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先生你不当影帝〕〔我来到这个年代〕〔笑傲不群〕〔大师请闭嘴〕〔爱慕不虚荣〕〔穿越八十年代之歌〕〔帝后名之谋取天下〕〔每秒都在升级〕〔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吾家娇女〕〔轮回大劫主〕〔从庆余年开始轮回〕〔木叶征服之最强雷〕〔主神再启〕〔洪荒最强部落〕〔抢救大明朝〕〔莽明〕〔穿书成了禁文女主〕〔我有一台GBA〕〔蛮兽骑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沃特人的遗产 一八一:各抒己见
    眼看着会议室里的局势出现了即将失控的苗头,约翰大公立马咳嗽两声打断了其他人的谈话、并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

    当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约翰大公的时候,他微微点头说:“大家稍安勿躁,让安德烈先生把话说完、大家再讨论也不迟。”扭头看向安德烈微微一笑:“尊贵的安德烈先生,请问你说的主动出击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想让我们率先向外海上的舰队发起偷袭吧!”

    这句话虽说是带着疑惑的口吻说的,但是约翰大公并没有让安德烈回答的准备就继续说道:“想必安德烈先生对我们的实力很清楚,虽说战斗讲究一个出奇制胜,但是以我们现有的实力、想要在不明白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发起偷袭···(沉吟片刻)那绝对是拿鸡蛋碰石头的行为,都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现在连人家的来路和真正的实力都摸不清楚就想要去偷袭人家,那不是自寻死路嘛。”

    用审视的目标盯着安德烈看了一刹那,紧接着哈哈大笑了一声说:“以安德烈先生的眼光和智慧是肯定不会出这种蠢招的,想来安德烈先生所说的主动出击自有深意···(眼看着安德烈点头默认、约翰大公继续说)还请安德烈先生多多指教。”

    安德烈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他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但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别说是安德烈这种一方巨头、久居上位的大佬了,他对在座的其他人之前的表现自然会有意见、很大、很深的意见------人家都做好和他撕破脸直接动手的准备了,他能没有意见、没有防备之心吗?他又不是傻子。

    可是现在的情况和局势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沉默不言确实是一种美好的品质,但是却绝对不是和他现在的情况,如果他不愿意借着约翰大公递过来的台阶下台的话,那就真的要做好和在座的所有人撕破脸的准备了,那样的局面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更何况,他安德烈从贫民窟的最底层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位置,这一路上什么样的哭没受过?什么样罪霉遭过?什么样的屈辱没有承受过?

    虽说他学成以后再也没有过之前的感受和经历,也不想再次回到之前的老路上承受那种普通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和折磨,但是现在只不过是一些言辞上的冒犯、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不是嘛;尤其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自己的秘密、为了他的未来,他并不是接受不了一时的忍耐。

    安德烈早在童年的时候就明白了命运的不公和人生的残酷,如果不是他拥有一颗天生强大心脏、还有被磨难千锤百炼的意志,他可能早就在年轻的时候就尘归尘土归土了----或者说、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哪里还会有他现在的地位和成就啊!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在一本破书里看到过一句翻译过来的东方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

    正是因为这句话的激励,安德烈才能忍受住种种磨难、并且从中脱颖而出,相对来说、现在这点屁大的小事儿又算的了什么呢?

    几乎在一瞬间,安德烈就想通了这一点,并且不动声色、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之前所说的主动出击···(鹰视狼顾般扫视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之后接着说)我所说的主动出击并不是偷袭外海上的舰队、更不是为了挑起战争。”

    沉吟片刻打量了周围的人一会儿说:“外面的人不是发消息来说想要和我们做一笔交易吗?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来到我们的地盘上做交易?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主动派人过去和他们接触?甚至是登上外海上的舰队、去和他们谈判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安德烈的话很浅显易懂,在座的又都是究竟历练、见惯了大场面的老狐狸,自然是一听就明白了安德烈的意图。

    其中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带着一支庞大的舰队漂洋过海的人肯定不是傻子,人家能看不出这里面的意图?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答应我们。”

    安德烈不动声色的说:“人家为什么就不能答应呢?这是谁规定的?难不成是书上写的吗?”没等别人反驳继续说:“再说了,就算他们不答应就怎么样?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损失吗?没有吧!”

    呃!这话说的好像有一定的道理啊!不试试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呢?

    而且确实和安德烈说的一样,就算外海上的舰队不答应他们的要求、甚至根本就不让他们靠近舰队,那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

    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能试试这个方案呢?

    在说了,哪怕对方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也可以借着这件事儿来拖延时间完成相应的力量调动和准备啊!

    甚至于,他们完全可以再进一步,借着这件事儿和对方不断的纠缠、探讨、甚至是谈判···这样做既可以拖延时间、又能趁机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细,甚至可以找机会摸摸这支舰队的老底----这么多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呢?干嘛一定要拒绝啊!是不是傻?

    看到众人脸上露出来的表情、安德烈就明白这些人已经认可了自己的提议,他心里对这些人表示不耻、甚至有些鄙夷,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和我们交易的话,哪怕只是有一点想要和我们交易的苗头、我们也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和对方达成协议···(沉吟片刻加重语气说:)哪怕是赔钱、甚至是不要钱把物资白送给他们,只要能把他们打发走了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这话说,有些人立刻就觉得豁然开来,嘴里不自觉的跟了一句说:“对啊!这支庞大的舰队绝对不可能是我们附近版图能够拥有的,甚至连现在的山姆大叔也没有这么庞大、这么威武、这么高端、这么厉害的舰队。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支舰队绝对是从遥远的地方、甚至有可能是从其它大陆上漂洋过海而来的···(其它大陆这四个字加重了语气,沉吟片刻等别人明白他的意思后继续说)这样的话,这支舰队的消耗和开支绝对非同小可,而他们费这么大的离奇、又放着其它大陆上的机器人不打(若有所指的瞟了安德烈一眼)、却跑到我们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趁着现在的乱局、提前过来获取更大的利益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干脆就把利益让给他,反正这支舰队里面也没有多少补给、辎重运输船,就算把船都给他装满了又能有多少东西,更何况,他们在来之前肯定不会知道我们现在情况和状态···(故意停顿了一会儿、让别人明白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所以说,这支舰队里的补给船上肯定装有大量的物资,防止找不到补给的地方。”此人越说越是自信,或者说、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

    有人持不同意见、立刻瞪起眼睛反驳说:“你怎么知道外海上的舰队不是机器人一方的力量?难道你没听讨回来的海盗们说吗,对方的战斗方式主要是机器人,带着翅膀、会喷火的、能够从大船上飞来飞去的机器人。”

    “切~”之前说话的人立马跟上说:“你知道外面的局势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吗?其它大陆上的机器人一方的实力都被打的找不着北了,就凭他们还能掌握这么强大的舰队?开玩笑呢吧!他们如果有这么强大的舰队,早就用来参与防守、甚至是对人类一方发动突袭了,怎么可能会把这么多、这么强大的舰队派到我们这边来?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都此一举吗。”

    “你这都从哪学来的俏皮话?”反驳的人有些不高兴此人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他没等此人回答继续说:“难道就不能是从其它大陆上撤离过来的精锐力量吗?人家有这么强大的舰队难道就一定要和别人死磕到底吗?是不是傻?东方不是有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再说了,咱们这边属于机器人一方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何况还有山姆大叔那边的、更加强大、就连人类联盟都不敢轻易过来触霉头的本部,还有那个新冒出来的第三方势力,人家为什么就不能把精锐力量撤离过来、之后再加入山姆大叔那边的隶属于机器人一方的力量呢?”

    挑衅似的看了看对方说:“说不定,说不定人家早就和山姆大叔那边的机器人一方的势力联系好了,这次就是过来投奔人家的。咦?”此人说到这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说:“按照这支舰队的前进方向来说,他们继续往前行事的话、不是正好能够抵达的本部、也就是哥谭市嘛。”

    “咦?”“嗯?”“好像真的有这个可能啊!”

    几个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接着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向此人说的那样,外还上的舰队还真有可能是从其它大陆上撤退过来的机器人一方势力的精锐力量,从这里路过就是为了投奔的。

    问题是,如果这支舰队真的是属于机器人一方的话,那他们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这支舰队大打出手呢?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你好、我好、大家好,从而和这支舰队套套近乎什么的?

    从其它大陆上的发展局势来看,他们显然是应该和这支舰队干一架、从而摆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期待之后人类联盟的大部队打过来的时候捞点好处。

    问题是,他们的实力不够、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啊!万一在和这支舰队干架的时候被人家给打败了、打垮了、打残了,那特么不就亏大了嘛···那可就真成了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可是如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以后等人类联盟打过来的时候、知道了他们的所作所为之后,再找他们秋后算账可怎么办呀?他们倒是可以一推三六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人家又不是傻子,人家可得信呐?

    听着众人的讨论和争执,约翰大公皱了皱眉头说:“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还想着跟人家套交情、还想着以后怎么怎么样?想的有点多吧!”

    呃~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哎!现在都特么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特么还能顾得上将来、顾得上以后啊!现在不被人家随手灭掉就不错了,还想着套交情、还想将来的事儿?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个啥?是不是傻?

    在座的所有人立马清醒过来,再次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怎么和外海上的舰队交易、怎么把这件事儿完美的解决,并且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后患。

    安德烈趁机说:“我觉得吧!不管外海上的舰队隶属于机器热人一方还是属于人类联盟,我们都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就按照我之前说的那样,先派人过去找他们提出交易的要求,之后在看看他们怎么应对,在这期间、我们既可以伺机试探一样他们的底细、顺变查一下他们到底是属于机器人还是属于人类。(加重语气)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充分的利用这段时间完成我们自己的布置,就比如岸防装备和力量的调动,甚至是派人悄悄在海湾里埋藏一些水雷。”

    狠,真狠。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安德烈的意思,这是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啊!

    原来,安德烈所谓的主动出击、目的不纯啊!他所谓的登门拜访、主动提出交易、主动谈判···貌似是想要麻痹这支舰队的指挥官,并且为自己多拖延一点时间。从而让自己做出更多的准备、甚至是完成海岸线上的布防设置,甚至设下更多的陷阱,从而把自己这边的被动化为主动。有可能的话,甚至有可能把这支舰队狠狠的坑一把大的,甚至有可能直接把这支强大到令人畏惧的舰队给坑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绝对不是痴人说梦,要知道战舰本身其实很脆弱的,尤其是在面对针对性武器装备的时候-----就比如水雷。如果真的一不小心把战舰开进水雷阵、引爆大量水雷的话,就算是战舰、就算是超级战舰也扛不住啊!被水雷给炸坏、甚至是炸沉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所谓:只要水雷埋得好,不愁战舰炸不跑。

    当然,前提是布设水雷的过程不能被人家给发现了···如果被人家提前发现了、甚至只需要发现一点端倪、有一丢丢的疑惑,那特么也是闯下了弥天大祸,就特么等死吧!或者也可以说,在和这支舰队虚与委蛇、拖延时间的时候,在私下里搞小动作绝对是在玩火、是特么作死的行为。如果没有被人家发现还好,可是万一被人家给发现了,那特么就等着被人家疯狂的报复好了。

    这样做真的值吗?不值吗?这是个难题,必须要斟酌、斟酌、再斟酌,之后在慎重的多考虑考虑。

    猛然间,有人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安德烈这个家伙不会是想要给我们挖坑吧!万一、万一、万一在我们四处布设水雷、调兵遣将的时候,他却暗地里和这支舰队勾连在一起暗通款曲、并且通风报信的话···那特么可就真的要完蛋了,彻底完蛋了。”

    心里怀着这样的念头,此人不由的暗中开始大量安德烈,想要从安德烈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或者是一场。

    可是,以安德烈的城府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心思摆在脸上?就算安德烈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也绝对不可能轻易让别人看出来。

    而且,这种事儿也绝对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最起码也不能当着安德烈的面说才是。要不然、那特么不就成了刻意提醒安德烈了吗?如果安德烈本来没有这样的打算,最后却因为他把这件事儿当中说破,从而让安德烈心思变换、最终做出了同样的选择···那特么不就彻底悲催了嘛。到了那个时候,他可就真的要变成千古罪人了。

    想到这,此人开口说:“我觉得安德烈先生的提议很好、非常好,但是,我觉得应该先派出得力的人手去和外海上的舰队接触接触试试,看看他们具体想要什么?是不是真的想要和我们交易、是不是真的想要和我们合作。如果人家是真心想要找我们交易的话,我觉得后面的准备还是暂时放放为好。”

    “如果对方不准备和我们交易呢?”

    “不准备和我们交易?那我们在继续后面的准备也不迟吧!”

    “见鬼的不迟,到了那个时候就晚了、彻底晚了,如果不能提前做好准备的话,等到人家真的发起进攻,我们还不得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之前说话的人轻轻皱了皱眉头,心里暗骂这个人死心眼儿···但是他又不能、也不敢把话给挑明了,所以他直接怼了一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展板上的鱼肉、什么时候又任人宰割了?我们的实力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

    “这个···”后面说话的人有点语塞,虽说他心里确实觉得自己一方的实力弱、忒弱、弱的不堪一击,可是他不能这么说呀。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那不就成了看不起自己、看不起在座的所有,也就基本上等同于吃里扒外了嘛。就算不是吃里扒外,那也是有吃里扒外的苗头,这让他以后和在座的人还怎么想处?以后谁还会信任他?谁还能信任他?谁还敢信任他?

    失去了在座的所有人的信任,同时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敢跟他合作···那特么不就真的成了自寻死路了嘛,他可没有那么傻。

    不过这个人脑子也算蛮快的,很快就反应过来说:“我并不是觉得咱们的实力真的太弱,只不过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有备无患啊!”

    稍微缓了缓,这个人的脑子飞快的运转、很快就把自己的话给园了回来:“实话实说,咱们的实力到底怎么样?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就和外海上的舰队正面硬钢的话,我认为咱们没有任何胜算。”

    说到这,此人的脑子越来越清晰、话也说的越来越利索:“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咱们现在并知道外海上的舰队指挥官到底是怎么想的;咱们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愿意和外海上的舰队冲突、更不愿意和他们打仗,可是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就不一定了。如果按照你们之前的说法,如果这支舰队真的是从其它大陆撤离出来的隶属于机器人一方势力中的精锐···(故意停顿了片刻,扫视了周围众人一眼)那你们觉得,这支精锐力量是跑到山姆大叔那边去投靠好呢?还是在这里跟我们打一架,之后再占领我们的领土好呢?”

    根本不给其他人考虑的时间,这个人继续说:“只要发动奇袭、只要把我们海上和沿海的力量打败,这支舰队肯定有能力占领我们沿海一带的领土,哪怕只是一部分也总比投奔之后寄人篱下、看别人的眼色行事要好吧!更何况,我听说现在的主导者根本就看不上其它的人,要不然之前也不可能分泵力气、引起内乱了,你们说对不对?”

    “对和不对都让你说了,我们还说什么说?”担心安德烈会趁机搞事情,坚决不同意在和舰队接触的时候布置陷阱的人立马跳出来反对,他倒不是真的不认可这个人的说法,他只是非常怀疑安德烈的提议,更不想给安德烈任何搞事情的机会。。

    其实在内心深处,此人是有些认同这个观点的,尤其是他最后说的,投奔寄人篱下、和在这里占领一块土地另起炉灶另开张的对比···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肯定是在这里占领一块土地自力更生好啊!

    以外海上的舰队所拥有的实力,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很有可能把这里、甚至是周边的版图全都给占领了好不好···前提是,这支舰队真的是其它大陆上撤离出来的、隶属于机器人一方的精锐力量。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入赘的废物〕〔乔梁叶心仪最新章〕〔极品老木匠〕〔阶下臣〕〔齐昆仑〕〔一夜枭宠,老公太〕〔一世巅峰〕〔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旧爱晚成:厉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后我嫁了豪门
  sitemap