深渊守卫秩序的,小提米。”

    沉浸在回忆中的老矮人猛的抬起了头,朦胧的醉眼看到的是走在人群中戴上了三角盔背负大剑的身影。

    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惶惶不可终日,疯王的恐怖快要把他逼疯了,那时便是这个身影出现而后说出了同样的话,不久便传出了勇者击败疯王的传闻,他万般打探终于了解了那一战的细节。

    他想不到,事过多年还能听到同样的话语,大颗的眼泪顺着脸上的皱纹流下滴入酒杯,一旁的服务员惊呆了,也不敢问只是闷头收拾着桌子。老矮人哭了半晌,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酒水变的又咸又苦,但他的表情却又无比开怀。拉过身旁的服务员大吼着,“这张桌子和座位给我留着,除非刚才那几个人来,否则别人不许坐!”服务员不知道原因也早就习惯了老板的各种怪癖,只是不停的点着头。

    ……

    ……

    离开了酒馆很远,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奇异,“徐,刚才那个矮人..”“啊..讨伐那个疯了的王之前,在一家矮人三口开的小酒馆吃过一顿。那家的孩子手抖的连酒都洒了出来就鼓励了一下。”

    徐朗端起打包出来的半瓶麦酒饮了一口,“虽然没想到还能碰到,不过他家的酒很好喝对吧?“

    徐朗此时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或者说不经意间装了一个极为圆润的比,俗话说的好无形装比最为致命。

    大伙都很熟悉他了,这个家伙在战斗以外的时间,贪吃还有点恶趣味偶尔还会面不改色的开一些速度很快的车,和一般的二十岁青年也没什么两样。

    但他确实是走过了无数时代的勇者,“啧,这样的家伙居然掌握了世界的初火,还审判过无数王者,世界果然的没救了。”沃利斯小声bb。

    嘉丽丝斜眼,“正因为本身平凡却完成了无数丰功伟绩才会被人崇拜。”

    迪莉娅眯着眼睛虽然笑容依然优雅美丽,但却说不出的危险恐怖,“啊拉,沃利斯先生是对我的召唤有什么质疑么?”

    沃利斯疯狂的摇头,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孵过小蛇仔了,鳞片都竖起来了一不小心就要当场去世啊。

    徐朗看着沃利斯吃瘪,得意地笑,而迪莉娅收敛了气势后,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嘉丽丝。

    岑轻咳一声为沃利斯解围,“徐,你一直以来不都是将魔物斩杀殆尽么?管杀不管埋,熄灭世界火焰才是你的风格啊。”

    徐朗听到提问后正色道,“我醒来的时候,那个疯王已经把世界祸害的够呛了,而那个时代初期又格外的惨烈,最后仅存的王者只有他了,若是我直接灭火,恐怕各族撑不过黑暗时期,我看疯王很好烧的样子就干脆用它做了个火炬。”

    众人不由得擦了下冷汗,幸好徐朗当时带着脑子,若是他上头了玩什么一刀两断,自己恐怕是没机会出生。

    徐朗自己也是有点后怕,恐怕以后挑战的时候要小心一点,随着挑战的深入,时代和现在越来越近,自己做出的选择造成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当初的小提米既是长生种而后恐怕又获得了什么奇遇才能生存至今,谁能保证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小提米呢?

    各怀这心思众人在一家旅馆投宿,准备第二天启程前往北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我靠算命爆红娱乐〕〔法医王妃:我给王〕〔妈咪给钱,爹地卖〕〔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成了家族老祖〕〔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一代战神杨辰秦惜〕〔都市之妖孽神主〕〔重生八零:全能小〕〔都市战神归来〕〔穿成山神后,我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