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系统实在是太〕〔这个召唤不太对〕〔龙魔血帝〕〔重生狂妻,慕少花〕〔大明星超级时代〕〔厉少宠妻入骨〕〔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重生名门娇妻:厉〕〔嘴遁奇缘〕〔彪悍农女好种田〕〔婚期365天〕〔大佬退休之后〕〔御天〕〔烂柯棋缘〕〔魔族之劫〕〔惊奇赘婿〕〔修真狂少〕〔绝世战神〕〔修真万年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沃特人的遗产 第三十二章:陈总,我干了你随意
    “冬子,看什么呢,还不赶紧出来迎接领导。”陈建国又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觉得陈冬没礼貌、还是想要在领导面前留下印象,或许是两者都有吧!开发区在主任在一般人眼里已经很厉害了,在陈建国眼里,开发区主任怎么也是个副科级。这个级别在大城市里毫不起眼,但是在县城可不一样,起码也是县局副职,何况人家是一把手呢,妥妥的大人物。

    叔叔喊了两次,陈冬也不好意思再坐在马扎上赖着,只好站起来看着外面的人可是,他真的不认识啊!倒是有两个眼熟的,还是村子里的老人,陈冬是真叫不出名字,更不知道这些人找自己干嘛。眼前这一幕,让陈冬整个人都迷糊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就在陈冬发愣的时候,沈富贵小跑两步来到陈冬跟前,伸出双手握住陈冬的右手一个劲的摇“陈总你好,我是开发区的沈富贵啊,咱们见过的、你忘了?”

    沈富贵这一说,陈冬还真想起来了,两人确实见过,不过、只是匆匆打了一个照面、连招呼都没打一声,这也能叫见过?

    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今天又是父亲大喜的日子,陈冬就算不高兴也不能表现出来啊!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陈冬很客气的回答“见过、见过,沈主任今天怎么来了?”

    “我今天是来找老陈(村长)喝酒的,正好听说令尊(指陈冬的父亲)大喜,所以想过来讨杯喜酒喝,希望陈总不要见怪才好”

    什么找老陈喝酒,什么正好听说,全都是扯淡,沈富贵今天就是特意来找陈冬的,但是他不又不能直说,太刻意了反而不好,招人烦。

    因为,沈富贵知道,虽然自己在青龙勉强还算个人物,但是陈冬现在也不是普通人啊!人家在雾州高新区、在全国都能混的风生水起,除了今天这样的场合,他想见陈冬都难,就算见到了也根本说不上话,所以才安排了这一出。

    沈富贵的表现把支书、村长、陈建国都看呆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沈大主任会对陈冬呈现出一副巴结的样子,这特么不符合逻辑啊!陈冬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回家这几天一直被大家伙呼来喝去、随便支使,跟普通的小年轻没什么两样~!怎么就摇身一变,连沈大主任都需要巴结了?怎么就变成牌面了?费解、想不通啊!

    不管陈建国等人怎么想,沈富贵依旧笑呵呵的陪陈冬闲聊了一会儿,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和态度沈富贵是个聪明人,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知道再呆下去就该讨人嫌了。所以、他很客气的对陈冬说“陈总,那我们先去前院看看新郎官,陈总忙完了一定要过来坐坐。”

    “行,你们先过去吧。”

    陈冬的话说的很生硬,他毕竟不擅长迎来送往的这一套,这下就连陈建国都看不下去了,赶紧出来打圆场、说“走、走、走,各位领导先跟我到前院入席,一会让东子过来给诸位敬酒”

    陈建国这话的其实没错,陈建军结婚,陈冬算是主人、给客人敬酒是应该的,但是沈富贵是来攀关系的啊!赶紧接着话茬说“敬酒可不敢当,陈总有空过来坐坐、大家随便聊聊就好,陈总你先忙、先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陈冬忙个鬼,不过是烧火而已、是个人就能干,可是沈富贵不能这么说,就算是心里这样想、也不能说,不然就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了。

    沈富贵等人客气的和陈冬打过招呼后、快速离开可是,现场的气氛却完全变了,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只能听到灶膛里柴禾爆裂的声音,就连邻居们看陈冬眼神都变了

    其实,陈建军早就和村里人吹嘘过自己的儿子人品好、学业好、事业成功,刚刚创业不久就给自己买了一辆二十几万的新车但是,没人信啊!

    是,你家孩子学习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这一点大家都承认,但是,学习和事业是两码事好不好。如果说陈冬找了一份好工作,没人会感到意外,但是创业办公司也这么厉害这就有点过分了啊!总不能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你们家占了吧。

    不相信也很正常,村里有句老话叫庄稼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谁还没夸过自己家孩子,谁还没为自己家孩子吹过牛?

    可是,经过沈富贵这一来,人们都想明白了原来,陈建军不仅没吹牛,反而是过于谦虚了,陈冬的事业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达到了无人企及的高度,要不然,开发区的一把手也不会亲自登门这,这波操作让人反应不过来啊!

    不知不觉间,所有人的内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也不好意思、也不能像之前那样随意的对待陈冬了这突然间的变化,把所有人都整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陈冬。

    可以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小心思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老邻旧居的住了几十年、关系也一直不错,谁不想让大老板照顾照顾?要知道,从大老板指头缝里随便漏出点财富、就够大家伙吃用大半年、甚至更多。

    再者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都有遇上难事、都有缺钱的时候。农村现在的日子是好过了,但是借钱同样不容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何况是普通老百姓。

    当然,遇不遇上事谁说了都不算,谁也没长前后眼,现在处好关系只能算是有备无患。但是,家里的孩子找工作就是很实际的问题了,以沈富贵对陈冬的态度来看,陈冬的能量还是很大的,只要陈冬肯帮忙,给自己的孩子找份待遇不错、收入稳定的工作应该不难。

    大概也就一分钟左右,还是厨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陈建刚用勺从大锅里舀出一点汤说“冬子,尝尝二叔吨这鱼怎么样?”

    陈建刚是村子里的大厨、红白喜事都叫他帮忙,他同样也是陈冬的叔叔辈,只是关系比陈建国稍远一些。如果是在沈富贵来之前,这种事都是厨师自己尝、味道也是厨师自己说了算,毕竟是行家嘛。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就连二叔大厨也想听听陈冬的意见,或许也是想缓和下尴尬的气氛。

    虽然,陈冬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但是别人不能不在意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找陈冬帮忙,如果不提前处好关系,临时抱佛脚可不一定管用到时候,就怕拎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根本见不到人啊!

    陈冬情商低啊,这半天什么都没察觉出来,看到二叔递过来的鱼汤、当时就愣了,犹豫的说“二叔,还是你尝吧,我是真不懂。”陈冬说的是实话,他除了能尝出咸淡、其他的毛都不知道。

    “随便尝尝就行,给二叔提提意见。”

    这时候,陈冬也只能尝了,他总不能让二叔一直举着勺子吧,不合适虽然陈冬什么也没尝出来,也只是随便说了两句客气话,不过陈冬也没说谎、味道确实不错。接下来、气氛是缓和多了,但是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改变了对陈冬的态度,再也没人对他呼来喝去,甚至都没人好意思支使他干活。

    于此同时,陈冬家里也发生了类似的一幕前院,由于不知道沈富贵等人要来、也没准备,只能临时添张桌子、陈建国负责陪同。

    就在推杯换盏之间,陈建国装作若无其事的打听陈冬的事情沈富贵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什么?年产值一百多亿,大家伙一听就愣了,还以为听错了呢一百多亿是个什么概念?在场的没人知道,甚至都想象不出来。

    直到沈富贵又重复了一边,众人这才知道,陈建军的儿子是真的出息了,出息大发了,怪不得连开发区领导都亲自登门捧场、套近乎

    沈富贵的话很快从酒桌上传出来,接着就像一阵风一样、迅速传遍整个村子,全村人都知道了、陈建军的儿子现在很牛、非常牛、牛的不像话,就连县里的领导都要拎着礼物亲自登门拜访传言啊!有时候不一定真实,但是传播速度很快、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跟真事似的重要的是,所有人都信了。

    因此,所有人对陈建军都高看一眼,谁让人家有个好儿子呢。有句话叫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陈建军没等三十年,现在就开始因为儿子的原因被人敬重连沈富贵对陈建军都要客客气气的,别人就更别提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直到沈富贵等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陈冬才姗姗来迟,这还是陈建军派人给叫来的父亲大人召唤、不得不来啊!

    其实,陈冬能猜到沈富贵的意思,所谓礼下与人、必有所求。沈富贵又不是没事闲的,怎么可能恰好在今天找老陈喝酒、恰好知道父亲结婚,这一切都太巧了,巧的让人不敢相信。

    陈冬又不是傻子,虽然刚开始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思考了大半天、还是猜到了沈富贵的来意,所以才不愿意见沈富贵对于青龙开发区就不提了、这里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家乡,但是陈冬在雾州高新区发展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陈冬当时去高新区的时候说是‘遇难’都不为过,是在汪洋的帮助下、高新区才‘收留’了他要不然,陈冬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重新开工。

    当然,当初的事情、汪洋和高新区都有自己的考虑,但是陈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铭记着这份情他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更做不出过河拆桥的事,不管沈富贵提出多么优越的条件,陈冬都不想搬回来至于后续扩大规模,那也不行啊!距离一千多公里呢,怎么管理?设备出故障怎么办?

    超算在雾州高新区、也只能在雾州高新区,这里面有网络环境、电力供应、备用电力等原因,不可能搬到青龙。陈冬要守着超算、守着人工智能,自然不可能离开雾州,也不可能回青龙开发区。

    正因为如此,陈冬才不愿意陪沈富贵吃饭、更不愿意跟他谈任何事如果换个日子,陈冬早就直接把沈富贵赶走了,但是今天不行啊!今天是父亲大喜的日子,不看僧面看佛面、陈冬无论如何都不能赶人,还要笑脸相迎,这可难为死陈冬了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因为父亲的原因,陈冬不得不来到饭桌上,但是陈冬并没有和沈富贵聊任何事情的打算沈富贵本身就是个精明的人、又是久经‘沙场’、自然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这次来的目的本来也只是想套套近乎、拉近下关系,有什么事情可以等到双方熟悉以后再谈。

    不过,沈富贵也没闲着,一会儿举一下杯,说的还特别客气“陈总你随意,我干了。”

    陈冬不喝酒可以喝饮料、喝水、意思到了就行,桌上最大的领导都不介意、别人更无所谓了。

    杯酒下肚,沈富贵就开始夸青龙县、夸开发区,总的来说就是青龙县好,开发区好、地方好、风景好、政策好、领导好、家乡的人更好。

    夸完再次端起酒杯“陈总你随意、我干了。”喝完又是一通夸,说古讲今、谈天说地民俗习惯、风土人情也不知道沈富贵哪来那么多词,陈冬听着都觉得不好意思。

    当然,陈冬也觉得自己的家乡好,但是好也不能这么变着花样、翻来覆去的夸呀!夸的陈冬都快不认识青龙县了。当然,陈冬也知道这是沈富贵在打埋伏,夸完青龙县好、下一步就该谈搬迁、落户、投资什么的了。

    可是沈富贵就偏偏没说,只是一个劲的夸家乡好,这话谁都反驳不了虽说青龙县不是什么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宝地,但是青龙县出过慷慨赴死的英雄、也出过为国捐躯的烈士,青龙人的骨子里就有一股豪情和保家卫国的信念,每一个青龙人都以自己的家乡为荣,这样的青龙谁能说不好?谁敢说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入赘的废物〕〔乔梁叶心仪最新章〕〔极品老木匠〕〔阶下臣〕〔齐昆仑〕〔一夜枭宠,老公太〕〔一世巅峰〕〔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旧爱晚成:厉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后我嫁了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